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語言和隊友(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很快就見到了楊奇。

並不是他以為的那個刀劍宗領隊。

這一次,刀劍宗進入天元秘境的弟子裡,一共有兩位都是通竅境四重的弟子。

分彆是楊奇以及一位叫沈平安的年輕人。

相比起楊奇滿頭華發,看起來大概在二十七、八歲的樣子,二十歲左右的沈平安明顯天資要更強一些。而據蘇安然所知,宗門不同於世家對家族內的子弟都有清晰的定位標準,為了培養宗門弟子的全方位能力,讓他們更快速的成長,以及成為宗門的中流砥柱,所以通常在秘境裡或者曆練時的領隊,都是由天資極佳的弟子擔任。

不過很顯然,刀劍宗這一次反其道而行。

“所以說,你們這是來講和的?”楊奇望了一眼西門德勝和青玉,最後目光停留在了蘇安然的身上。

不得不說,楊奇作為一名領隊是絕對合格的。

他隻是和西門德勝說了兩三句話,就已經成功的套出前來交涉並非他本人的主意,因為他連後續的戰利品分配方案都沒有想清楚,這一點也是玄界多人或多支隊伍在聯合探索時最大的忌諱。

而青玉,則一副事不關己的典型表情,看得出來她對於洞府內的東西並不太感興趣。

因此,楊奇直接就鎖定了蘇安然。

所以說,西門德勝同學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蘇安然內心歎了口氣,不過臉上卻是笑道:“並非講和,而是提供一種合作的方式。”

“誰會跟你們合作!”沈平安一臉怒氣衝衝的喊道,“你們殺了我們那麼多同門,居然還敢自己送上門來!”

蘇安然現在知道,為什麼沈平安不是領隊了。

就這種性子,這種腦子,如果讓他擔任領隊的話,那簡直就是在將整支隊伍往火坑裡帶。

所以蘇安然不屑於回應對方。

他甚至連看都沒有看沈平安,目光依舊停留在楊奇的身上。

反倒是西門德勝發出一聲譏諷:“說得好像我們西門世家就沒死人一樣。……莫非你是認為,你們刀劍宗弟子的性命就是命,其他人的命就不是命?”

“平安!”楊奇臉色一板,沉聲喝道。

蘇安然笑了笑。

他之前倒是沒看出來,西門德勝這個人也是一肚子壞水,居然試圖給沈平安這種莽夫挖坑。不過對於楊奇,蘇安然在內心對他的警惕程度倒是再度提高了幾分,這個人顯然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一瞬間就發現了西門德勝挖的坑,強行打斷了兩人的嘴炮節奏。

對於楊奇,沈平安大概還是有些畏懼的,所以在被輕喝一聲後,儘管臉色不忿,但也依舊沒有再開口。

“我並不覺得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合作的可能性。”楊奇轉過頭,冷聲說道,“我不信任你們,正如你們也不信任我們,所以這根本就沒有合作的可能性。”

“我想,你可能對我說的合作怕是有什麼誤解。”蘇安然笑了。

楊奇挑了挑眉頭。

“我的意思是,我們一起進入洞府,如果存在多個房間的話,我們就各自挑選一個或對等數目的房間進行探索。如果是分路的話,那麼我們就各自挑選一條路進行探索。”蘇安然繼續開口說道,“如果隻有一個房間,那麼沒辦法,我們隻好每人安排一個人聯合探索,最後的戰利品平均分配。”

“嗬。”楊奇笑了,“閣下倒是好算計。”

“算不得是什麼算計。”蘇安然淡淡的說道,“隻是一個眼下最合理的方案而已。……你比你這個隻知道莽的師弟聰明多了,這也是為什麼刀劍宗安排你擔任領隊的原因,所以我想你應該很清楚,現在主動權可不在你們刀劍宗手上。”

“師兄!”沈平安再度開口,臉色有些急切。

麵對蘇安然的挑釁和諷刺,周圍幾名刀劍宗的弟子勃然大怒。

因為他們感到一陣憋屈,以及一種微妙的羞辱感。

明明是他們占據了上風優勢,可麵對蘇安然時,他們卻覺得自己這一方麵才是弱者,才是需要被迫妥協的人。這種感覺與他們之前所抱有的期待感截然不同,一種巨大的心理落差所產生的失望感、憤怒感,幾乎在這一瞬間就充斥了他們所有人的內心,這讓他們很有一種要撕殺對手的**。

但是,楊奇不同。

他的臉色依舊平靜如初。

而看著這樣的楊奇,蘇安然雖然臉上依舊笑眯眯,但是內心卻已經開始MMP了。

這種幾乎不露絲毫情緒破綻的交涉對手,正是蘇安然最為討厭的。

“不知道這位道友如何稱呼?”

“姓蘇。”蘇安然淡淡的說道。

從閣下到道友,看似從陌生人的關係變成了熟人,可這種稱呼方式改變的潛台詞,也同樣意味著對方在處理問題的應對策略上發生了改變。

而在眼下這種環境,這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因為,這代表著楊奇已經收起了刀劍宗是優勝者的心理優越感——這同樣也就意味著,對方不再輕視蘇安然,而是把對方放到了一個足夠引起重視的地位上。

“說起來,我至今都還不知道蘇道友師承何人。”楊奇再度笑道。

每一個參加天元試練的弟子,都會進行身份登記,這一點是做不得假的。

但是這個身份登記,萬事樓隻會在第二階段的比試時才會進行公布。在第一階段的天元秘境裡,每一名修士的身份都不會進行公開處理——實際上,這也是在太一穀行四葉瑾萱那次天元試練之後才做出的規矩變化,因此在第一階段的天元秘境試練裡,如何去打探、辨認其他修士的身份,就成了一件非常考究的事。

事實上,這一點也是萬事樓為了考驗其他修士眼力勁的審核。

但是,讓萬事樓沒有料想到,卻是這種考核方式卻成為了玄界修士的一種炫耀資本:每一名參與天元試練的修士,都以自己的身份能夠被其他宗門辨認出來而自傲,甚至會自己刻意去透露一些風聲,或者營造一些假象。

就如同地球上,小明星總希望自己會在路上被人認出來一樣,因為他們覺得這是一種對自己人氣的認可——當然,修士們可不是為了自己的人氣,他們尋求認同的是對自身實力的認可。

就好比,一名出身於七十二上門這種二流門派的弟子,但是卻能夠被處於一流門派行列的三十六上宗,甚至是超一流的十九宗所知悉,這對於這名弟子而言就會覺得是一種莫大的榮耀。

但是很顯然,蘇安然是不認可這種榮耀的。

他是恨不得自己出身於太一穀的身份不要被人所知悉——這種心態,就如同大明星出行的時候,為了避免被狗仔騷擾,總是會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像一個地下工作者一樣。

目前整個天元秘境裡知悉蘇安然身份的,除了青玉和黑犬、敖薇、羅娜等妖盟的人外,便隻有之前打過照麵的藏劍閣。

而現在,也唯有青玉知道。

所以,想讓蘇安然自曝身份,那絕對是件不可能的事。

他又不是小明星,就咖位來說,蘇安然怎麼也是國際巨星的檔次——沒辦法,想找太一穀麻煩的人實在太多了。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蘇安然覺得如果說出了自己是太一穀弟子的身份,他相信刀劍宗和西門世家肯定能夠當場放下仇恨,轉而聯手對付他了。

畢竟,太一穀在玄界裡,那幾乎可以說是所有宗門仇恨列表上的第一順位。尤其是在天元秘境這種地方,那絕對是永久鎖定那種,幾十個T一起上場開嘲諷都絕對拉不回來的那種,畢竟太一穀在天元秘境裡坑死的各家弟子,說一句“罄竹難書”都絕不為過。

“重要嗎?”蘇安然笑了笑。

“當然。”楊奇最難纏的地方,就在於他的穩重,這樣的人幾乎不可能被忽悠,而且對自身的認知和索求都有著極為清晰且明確的定位,“畢竟這關係到我們接下來的合作,不是嗎?”

楊奇著重強調了“合作”兩個字。

一般人或許不會理解楊奇這話的意思。

例如他身後那些刀劍宗的弟子,一個個臉上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顯然不明白也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的師兄會說出這樣的話。但是無疑,這話讓他們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羞辱,蘇安然甚至能夠感覺到,這些刀劍宗的弟子都產生了一種同仇敵愾的激憤心理,這一刻如果真的和刀劍宗的人打起來,他們每一個人都絕對能夠做到視死如歸。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