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60. 太一穀小師弟

160. 太一穀小師弟(1 / 2)



推荐阅读:

從萬事樓離開,蘇安然和唐詩韻乘坐萬事樓元堂主安排好的獸車,前往島中心。

那裡才是萬事樓的核心所在。

基本上稍微有點名氣的宗門都會在這裡開設一個駐地,反正地是現成的,玄界也沒什麼收租的概念,隻要按照萬事樓製定的規矩來做事,那麼萬事樓也不會去找你的麻煩。所以久而久之,滄瀾小世界就成為了玄界唯一一個規模最大、貨物最全的坊市,每年光是收那些手續費就已經賺得盆滿缽滿了,哪還需要搞什麼收租的政策啊。

畢竟,這裡可是就連藥王穀和萬寶閣都開設了分店的銷售渠道。

當然也不是沒有其他坊市想要模仿,隻不過那些坊市都無法做到保持真正的公平公正,所以自然也就很難吸引人。

此時,在進了城後,蘇安然便跟在三師姐唐詩韻的身後,七拐八拐的行進著。

他是第一次來萬事樓,所以對於這裡的環境自然並不熟悉。

之前就有聽大師姐方倩雯說過,太一穀的弟子來滄瀾小世界的時候,都是在大日如來宗的駐地借宿。

隻不過,大日如來宗是在海島的東方,就算蘇安然再不認路,起碼他還是知道現在正在前進的方向是南方。

“三師姐,我們要去哪啊?”

“藏劍閣。”對於蘇安然的問題,唐詩韻倒是沒隱瞞,直接就回答道。

“啊?”蘇安然有些茫然,“去藏劍閣乾什麼?”

“因為沒有人可以欠我們太一穀的債。”唐詩韻淡淡的說道,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蘇安然更茫然了。

“欠債?”蘇安然抓了抓自己的耳後,一臉的懵逼,“我們太一穀和藏劍閣還有什麼矛盾嗎?”

“沒有。”唐詩韻搖頭,“但是王仁和你有。”

“啊?”蘇安然楞了一下。

旋即他才想起來,在“萬事玉簡”裡一直有個人每次看到他都要逮著一頓臭罵,似乎就是叫“耍劍的王仁”。

不過一想起這個人,他就想到自己被三師姐吊起來毒打的悲慘畫麵。

大概就在臨出發的前一天,他的三師姐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心血來潮的進了“萬事玉簡”,然後就看到了他寫的日記。於是那個場麵就歡樂了,誰讓他自己手賤把每天被三師姐毒打的過程都給詳細記錄了一遍呢?於是,唐詩韻打著“幫他回憶過往”的名義,把他記錄的三十天內容都給重複了一遍。

於是,那天蘇安然就真的成葛優癱了。

一臉的生無可戀。

而且最讓蘇安然感到頭皮發麻的,是他那天早上才剛剛求著三師姐唐詩韻帶他體驗一下禦劍飛天的感覺。

事後,蘇安然隻有一個想法。

完犢子。

此時一聽到“王仁”這個名字,蘇安然就氣不打一處來。

“到了。”唐詩韻突然傳來的話,讓蘇安然猛然回過神來。

藏劍閣,在玄界被稱為劍塚,主要原因就是他們家號稱擁有三千把名劍。

對於劍修而言,飛劍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尤其是一把能夠契合自身功法、性格的靈性飛劍,幾乎可以讓一名劍修的實力增長一倍以上。僅是這一點,就已經能夠吸引許多劍修爭相恐後的拜入藏劍閣了,哪怕他們知道想要獲得藏劍閣存放與劍塚裡的這些飛劍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無法阻止他們的熱忱。

畢竟,修士的本質就是逆天而行,都會認為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主人,所以會有一些異想天開的想法,也是正常的。

誰願意承認自己就是個失敗者呢?

憑借著這三千把名劍——實際上不過隻有四百來把而已,剩下的大多數都是品質上佳且已經被培養了好幾代的上品飛劍,距離那真正已經獲得一點靈性的飛劍還是有些差距的——藏劍閣也成為了四大劍修聖地之一,位列十九宗。

唐詩韻帶著蘇安然來的地方,是一座占地麵積相當大的院落。

正門上掛著的牌匾寫著“藏劍閣”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這三個字筆力渾厚,而且勾角部位極具銳氣,看上去就有一種讓人心生膽寒的震懾。

毫無疑問,這三個字必然是某位劍道宗師提筆書寫。

此時,藏劍閣的正門並未開啟,隻是開了兩道旁邊的小門而已。

五名身穿白色練功服的年輕劍修站在門口,身姿挺拔,猶如一柄出鞘利劍。其中四人分列左右,一名年紀稍長一些的則立於台階上,雙手按著劍柄,拄劍而立,似乎正在閉目養神。

“這是藏劍閣獨有的問劍。”唐詩韻開口說道,“十九宗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怪癖,或者說毛病,所以他們認為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登門拜訪的。像藏劍閣就有問劍說,萬劍樓則是登劍樓,神猿山莊則是留名碑等等不一而足。……不過這些都是小花樣,小師弟你要記住,隻要你實力夠了,就沒有人敢拒絕你的到來。”

“說到底,玄界也是講究實力為尊,其他都是在放屁。”蘇安然沒來由的就想到了黃梓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是的。”唐詩韻點頭。

但是這師姐弟旁若無人的對話,卻引來了藏劍閣幾名輪值守門的弟子不滿。

那名一直在閉目養神的白衣男子猛然睜開雙眸,沉聲冷喝:“大膽,你們……”

不同於分立兩邊的四名藏劍閣弟子隻有蘊靈境的修為,這名白衣男子的修為是凝魂境,也是藏劍閣安排在滄瀾小世界這裡負責維持問劍儀式的幾名負責人之一。

當然,對外身份肯定不是這麼說的,最起碼也得相當於萬事樓的執事一類的身份。

此時看到這位平時總是黑著臉的師叔開口,分立兩側的四名藏劍閣頓時就露出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隻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師叔怎麼在喊了“你們”之後就沒下文了?

四名藏劍閣的內門弟子都感到有些茫然。

這些天,想要登門拜訪藏劍閣的小門派實在太多了,正好也就是他們藏劍閣的問劍說最忙碌的時候——實際上說白了,問劍說歸根結底也是要比拚一下劍道,這也是他們這些被安排來輪值的內門弟子所能夠獲得唯一好處:增加實戰經驗——所以這些天裡,他們實在見多了許多情況。

在他們看來,比蘇安然和唐詩韻兩人更嘩眾取寵的嘲諷和挑釁言論都有許多,但是每一次的結果都是被他們暴怒的師叔給暴打一頓。要知道,由他們這些蘊靈境的弟子出手,和由他們這位凝魂境的師叔出手,問劍難度可是截然不同的——當然,對於這些蘊靈境弟子而言,如果是由他們的這位師叔出手,那麼他們能夠學到的東西也會更多一些,因此他們是巴不得讓自己的師叔有更多的出手機會。

所以幾人自然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隻是,自己的師叔久久都沒有反應和下文,實在是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

不過等他們轉過頭看到自己的師叔居然是一臉見鬼了的表情,當即就意識到,他們恐怕是沒什麼好戲看了。

或者說,就算想看好戲,也隻能看自己師叔的好戲了。

“唐……唐師姐……”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