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習慣就好(1 / 2)



推荐阅读:

戰鬥,從刀劍宗被青玉的漫天飛葉突襲那一刻起,就已經注定結果了。

幾名圍攻西門世家的刀劍宗弟子,本以為遇到援軍,正準備興高采烈的繼續痛打落水狗,結果就被青玉給背刺了,首當其衝的兩人當場就手牽手的下去找人報道了;另外幾位雖然沒有當場交代了,但是實際上也沒有好到哪去,或多或少的都帶了點傷,如此一來反倒是被西門世家的子弟抓到機會,雙方的局勢再度重新恢複平衡。

不過誰都很清楚,他們這種所謂的局勢平衡也僅僅隻是暫時而已。

因為現在這群刀劍宗弟子的對手,可不止西門世家。

還有兩位不速之客。

不過如果說,這處戰局隻是一個慘遭襲擊的話,那麼另一處戰局就真的是重災區了。

西門德勝的刀,蘇安然的劍,雖然無法組成刀劍宗那樣的合擊技,可是這兩人不管哪一位,丟出去一對二、一對三那都是堪稱大殺器。更何況早在蘇安然出劍的那一刻,這邊就已經被西門德勝趁機乾掉兩人了,其他刀劍宗弟子也都或多或少的有傷在身,想要徹底發揮戰力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戰鬥的結尾已經毫無懸念了。

佛門的武技功法,大多都是屬於比較樸實的類型,幾乎沒有光影效果太過絢麗的——隻是幾乎,並不代表真的沒有。自靈山分裂後,諸多佛門寺廟都不得不麵臨弟子資源急缺的尷尬局麵,為此還是研發創造出了一些光影效果看起來明顯就是知名團隊聯手打造的功法,絕非五毛特效可以比擬的。

不過,西門世家畢竟是位列十九宗之一,而且傳承方式還是家族模式,並不需要像宗門那樣廣收門徒,為此技能特效到底是五毛還是五百毛,對於他們而言並不算什麼問題。

所以,西門德勝的《燃木刀法》也就沒有太過絢麗的特效。

他的刀鋒上,就隻有一小簇火焰粘附著,基本隻有在他揮刀時才會在空氣裡劃出一道類似火焰燃燒的路徑。

可實際上,這門刀法最大的特殊之處並不在於這點燃燒著的火焰,那僅僅隻是這門刀法最無關緊要的一部分。

《燃木刀法》的真正威力,是在出刀的那一瞬間就會產生極強的爆發力,而這種爆發力也會推動著刀鋒的高速運動,不僅殺傷力成倍的疊加,在力量和速度上也幾乎是無可挑剔。不知其中底細的修士很難防備得了燃木刀法的攻擊,因為實際上當你看到燃木刀法的出手時,就已經意味著這一刀已經臨身了,如果你想等到這個時候再去防禦格擋的話,那麼你隻會中招。

應對燃木刀法的真正正確做法,就是在西門世家子弟做出起手式時,就必須預判出對方的攻擊部位,並且做出相應的應對。

但是這一點,需要極強的眼力和實戰經驗。

所以基本上隻要是西門德勝出手,就必然會有一名刀劍宗的弟子中招——傷勢重不重另說,可要是連中幾次這種攻擊,基本就不可能幸存下來。

之前刀劍宗弟子是依靠多人聯手,迫使西門德勝沒什麼機會出刀,隻能進行被動防禦。

當然,這也是因為《燃木刀法》對於目前的西門德勝而言,也算是一個開銷不小的大招:強大的爆發,必須需要付出大量的真氣作為推進燃料,這一點正是《燃木刀法》不算缺陷的一個缺陷。

相比起西門德勝的燃木刀法,蘇安然的出手就乾脆利落許多。

他沒有那麼多胡裡花俏的技能光影效果,甚至就連劍招也都是最基礎的九式劍招,無非就是劈、挑、砍、斬等等。

可就是這種任何一名學習劍術的修士——不說劍修,就連刀劍宗的劍門弟子也都會——卻偏偏讓這些刀劍宗弟子都生出一種避無可避的荒誕念頭,他們隻能硬著頭皮出手招架。可隻要他們和蘇安然交手,就等同於是徹底落入蘇安然的節奏裡,接下來的戰鬥就根本不是由他們說了算,隻能疲於應對的一劍接一劍進行破招。

一旦他們無法招架得住蘇安然這種最基礎的簡單攻擊,也就是他們身隕之時。

一旁的西門德勝看得非常清楚。

甚至,他比在場的任何一名刀劍宗弟子都要更清楚蘇安然這門劍法的可怕。

絕劍九式並不在於劍法威力有多麼強,最基礎的九個劍招攻擊方式,威力能有多可怕?無非就是夠熟練,出手也就夠快一些而已——當然,或許在特殊的真氣節點刺激下,威力、爆發力和速度、攻擊角度是有一些變化。

絕劍九式真正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它的氣機鎖定。

每一招一式看似簡單,可實際上在劍勢的影響下,任何一名對手的應對都相當的有限。尤其是絕劍九式更擅於劍招上的銜接,每一次劍招出手後都蘊含著八個後續變化,在沒有真正切身之前,沒有人知道這一劍的後續變化到底是哪一種,再加上自身的氣機被鎖定,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種避無可避的念頭,所以隻能不斷提高自身的速度去應對。

在這種情況下,隻要稍微有一點點節奏被打亂,那麼下一劍就必然能夠奪命。

蘇安然並不知道西門德勝的此時想法,如果知道的話,他就會感到驚訝。

驚訝於對方的悟性之高,第一次觀察就能夠看明白絕劍九式的表麵門道。

事實上,絕劍九式可不是如此簡單。

它以“絕劍”命名,而絕劍又代表了什麼?

那可是劍修三條終極道路裡,前行難度僅次於“一劍破萬法”的凶劍之路。

它的根本核心,在於“一劍滅萬靈”,是以屠戮天下蒼生為最終目標。

所以,絕劍九式根本就不是什麼鎖定氣機,而是從一開始就已經在湮滅對手的生機——彆忘了,絕劍九式裡,可是還蘊含了關於神識、神魂的攻擊手段的技巧。

實際上絕劍九式早在出劍那一瞬間,就已經對敵人造成了震懾,迫使對方亂了心神,在這種情況下蘇安然就已經基本立於不敗之地,那麼剩下的就僅僅隻是斬殺敵人的技巧而已。

當然,蘇安然目前還沒有達到這等高度。

他現在也隻能利用神識的感知來鎖定對手,然後悄然的影響對手的心神:絕劍九式的九種變化完全隨蘇安然的心意而變,他甚至可以在出劍到一半的時候更改劍招,所以沒有人知道蘇安然下一劍到底會從哪出現。在長期處於這種心理壓力之下,很容易就會被蘇安然的神識鑽了空子,那麼在接下來的應對裡隻要出現一絲破綻,而蘇安然又能捕捉到時機的話,根本沒有人能夠抵擋得住。

麵對西門德勝,你隻需要速度夠快,或者人數夠多,那麼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可麵對蘇安然,人數已經不是關鍵了,如果沒有極強的心誌和定力,那麼最終就是必死的結局。

於悄然聲息裡死亡,就是蘇安然和西門德勝這處戰局的結果。

沒有絢麗的光影效果,也沒有浩大的聲勢,更加沒有激烈的金鐵交擊聲。

有的,隻是走鋼絲般的危險。

不管是麵對蘇安然還是麵對西門德勝,稍不留神的代價,就是等著投胎重生。

在蘇安然看來,這才是真正的戰鬥。

哪像青玉那邊的戰鬥……

青玉帶著一群飛劍撲過來啦。

青玉的飛劍變成了漫天的小火球砸人啦。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