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57. 換個交通工具吧

157. 換個交通工具吧(1 / 2)



推荐阅读:

天元試練,是萬事樓每隔十年就會舉辦一次的試練大會。

屆時,萬事樓將會開啟一個被稱為天元秘境的殘界。

關於這個殘界的具體來曆幾乎無從考究,甚至也沒人知道萬事樓到底是如何找到這個殘界的,唯一能夠知道的,就是這個殘界落在萬事樓手上已超過四千年。

可一直到一百二十年前,萬事樓才愕然發現,他們對這個殘界的探索和了解居然還不夠徹底。

整個殘界大概有四分之一的北州那麼大——玄界五州裡,北州的麵積是最小的,其次是西州;麵積最大的則為中州,約等同於東州和北州之和;麵積僅次於中州的則是南州,之後才是東州。

一直以來,萬事樓對於天元秘境的探索,基本都隻局限於地表部分和各種資源。而在逐漸了解了整個秘境的氣候環境和各種礦產資源等之後,也就停止了對這個秘境的繼續深入探索——當然,這裡麵有部分是萬事樓在連續一千年來都沒有什麼重大發現後,才做出的決定。

不過另一部分原因則是,萬事樓發現天元秘境隻有通竅境修士才能夠進入。

蘊靈境修士雖然也可以進入,但是會受到非常強烈的天地法則壓製,無法完全發揮真正的實力,甚至還有更高的隕落風險;至於本命境以上的修士,他們根本就無法進入天元秘境。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天元試練才會成為萬事樓用來評估、測試那些宗門年輕一代弟子的潛力的試驗場。

在這種情況下,你難道能夠指望一群通竅境修士還能幫忙開發和探索整個天元秘境嗎?

就玄界修士的質量水準而言,他們肯定不喜歡打白工。

所以對於天元秘境的探索也就一直維持在一個比較低的程度,但至少也保持了相安無事的程度,沒什麼大風險。

至少原本應該是如此的。

隻是,萬事樓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會有一種生物,叫做“手賤黨”。

太一穀行九,無疑就是一位非常合格的手賤黨。

所以,天元秘境炸了。

暴動的凶獸潮,摧毀了萬事樓在天元秘境內設立的所有監控站、補給點、檢查站,以及為了應付緊急情況布下的各種防護法陣:其中甚至包括了兩座八階的護山大陣。總損失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天文數字,為此萬事樓不得不重新花費上百年的時間,才重新修補完這一切。

但是相對的,天元秘境的這一次原地爆炸,也讓沉睡其中的寶藏得以現世。

洞府。

還是來自第一紀元時期的洞府。

或許第一紀元時期的功法,對於如今的玄界而言已不再適合。但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那些功法的修煉思路、其中包含的創意、經驗等等,都是如今玄界所欠缺的,這對於如今的玄界而言都有著極大的價值和意義——否則的話,這些已經不適合第三紀元的東西,又如何會依舊成為玄界眾多宗門、修士依舊爭奪的東西?

而除了功法外,還有失傳的丹方、法寶煉製手法等等,這些的價值甚至在功法、武技之上。

更不用說,其中還可能存在的某些還未損毀的法寶以及珍貴的材料等現成的東西。

甚至還有傳說中對煉丹師幫助極大的丹火。

在第一紀元時期,隻有擁有丹火的修士,才有資格成為一名丹師。之後的第二紀元,丹火幾乎從這方天地消失,為此很多需要丹火才能夠煉製的丹方不得不因此進行改良,那個時代也誕生了無數的天才丹師。

隻是,隨著第二紀元的破滅之後,丹火幾乎就成為了一種隻存在於傳說中的神奇東西了。

之所以說幾乎,也就意味著如今玄界裡還是有著幾朵丹火的。

而目前這幾朵丹火,全部都是在洞府裡被發掘出來的,所以這也就怪不得為什麼玄界一聽到洞府出世,一個個都跟嗑了興奮劑的牲畜一樣瘋狂——事實上,並不僅僅隻是修士,就連凶獸、妖獸也一樣會為丹火著迷。

之前天元秘境重開,關於洞府的事也無人知曉——或許有人知曉,但沒幾個人會真的相信,畢竟這種事沒有親眼見證過之前也就是一件道聽途說的事情而已。直到十年前那次,真的被人發現了洞府後,才使得這一屆的天元試練幾乎齊聚了整個玄界三大勢力所有宗門的人。

妖盟八王,就來了六家。

玄界十九宗,來了十八家。

鬼怪四派,來了三家。

再算上次一級的宗門世家,可以說這一次的天元試練,是有史以來含金量最高的一次。

但也正因為如此,危險性也同樣是最高的一次。

不說彆的,光是一句“太一穀又有傳人要參加天元試練了”就足以讓整個玄界瑟瑟發抖了。

看看前幾次的情況吧……

第一次,進入秘境數千人,最終隻有不到百人離開。

第二次,比第一次更慘烈。同樣是數千人一起進入秘境,最終卻隻有三十餘人能夠離開,而且所有人連一點收獲都沒有,就更彆說是完成任務了。也正是因為這一次,鑄就了“太一穀魔女”的大名。

第三次,大概是因為兩次的情況過於慘烈,所以這次隻有不到三千名修士進入,其中多半還都是不怎麼被宗門重視,隻能從天元秘境裡尋獲機緣和資源的。但結果卻是所有進入的十九宗弟子,以及那些和十九宗交好的宗門弟子,幾乎全軍覆沒。

然後是第四次,也是最近的一次,進入秘境的宗門弟子一共有超過六千名,最終卻隻有一人活下來。

一次兩次也就算了,甚至可以說是那些人自作孽,沒事去踢鐵板。

可是每一次的結果都是這樣,這誰頂得住啊?

尤其是最後那次,連大日如來宗、北海劍島、萬道宮這等和太一穀交好的宗門都暴斃了,甚至差點引發外交絕交,可想而知破壞力有多大了。

所以這一次,在明確知曉了有太一穀弟子參與的情況下,各個宗門負責此次領隊的那些人,對於即將出行參加天元試練的門下弟子說得最多的一句話,不是叮囑他們凡事小心,或者是儘可能尋找洞府爭奪機緣,而是……

“記住了,見到太一穀的人就給我繞道,千萬彆去招惹對方……和他們交朋友?跟他們同行?你最好現在就給我打消這個想法,否則的話就彆去參加天元試練了。……為什麼?嗬,你怕是沒見過同樣是布滿陷阱的路,太一穀的人走過去就沒事,你走過去怕是當場沒命了。”

於是乎,太一穀的恐怖,自然也就很快就根植於這些人的記憶裡。

當然,也總有一些例外的。

但這些人究竟是如何想,又是在打什麼主意,那就隻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

此時,位於太一穀的穀口,方倩雯、許心慧和藥神小姐姐都來給蘇安然送行。

此行路途遙遠,就算是借道其他宗門的傳送陣,前前後後也需要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當然如果唐詩韻全力而行的話,可能隻需要十天左右即可,但是鑒於其路盲的性質,在沒有人指路的情況下,恐怕等她找到正確的路時,最快也要兩、三個月了。

“老七,你真的不和我們一起走嗎?”唐詩韻似乎有些遺憾許心慧不和自己同行,依舊在嘗試開口爭取。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