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你彆說話(1 / 2)



推荐阅读:

宮殿群落的規模,不僅遠超楊奇的想象,甚至同樣遠超蘇安然的想象。

整個西側宮殿群宛如一個巨大的迷宮一般。

每通過一道“門”之後,都會有延伸往另外三個不同方向的白玉通道。而且這片建築似乎運用了某種非常特殊的法陣和術法,以至於每一個“門”單從外觀上來判斷的話,完全無法分辨出建築內的情況和布局:站在庭院觀察,永遠都隻能看到門內有著一道厚重的屏風以及一個銅爐,隻有真正跨過門檻進入到建築內部,才能夠真正的看清這棟建築內的景象是什麼。

唯一能夠與“門”作為區彆的建築,則是跨過門檻之後不再有屏風和銅爐。

如果有屏風和銅爐,那麼就意味著這是一棟連接著前後兩個庭院的“門”。

如果沒有,那麼這些建築則有可能是書房、居所、丹房、修煉室、展覽室、雜物房等等。

整整兩天的時間,蘇安然和青玉在這片宮殿建築群裡,始終沒有探索到最邊界。

仿佛這片宮殿群落的空間,被無限擴大延伸了一樣,永遠都沒有儘頭。

若不是一路行來,蘇安然都在不斷的做記錄,他和青玉早就已經迷失在這片宮殿群落裡了。

“真不愧是道君洞府。”青玉不由得發出了一聲感歎。

“道君洞府?”蘇安然隻知道,這個洞府是一個叫“紫幽道君”的修士所有,但是具體的情況他卻是不太清楚,“這道君有什麼說法嗎?”

“你不知道?”青玉一臉的詫異,但是這話剛一出口,她的臉色就又變得恍然大悟起來,“我差點忘了,你對於修道界的常識幾乎都不懂的。真不知道你修煉了這麼久,怎麼還會什麼都不知道。”

“我修煉至今也就三年出頭,還不到三年半。”蘇安然有些無奈的說道,“我幾乎所有時間都花費在修煉上了,哪有時間去了解這些啊。”

“等等!”青玉突然止住腳步,一臉震撼的望著蘇安然,“你說,你隻修煉了不到三年半的時間,就已經是通竅境四重了?”

“是啊。”蘇安然有些茫然,“有什麼問題嗎?”

“這不可能!”青玉搖著頭,顯得格外的難以置信,她望著蘇安然的眼神就像是在望著什麼怪物一樣,“就算是你們太一穀最天才的那兩位,也都花了四年多的時間。”

蘇安然知道青玉在說誰。

四師姐葉瑾萱和九師姐兩人。

但是實際上,玄界卻幾乎沒有人知道,這是因為她們都是為了神海大圓滿才會多花了一些時間。若不是追求神海大圓滿的話,彆說是四師姐了,就連二師姐和三師姐都足以在短短三年的時間裡就修煉到通竅境四重。

而事實上,為了修煉到神海大圓滿,二師姐和三師姐是在神海境打磨了七、八年之久,待到神海大圓滿後才突破到通竅境。而要知道,這兩位從通竅境一重修煉到通竅境四重,也不過隻是一年的時間而已。

平心而論,在太一穀裡要說修煉天資最出眾的,實際上隻有二師姐和三師姐,之後才是堪堪達到妖孽水準的四師姐葉瑾萱。至於同樣是武鬥派代表的九師姐和五師姐,也不過隻是天才的標準而已,但是抵不過這兩個人一個天天喝著幸運女神的奶水,一個幾乎擁有無限資源,所以才能緊緊的咬住“妖孽”們的尾巴。

但是外人不清楚這些內幕,所以便理所當然的認為,太一穀武鬥派的五位都是貨真價實的妖孽之資。尤其是他們認為,葉瑾萱以及蘇安然的九師姐,是這五位妖孽裡妖孽,甚至一度都認為他們會是最快突破到地仙境的修士。

也正因為如此,當四師姐葉瑾萱進入萬事樓的天榜卻沒有被提前冠以仙名時,當初整個修道界才會異常的震驚。

實際上,如今天榜上提前擁有仙名的五人裡,太一穀占據其三的人,正是蘇安然的二師姐、三師姐唐詩韻以及九師姐。剩下兩個名額,則分彆是藏劍閣的玄月劍仙許玥,以及出身於儒家諸子學宮的筆仙譚道德。

“說不定我比較妖孽呢?”蘇安然揚了揚頭。

青玉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後才點了點頭:“有道理。”

這下子,倒是輪到蘇安然驚訝了:“你就不懷疑一下?”

“如果你不是出身太一穀,我肯定會懷疑,但既然你是太一穀弟子,那我覺得沒什麼好懷疑的。”青玉在接受了“蘇安然是個妖孽”的這種人設後,她覺得自己似乎也沒有她想象中那麼震驚,“玄界一直都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不是天才不入太一,不見太一不識天才’,所以你是太一穀的弟子,作為一個天才倒也是很正常的事。……畢竟,太一穀嘛。”

蘇安然竟是無言以對。

黃梓到底給整個修道界造成了什麼可怕的印象啊?

好像隻要跟“太一穀”這三個字扯上關係,再不合理的事情似乎都會變得相當合理,這是什麼鬼設定啊!?

青玉可不知道蘇安然此時內心的抓狂,她自顧自的開口說道:“廣寒劍仙突破到地仙境,成為名副其實的‘仙’後,你應該知道地仙境了吧?……那麼你知道地仙境的下個境界是什麼嗎?”

青玉看都蘇安然點頭後,才問出後一句話。

“聽說是道基境。”

“對。”青玉點了點頭,“地仙、道基、彼岸,這是玄界在凝魂境後的三大境界稱呼。不過事實上,從凝魂境開始,佛道兩派其實就有對應的職階稱呼。凝魂、地仙、道基、彼岸這四個境界,道宗稱為星君、真君、道君以及仙君;佛門則稱為金剛、羅漢、菩薩果位和佛位。”

“紫幽道君……這是一個道基境修士的洞府?”

“是的。”青玉點頭,“道君,或者說道基境,就是已經走在正確大道上的修士,他們最少也領悟了一道大道法則,或者說道蘊。不過就算是走在同一條大道上兩個修士,對於大道法則的感悟也是不同的,所以他們掌握的道蘊自然也就不一樣。……紫幽道君,我懷疑重點就在這個‘幽’字上。”

作為妖族大聖的後人,青玉在對修道界的知識儲備這方麵,自然不是區區一個萌新蘇安然可以比擬的。

更何況,道君對應的是道門,這就更是青玉所擅長的領域了。

“什麼意思?”

“一般來說,從封仙名開始,修士就會越發接近自身的仙名特性,例如你三師姐的‘廣寒’,實際上指的就是‘陰寒’,因為她的劍氣幾乎能夠在瞬間凍結任何人的生機。”青玉知道蘇安然不懂,所以便開口稍微科普了一下,“紫幽道君的紫幽,代指就是這位道君所接觸到的道蘊。……‘幽’,有黑色的意思,可前麵還要加一個‘紫’字,那就必然不是代指的顏色,剩下的說法就隻有隱蔽、昏暗、高雅,聯係到‘紫’字同樣代表有‘帝王’的意思,等同於‘高雅’,所以‘幽’的意思裡又可以排除高雅的說法。”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