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66. 萬事樓的文字遊戲

166. 萬事樓的文字遊戲(1 / 2)



推荐阅读:

如果說靈舟,是屬於宗門級彆的戰略物資,那麼靈梭就是本命境修士才養得起的跑車——這就好比,你一個千萬富翁咬咬牙還是買得起一輛頂配超跑的,但你卻一定買不起一架波音787。

所以彆看青玉掛著妖盟小公主的名頭,看起來似乎是個千萬富翁,但事實上她這個窮酸公主還是養不起靈梭這種高檔物。

或許在妖盟這一屆的三位大聖後人裡頭,也就敖薇才有資格玩得轉靈梭了。

畢竟,在她上麵全是哥哥,所以她也就理所當然的成為了整個碧海氏族都要寵著的掌上明珠。

太一穀或許買不起靈舟,但是有許心慧在,給每個人都造一艘靈梭還是不成問題的——當然,維護費和使用費那就需要自理了。隻不過許心慧大概是清楚整個宗門的窮逼屬性,因此她製造出來的靈梭都不是吃油怪物,對於靈石的利用率高得不可思議,甚至還沒有因此而犧牲舒適性。

坐在靈梭內,青玉的目光滿是豔羨。

“我突然覺得,我一點都不像是大聖後人。”

蘇安然操控著靈梭,沒時間去搭理情緒低落的青玉,這玩意比他想象中還要難控製一點。

他現在總算知道,為什麼靈梭是本命境修士才養得起的跑車了。

並不僅僅隻是指通竅境修士沒那麼大的財力,更重要的原因是神識強度以及持續性的問題。

蘇安然本以為這玩意就是傻瓜式一鍵操作,畢竟他看三師姐也隻是隨便在操作麵板上按了幾個操作鍵而已。但是實際上,靈梭的真正操作方式是要以神識為控製基礎,輔以精神力的持續供應,這兩者缺一不可。

一般的通竅境修士,尤其是沒有開啟眉心竅之前,哪有什麼強大的精神力和神識。

哪怕蘇安然修煉的是以強化神識為主,同時也能大幅度提升精神力的《鍛神錄》,現在也就隻是勉勉強強達到最低操作條件而已。真想要控製靈梭做出各種秀翻天的操作,蘇安然也隻能說一聲:臣妾做不到啊。

或許以後熟練了,可以做到一心二用。

但至少眼下是不可能的。

因此,蘇安然可沒有心情去理會青玉為什麼會情緒低落,隻是隨口回一句:“為什麼?”

“就不說我沒有靈梭了,我每個月甚至隻有大概相當於五百顆凝氣丹的配給。”青玉有點小委屈,“我那三萬顆凝氣丹,還是我攢了很久很久的,我甚至為此變賣了很多珍藏。”

蘇安然不太清楚一名正常的通竅境修士每個月的標準配給會有多少,但是想來肯定不會比青玉多。

不過考慮到青玉是大聖後裔的身份,這個配額或許真的相當少——這一點,是蘇安然根據力士可以毫不猶豫的拿出二十萬顆凝氣丹來進行對比。當然他自己肯定是不在此列的,因為到現在為止他就沒跟大師姐討要過凝氣丹,他修煉到通竅境四重憑借的是上一次在古凰墓穴裡的收獲。

“聽你這麼說,的確不太像。”蘇安然聳了聳肩膀,不過也沒有太在意這個話題,“我記得最開始見到你的時候,你還挺有野心和能力的,跟你現在這個樣子一點都不像。”

“不管做什麼事都要不斷算計,是真的很累的一件事。”青玉歎了口氣,“我還沒跟你說過吧?這一次帶隊的,是我一個姐姐。之前在競爭這一次領隊位置的時候,我忙著變賣珍藏呢,她耍了點小手段,所以我就變成孤家寡人咯。……也就隻有黑犬還願意跟著我,其他人都投靠我姐姐去了。”

“恩,黑犬是一條合格的舔狗。”

“舔狗?什麼意思?”青玉皺著眉頭,“總覺得你這話不是什麼好話。”

“就是稱讚、表揚的意思。”蘇安然開口說道,“說你是一條合格的舔狗,意思就是你是一個忠誠的人。……黑犬一直都隻忠於你,不是嗎?”

青玉有些迷糊,不過想了想後,又點了點頭:“好像,真的是這樣。從我還很小的時候開始,黑犬就一直跟在我身邊保護我了,就是實力提升得太慢了,現在我都超過他了。”

蘇安然差點把靈梭開到雪地裡。

這個黑犬,不止是舔狗,還特麼居然想玩養成?

不過就黑犬的情況,蘇安然覺得,對方的養成肯定是失敗了。

因為青玉從來就沒把他當成自己配偶的後備人選,甚至很可能連朋友都算不上,大概也就是跟班、下屬之類的身份?實際上,這也是蘇安然之前對青玉有些不滿的原因,總覺得她和仙女宮的人有著一樣的性質,會把其他雄性生物當成備胎,不過現在看起來似乎是自己冤枉她了?

“你們人類就是喜歡繞圈圈,明明是稱讚對方的話,偏偏要說得好像是罵人的話,真是莫名其妙。”

蘇安然聳了聳肩,並未做任何反駁。

畢竟與赤.裸.裸的崇尚叢林法則的妖族不同,人類雖然也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是真理”的準則支持者,但是他們也的確更喜歡給自己弄一條遮羞布,讓自己的行為看起來更規範一些。

“如果讓你再來一次的話,你會怎麼做?”

“什麼再來一次?”青玉不明白。

“就是如果再讓你和你姐姐爭一次的話,你還會選擇變賣珍藏嗎?”蘇安然問道。

“當然。”青玉毫不猶豫的點頭,“自從那次在幻象神海和你一起合作後,我就發現,不斷的過著算計彆人的日子相當的累,我自己也一點都不開心。所以這樣挺好的,我不用去跟我的姐姐們爭什麼,我可以做很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你看,我像現在這樣跟著你,不也挺好的嘛。”

說到這裡,青玉突然就笑了:“而且我知道的,就是因為我不想去爭那些東西了,在妖盟裡是屬於沒有野心的表現,所以我以前那些追隨者才會選擇離我而去。……畢竟妖盟的情況跟你們人族可不一樣,我的身份絕不允許我沒有野心,一旦我真的沒有野心了,那我就是屬於可以被放棄的妖了。”

“這樣啊。”蘇安然突然覺得,青玉似乎也很不容易。

妖盟給蘇安然的感覺,很像是那些渴望自己的子女成才,然後完全不顧自己子女願望,隻會不斷給自己子女強加各種期望的父母。所以儘管青玉說得很輕鬆的樣子,但是蘇安然還是聽得出來,青玉有些失落和不甘,畢竟她在妖盟裡已經屬於“不求上進”、“墮落”、“沒有價值”、“廢物”的代名詞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