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算計(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和青玉兩人的速度極快,目標也非常的明確,那就是兩側的宮殿群。

他們並沒有打算通往那座白色孤峰。

上山和下山的路隻有一條,因此一旦上山的話,那麼刀劍宗的弟子隻要把山路一堵,蘇安然和青玉就更加沒地方跑了。所以哪怕山頂那座宮殿裡藏有再怎麼珍稀的東西,蘇安然都不會去考慮。

“我們往哪走?”蘇安然站在那個近三十米高的巨大雕像下,轉過頭望著青玉。

“我哪知道。”青玉一臉的茫然,“這裡我又沒有來過。”

“你的趨吉避凶天賦呢?”蘇安然有些無奈,“你不是號稱自己能夠趨吉避凶,所以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嗎?”

“對啊。”青玉點了點頭,她的臉色倒是沒有顯得多麼緊張,“我現在的感覺也沒有出錯啊,隻要跟著你就不會有什麼大危險啊。所以你決定往哪邊走都可以啊。”

“我們都被人關門打狗了,你還說沒危險?”蘇安然一臉的不可思議。

青玉卻是一臉的理所當然:“我的意思是,我不會有危險啊。可我又沒有說你沒有危險。”

蘇安然青筋冒起:“我看你是太久沒有被我揍了,現在有點皮癢了是吧。”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彆爭論了,趕緊選個方向。”西門德勝跟在蘇安然的身後,然後突然開口說道。

“你怎麼還跟著我們?”青玉眨了眨眼,看著西門德勝。

“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難道不是應該齊心協力嗎?”西門德勝有些奇怪的望著蘇安然和青玉。

不過此時,他的內心也是有些懊悔。

他覺得自己之前肯定是把事情想得太過美好了,居然沒有考慮到會被人關門打狗的可能性,以至於將兩名僅存的西門世家子弟都一起帶來。當時他就應該留一人在外麵等待,並且協定好如果超過一定時間他都沒有和外界聯絡的話,就讓對方把這個洞府的位置宣揚出去。

想到這裡,西門德勝看了一眼蘇安然,內心莫名的多了幾分怨恨。

他覺得都是蘇安然把事情想象得太過美好了,所以才會導致出現眼下的局麵。如果從一開始就選擇跟天王寺或者仙女宮的人聯手,或許局麵就不會這麼糟糕了。

可是事到如今,西門德勝再想反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我覺得你跟著他,你會死得更快。”青玉淡淡的說道,“現在誰都看得出來,刀劍宗的人肯定是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如果在這裡我們分頭跑的話,對方就必須要分兵兩路,說不定你反而還有更多的生存機會。”

“那你怎麼不跑?”西門德勝反問一聲,他覺得青玉肯定是想要把自己推出去當誘餌。

“我是妖啊!”青玉一臉看白癡的眼神看著西門德勝,“都說人妖殊途了,你覺得那些人會放過我?而且昨天他們也已經清楚了,是我們救了你們,殺了他們刀劍宗的弟子,相比起你們來說,我們的仇恨可大得多了。”

“世家出身的小少爺,以前都是對付些不入流的貨色,沒吃過什麼虧,所以不懂事很正常。”蘇安然淡淡的說道,語氣倒也談不上譏諷,可越是這種淡然的語氣就越是讓西門德勝感到惱怒,“現在對付的是同層次水準的對手,而且對方顯然經驗更為老練,所以吃了大虧後心態就很容易失衡了。”

西門德勝抿著嘴,沒有說什麼,但是呼吸卻也是變得有些粗。

“對方正在安排後續的工作,我們沒什麼時間了。”蘇安然想了想,然後說道,“我們走左邊吧。”

“哦。”青玉點了點頭,沒有問為什麼。

反正她知道,就算問了,蘇安然也就是回答一句“感覺”,那還不如不問,省點口水。

“我走右邊。”西門德勝突然說了一句,然後頭也不回的就往右邊的建築群落跑去。

看著西門德勝的背影,青玉撇了撇嘴,道:“我不喜歡這個人。”

“我說了,沒什麼經驗的世家子弟。”蘇安然搖了搖頭,“世家的培養方式跟我們不一樣的,順風順水太久了,所以吃點虧就受不了。之前還能保持心態平衡,是還沒有真正的被逼到絕境,現在他幾乎陷入死局裡,很多毛病就會暴露出來。”

“可你一點也不緊張啊。”青玉有些好奇的說道。

“你難道沒有底牌?”蘇安然懶洋洋的說道,“現在又沒有真到絕境,我隻是不想那麼快暴露身份而已,誰還沒幾張底牌留著防範未然?隻不過我的底牌可能要比他們強一些而已。”

青玉撇了撇嘴。

她早就知道蘇安然這種人肯定不老實,沒點準備的話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就進入洞府,所以她覺得抱緊蘇安然的大腿才是最明智的選擇。至於西門德勝,青玉的確也有將他推出去分擔火力的心思,但是他也清楚多半是不會成功的,因為她看得出來,刀劍宗是真的將蘇安然當成了心腹大患。

換了其他人,青玉早就有多遠離多遠了。

隻是蘇安然不一樣。

在幻象神海已經有過一次合作經驗的青玉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她才會選擇跟蘇安然並肩作戰。不然以她的身份和實力,隻要把蘇安然給賣了,趁著對方人少的時候,她也是可以突圍離開這裡的,畢竟她是真的對洞府不感興趣。

沒有理會西門德勝,事實上從楊奇開始設局的那一刻起,他們就注定和西門德勝會分道揚鑣了。

不過本來雙方也不熟,也就是因為青玉的胡亂出手,才導致眼下的局麵——當然,如果不是那次胡亂出手的話,他也不可能進入這個洞府。畢竟對於西門德勝而言是雪中送炭的行為,對於刀劍宗來說不過隻是錦上添花而已,所以這裡麵的意義自然是無法相提並論的。

“說起來,我和你之間還有一筆帳沒算。”蘇安然望著青玉,很有些恨鐵不成鋼。

青玉一臉懵逼:????

“哼。”蘇安然冷哼一聲,“等離開這裡之後,我們再慢慢算。”

青玉二臉懵逼:“你是不是又想找借口打我了?”

“我打你還需要找借口?”

青玉想了想,她和蘇安然接觸了這麼久,好像蘇安然打她的時候還真的不需要找借口。

想到這裡,青玉覺得自己好心塞。

她堂堂妖盟三大聖之一的後裔,還被譽為近千年來最為出色的術修,其天資比起敖薇都要強,可是一遇到蘇安然就跟遇到天敵一樣,每次都被壓得沒辦法翻身,青玉覺得自己做妖真的好難。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