175. 兩邊的收獲(1 / 2)



推荐阅读:

“看來那山上肯定沒什麼好事。”蘇安然歎了口氣,接受了現實的殘酷,“看看這裡有什麼東西可以拿吧,搜刮完我們就走人。……這洞府待不下去了。”

青玉不敢再開口了。

她怕被蘇安然把腦子錘爆。

房間裡的裝潢和布置很簡潔,並沒有太多奢華或者昂貴的東西,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道基境修士所該擁有的排場。

不過蘇安然想了一下太一穀的情況,尤其是黃梓的現狀,倒也覺得可以理解。

畢竟黃梓也完全看不出來他有什麼大能排場,整個房間就跟地球上那些宅男的房間一樣,甚至比宅男還要更亂七八糟。唯一的可取之處,大概就是因為這裡是仙俠世界,有違背常識的清理整潔手段,所以房間內沒有異味。

房間裡,紫幽道君坐在蒲團上,他的神色平靜,看起來似乎就像是還在修煉一樣。

隻是他的身體已經沒有生機——並不是龜息之類的能力,因為龜息術雖然可以隱匿生命跡象,但那也僅僅隻是隱匿而已,近距離的觀察還是可以發現一些生者的生命象征。

在紫幽道君的遺骸旁邊,是一張桌子,上麵放著一個戒指,兩個玉簡,以及一塊看起來似乎是玉質的令牌。

除此以外,房間內就沒有其他值得入眼的東西。

蘇安然的眼神,第一時間就被戒指所吸引了。

他直接拿起這枚戒指,然後以自身神識感應了起來,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喜色。

“儲物戒?”看到蘇安然的樣子,青玉就已猜到了什麼。

“恩。”蘇安然並未否認,“不過空間不大,可能就兩個立方左右。”

蘇安然的係統裡,也是有儲物戒販售的,標準容量是一立方,售價為三萬成就點。然後每提升一個立方,售價疊加一倍,五立方米是則是最大疊加價,也就是十五萬成就點。然後從五立方米開始往上,每增加一立方米的儲物空間,售價則直接翻一倍,也就是說六立方米的儲物戒,售價是三十萬成就。

蘇安然覺得,自己怕是一輩子都不可能買下一個六立方米的儲物戒。

畢竟他現在的成就點,也才剛過四千,這還是因為他進了天元秘境和紫幽道君洞府的結果。

兩個立方米空間的儲物戒,對於蘇安然而言已經算是相當不錯的戰利品了。

唯一可惜的是,這枚儲物戒裡空蕩蕩的,什麼東西都沒有。

“這枚戒指,我要了。”蘇安然開口說道,“回頭我給你點……其他補貼吧。”

第三紀元的儲物戒,可不是像第一紀元和第二紀元那樣都是爛大街的玩意,尤其是大容量的儲物戒就顯得格外罕見了。

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儲物戒這種法寶的鍛造技藝因第一、第二紀元的破滅導致出現缺失。而從諸多洞府、遺跡裡發掘出來的都隻有一小部分的殘缺技術,這些技術不僅需要鍛造師自己摸索和還原,同時這些殘缺技術還都掌握在一些大勢力的手上,尋常鍛造師根本就接觸不到。

再加上儲物戒的鍛造材料有不少都是如今玄界所缺乏的極罕見材料,隻有從萬界、殘界、秘界等地方才有可能獲得,所以就更限製了儲物戒的流通。

目前玄界裡,擁有能夠打造儲物戒技藝的鍛造師不出十人,而且基本也就隻能打造出容量僅為一、二立方米而已,隻有其中幾位真正堪稱大師的鍛造師,才能夠穩定打造出三立方米以上的儲物戒。但通常四立方米也就是極限了,隻有在非常湊巧和足夠好運的情況下,才能打造出五立方米的儲物戒。

至於五立方米以上的儲物戒,玄界自第三紀元開始至今的數萬年來,也隻有七個,而且還不是第三紀元的產物,而是從遺跡、洞府等地方發掘出來的。

“我要你三師姐的東西!”聽到蘇安然的話,青玉雙眼開始發光,十足的迷妹。

蘇安然先是楞了一下,然後一口答應下來。

他本來想著再給青玉一張三師姐的劍仙令,雖說兩者的價值根本無法成為正比,但是在蘇安然看來,對於青玉而言應該可以算是等值的,畢竟你根本就無法理解狂熱粉的腦回路。結果卻沒想到,青玉居然沒提出要劍仙令,反而是要三師姐的一些日常用品,蘇安然覺得這可比他去求三師姐再弄幾張劍仙令容易多了。

“這兩個玉簡……不適合我。”

“也不適合我啊。”青玉開口說道。

在蘇安然檢查那枚儲物戒的時候,青玉就已經查看過兩個玉簡了。

這兩個玉簡一個是關於陣法的內容,這玩意蘇安然是一點都不懂的。另一個玉簡裡記錄的內容,則是一套有彆於現今的修煉方式,不過考慮到術法的誕生時期以及其中關於抓鬼方麵的內容等等,蘇安然和青玉猜測這位紫幽道君應該是第二紀元時期的道宗修士。

所以玉簡內記錄的修行方式,並不適合如今的修煉。

不過和第一個玉簡裡記錄的關於陣法的內容一樣,對於如今的道宗修士,尤其是龍虎山這一類更擅於抓鬼的天師而言,還是具有相當大的參考價值。

看青玉是完全不打算要這兩個玉簡,蘇安然想了想後,就把兩個玉簡都收了起來:“那先放我這吧,回頭我看下有沒有什麼可操作的空間,如果能夠賣出去的話,收益我們再平分吧。”

“行啊。”青玉點了點頭,“反正這類抓鬼抓妖的東西,給我也沒用。我們妖盟是不跟你們人族的天師打交道的。”

說著,青玉又把那個令牌一起遞給蘇安然。

“這是什麼?”蘇安然接過令牌,翻看了一下,也沒看出什麼奇怪的門道。

“這是收妖令,不過你們人族天師可能比較習慣稱封魔令。”青玉開口說道,“這玩意,就跟禦獸宗弟子的納獸環差不多一個性質,是用來收服妖魔鬼怪的,但是這個不一樣。”

妖魔鬼怪,隻是一個統稱。

但是實際上指的是什麼,結合那兩個玉簡,蘇安然也已經有所猜測。

“哪不一樣了?”蘇安然對於道宗的玩意並不懂。

在蘇安然而言,道宗就跟理科一樣,是相當需要費腦子的東西。

不管是陣法,還是卜卦,甚至是各類術法等等,都是需要進行大量的計算和推演才能夠玩得轉的玩意,在蘇安然看來簡直就跟理科一模一樣。而在地球的時候,蘇安然是典型的文科生,所以道宗的東西對蘇安然來說,就是單獨拆開每一個字、每一個符號,他都可以理解,可一旦這些東西組合到一起時,他就開始懵逼了。

“現在天師收容妖魔鬼怪的封妖令,本身是不具備任何煉化效果的,僅僅隻是收容而已,他們必須要帶回宗門後才有其他手段可以進行鎮壓。”青玉開口說道,“但是這個收妖令不一樣,裡麵是附帶有煉化的能力,所以從被抓住收容到裡麵的那一刻起,就等於是要開始遭受酷刑。”

“這,有什麼區彆嗎?”蘇安然還是不理解。

“被煉化後的妖魔鬼怪,並不會立即死去,一旦心神鬆懈或者妥協時,就會被打入特殊的印記,配合那門第二個玉簡裡的《禦鬼五法》和《淨我斬魔心經》就可以控製被收服的鬼怪。”青玉再度開口說道,“所以你如果把這個令牌和那個玉簡一起賣給那些天師的話,價格會更高!”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