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64. 蘇安然與青玉

164. 蘇安然與青玉(1 / 2)



推荐阅读:

靈舟上的修士,很快就被趕下靈舟。

從抵達目的地的這一刻開始,靈舟就不會再為修士們提供任何庇護,萬事樓也不會參與到修士之間的紛爭裡。

蘇安然和青玉,也很快就離開了靈舟。

當然,帶著萬事樓早已給眾人安排好的任務。

第一個任務目標非常簡單,在三個月內找到萬事樓事先在魂殤之地建立起來的地城,隻有前三百名進入地城的修士,才有資格參與第二個任務的競爭。

這一次,萬事樓不再像之前那般,會接連性的發放三個任務,而是采取競爭淘汰的機製來進行最終名單上的篩選。

每一個新階段的啟用,都必須等到當前階段的結束。

所以就算已經有人進入到地宮,可在三個月的期限內沒結束的話,依舊無法獲得第二個任務的信息。

對於這種處理方式,蘇安然還是比較能夠接受的。

畢竟在一定程度上還是保障了所有人的公平。

“在魂殤之地,我們就隻有白晝的時候能夠行動了。”青玉跟在蘇安然的身邊,然後開口說道。

蘇安然望了一眼青玉:“你說的我們是幾個意思?”

“我們,就是你和我,兩個人。”青玉眨了眨眼,“難道不是嗎?”

“你沒想過自己一個人行動嗎?”

“沒有啊。”青玉一臉的理所當然,“在這裡我隻認識你,我們兩個人一起行動,不是常識嗎?就像我們之前在幻象神海那樣,不是配合得挺好的嘛。”

“那一次,有你什麼事嗎?”蘇安然望著青玉,一臉的牙疼,“好像從頭到尾你就沒乾過正事吧。”

“作為一個男人,你怎麼可以這麼斤斤計較嘛。”青玉撇著嘴,“而且這一次,我的直覺告訴我,隻有我們兩個一起行動,才有可能在這魂殤之地生存下去。”

“我怎麼就不信呢?”蘇安然挑了挑眉。

“是真的!”青玉一臉認真的點著頭,“我們青丘狐族的天賦就是趨吉避凶,雖然我現在修為不夠,隻有一個很模糊的感覺。可是我一旦想要離開你身邊的話,我就會感到一陣心慌恐懼,這就是危險的警示!”

“可我聽你的話,也沒有發現我必須得和你一起行動,我才能活下去呀。”蘇安然攤開雙手,“你看,你離開我你就會心慌。但是我離開你,我可一點也不覺得心慌呢。”

青玉愣住了。

不對啊,這劇情不該這麼發展的啊。

“可是……可是……”青玉有些慌慌張張,“可是我在這裡一個人也不認識啊,我……”

“孩子,總是要學會長大的。”蘇安然一臉語重心長的拍了拍青玉的肩,“你要學會勇敢的去闖。……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在幻象神海相遇時的情況嗎?”

青玉有些茫然。

她雖然不知道蘇安然為什麼要問這個,不過她還是點了點頭:“記得。”

“那時候你可有勇氣了,一個人就敢跟一群人族修士剛正麵,我記得你當時可是還想著撕了他們的。”蘇安然開口說道,“所以,我想你在這裡應該是沒問題的。……就是……”蘇安然抿著嘴點了幾下頭,露出一個“你知道的”表情,“這裡的人族修士可能多了點,不過我覺得你隻要拿出你那時的勇氣來,還是沒問題的。”

青玉都要暴走了。

神特麼的拿出勇氣來。

“這裡可是有九百九十九……”青玉嚷嚷著,“好吧,九百九十八名人族修士!我再有勇氣也不可能對付得了。如果把你丟到妖盟的隊伍裡,我看你怎麼辦!”

“放心,我肯定能夠殺出一條血路的。”蘇安然麵露笑容。

絕對的標準笑容,隻露上八齒。

隻不過,蘇安然這個笑容,卻並不是對著青玉露的,而是轉過頭望向另一側。

兩名體態豐腴、容貌出眾的女修,聯袂而來。

“是我們姐妹打擾到你們了嗎?”

左邊那名女修笑著開口說道。

她的笑容,跟蘇安然的標準禮儀微笑不相上下,同樣是露出八顆牙齒。

但是因為她長得非常的漂亮,很有一種知性成熟美,所以她的這個笑容可要比蘇安然的好看多了。

“沒有的事。”蘇安然笑著說道,“你們兩位有什麼事嗎?”

“這位師兄如何稱呼呀。”依舊是左邊那名女修率先開口,“之前在靈舟上,似乎沒怎麼見到師兄呢。”

玄界的稱呼規矩,則是境界相差不大的情況下,麵對修為比自身高的陌生人時都是口稱師兄、師姐;如果相差兩個大境界時,才會稱為前輩,或者在對方的允許下可以稱為師兄。而一旦遇到地仙境強者,則不管是是否相差兩個大境界,凝魂境以下及包括凝魂境,都必須稱對方為前輩。

這兩名女修的境界,都隻有通竅境二重,剛剛達到進入天元試練的最低標準,甚至還不如青玉——青玉的修為和蘇安然一樣,都是通竅境四重,從這點上看她的確是當之無愧的天才——所以她們稱蘇安然為師兄,沒什麼毛病。

“我姓蘇。”蘇安然道。

“蘇師兄。”兩名女修雙手交疊置於胸前,微微低頭屈膝,款款行禮。

這是玄界算是比較常見的女修晚輩禮節動作之一,不過因為動作過於造作,給人營造一種刻意屈居人下的低微感,所以也被戲稱為侍女禮節,算是一種蔑稱,因此如今也很少會有女修采用這種行禮動作。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若有兩名年輕貌美的大美人做這種表現動作,的確是能夠給人很大的虛榮滿足感。

蘇安然哈哈一笑,道:“不知兩位師妹來找我可有什麼事啊?”

“蘇師兄可知這裡是什麼地方?”這一次,輪到右邊那名女修開口了。

她的相貌略遜左邊那名女修一點,主要是麵孔立體感過強,所以少了幾分溫柔知性,卻多了幾分野性張狂。但是相比起左邊那名知性大姐姐,這名野性小女人的聲音則要千嬌百媚得多,僅是開口的一句話,就包含了數種吐氣開聲和顫音引用的獨特技巧,將自身聲線的特點都完美展現。

“天元秘境呀。”蘇安然一臉的理所當然。

兩名女修的的表情有些僵硬。

她們轉頭彼此對視了一眼,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咳。”知性大姐姐輕咳一聲,“蘇師兄,我想你誤解我師妹的意思了。……我師妹是想問,蘇師兄可知道這裡是天元秘境的什麼地方?”

“哦,你是問這裡是什麼地方啊。”蘇安然恍然大悟,一臉自信滿滿的樣子。

“是的。”有師姐幫忙,身為師妹的野性小女人一臉期待的說道,“蘇師兄知道這裡是哪裡嗎?可以告訴師妹嗎?”

這種小女人的姿態,再配合她獨特的聲音技巧和臉部表情,她的表現的確能夠讓那些表現欲很強的男人獲得充分的滿足感。

隻是很可惜,她遇到對手了。

“當然可以。”蘇安然點了點頭,“這不是明擺著嘛,這就是一片雪地啊。……怎麼,你沒見過雪嗎?”

野性小女人的表情再度一僵,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

左邊的知性大姐姐也同樣愣住了,她沒想到這話題居然又被卡死了,以至於她都沒有注意到,青玉瞪大雙眼,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蘇安然。她甚至都要懷疑,蘇安然是不是得了失憶症了,因為她記得不久前她才剛跟對方科普過,這裡是什麼地方。

“蘇師兄,這裡是魂殤之地。”知性大姐姐看不下去了,她覺得再這麼下去,這天不僅要聊死,恐怕她們兩人還要被對方當成傻子,“是整個天元秘境最危險的地方。”

接著,對方就把之前青玉告訴蘇安然的話又重複了一遍,隻不過她卻是更多的強調了危險性,而對一些隻有在魂殤之地才有的獨特材料卻完全不加以說明,甚至還把其中一些不是很危險的情況都給說得再嚴重數倍,大有一種在魂殤之地一個人根本不可能生存下去的意思。

“原來是這樣啊。”蘇安然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謝謝你們啊。你們可真是好人。”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