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47. 製作劍符與交易

147. 製作劍符與交易(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作為一名劍修,遲早也是要自己凝練劍符,因此唐詩韻就以“從旁觀摩,學習經驗”為由,當麵給蘇安然示範劍修是如何製作劍符的。

在此之前,蘇安然一直以為,劍修製作劍符,應該是畫符的一種。

仙俠世界亙古不變的幾大手工藝,不外乎鍛器、製符、布陣、煉丹、卜算、馴獸嘛。當然,在某些作品裡,可能還要加入靈植務農、風水堪輿之類的類彆。

但是當蘇安然看到唐詩韻的實際操作後,他才發現,這個世界跟他想象中的情況有些差彆。

在蘇安然的認知中,符篆之道通常是以黃紙、布帛等作為修士灌輸真氣靈力的承載基礎,主要表現形式包括但不限於雷法、五行術法、陰陽術法、各種遁法等等。而按照品階等級,通常可以劃分為靈符、寶符、真符、道符等,品階越高的符篆其中所蘊含的術法威力自然也就越大。

可這個世界,居然沒有將製符的傳統手工藝單獨羅列出來!

反而是將符篆之學,並入到鍛器與布陣的分支裡——蘇安然之前已經從七師姐那裡了解到,這個世界上,大多數陣法師都會兼顧一點法寶鍛造的手藝。

他們並不會深入鑽研這門手藝,但是最起碼所有的布陣師都要懂得如何製作陣盤——這玩意的製作可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能夠隨隨便便就能搗鼓出來的,而是需要一點鍛造技巧的。所以如果實在沒有這方麵的天賦,那麼布陣師就隻能去找鑄器師鍛造空白陣盤,然後自己進行陣紋彙刻了。

同理,幾乎所有的鍛造師也都或多或少的懂得一點陣紋知識,他們或許不會布陣、破陣,但是關於諸如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或者陰陽學說等基礎知識,還是要懂的。畢竟法寶的原理,除非是那類天生地長本就帶有道紋的材料,否則大多數法寶之所以能夠發揮效用,實際上就是因為鑄器師在鍛造期間刻錄內部的陣紋。

當然,如果實在沒這方麵的能力,鑄器師也可以像布陣師買空白陣盤那樣,找布陣師買一次性的各種類型陣紋。

可以說在玄界裡,布陣師和鑄器師就跟秤不離砣、砣不離稱一樣,是相輔相成的。

而符篆,被並入這兩者裡,自然也就意味著,不管是陣法師還是鑄器師隻要不是太蠢的話,其實都可以製造出空白符篆的——當然,如果掌握了一點鍛造和陣紋知識,那麼實際上任何人也是可以製作出這種東西的。

這也就導致了,在玄界裡,絕大多數符篆的承載基底是由以各種木料或者金屬製成的。

至於黃紙、布帛?

不存在的。

蘇安然之前拿到的三師姐唐詩韻製作的劍符,便是以木料製作的。

隻不過劍符在製作完成後,就變成了類似於紙張一樣薄薄的一層——現在蘇安然覺得,這玩意更像是樹皮。不過鑒於玄界的特殊情況,蘇安然也隻能把這當成是這個世界的特色了。

唐詩韻自然是懶得自己去準備材料,然後從空白符篆開始弄起。

因此,她直接就帶著蘇安然去了林依依的房子,從裡麵翻找出五個空白符篆:都是金屬底座,隻不過不知道是什麼礦物材料——當然旁邊還有不少木料的,但是按照唐詩韻的話來說,那就是她現在實力已經變強了許多,所以除非是比較特殊的木料,否則的話可能承載不了她的劍氣力量。

這也讓蘇安然知道,製作不同品級的符篆,也是需要不同材質的材料製成的符篆底座。

不過蘇安然難得來到了八師姐林依依的房間,他當然也不會空手而歸。

他可沒有忘記,之前給他定金的人裡,可是包括了韓英這樣隻對林依依這位陣法大師的手劄感興趣的人。

大概是因為覺得太一穀都是自己人,而且武鬥派的幾位師姐一般也不會在穀裡,因此林依依也沒有在自己的院子和房間布置什麼陣法。所以看三師姐已經把八師姐的房間翻得亂七八糟,蘇安然當然也不會客氣了,明目張膽的就拿了幾個玉簡和小冊子,美其名曰對陣法有點興趣,想要回去抽空研究一下。

唐詩韻不疑有他,也就沒有理會蘇安然的舉動。

小心翼翼的搜刮了一遍,在看到三師姐已經找完材料離開時,蘇安然立即快步跟上。

唐詩韻並沒有選擇其他地方,直接就在林依依屋子外的前庭門口站定。

“一般來說,符篆的製作還有一些工序,例如需要靜心,同時還需要讓自己的狀態處於巔峰之中,也就是說必須處於真氣飽滿、心無雜念的情況。”唐詩韻拿出一枚空白符篆,然後開口對著蘇安然說道,“你以後如果要製作劍符的話,對於環境就必須要進行挑選,除非你像我這樣實力強橫,那就無所謂了。”

蘇安然看著三師姐不著痕跡的自誇了一波,可歎自己手上沒有計算器,不然就可以給三師姐按幾個六了。

隻見唐詩韻輕輕的舉起符篆,眼神陡然變得淩然冷冽,一股強橫的氣息猛然從其噴發而出,蘇安然措不及防之下,直接被這股無形氣勢震退十數步,然後跌落在地。

但他卻是能夠感受得到,似乎有一股無形鋒銳之氣已經從三師姐的體內湧現,可是卻礙於某種規則束縛,這股龐大的氣勢儘數都被封存到她手中的那枚空白服裝裡。

原本約莫一寸,四指寬,半個成年人巴掌大的金屬符篆,卻在這股龐大氣勢的湧入下,飛快的縮小著。

就好像一隻蓬鬆的獅子狗被丟到水裡一樣。

轉眼間,這塊符篆就變得隻剩兩指寬,長度也隻有無名指那般長。

不過厚度倒是沒什麼變化。

唐詩韻也不多說什麼,隨手一拋,就將那塊符篆丟給了蘇安然,然後又開始拿出第二塊空白符篆。

蘇安然伸手一接,竟是隱隱感到掌中傳來一陣刺痛感。

整枚劍符上,居然還在不斷的散發著極為淩厲的劍氣。

“劍符剛製好時,氣息還不夠穩定,所以會有一些劍氣散逸。”唐詩韻開口說道,雖然聲音顯得淡然,但是蘇安然卻還是聽到了自己這位三師姐的語氣裡所隱藏著的一分疲憊。

很顯然,製作劍符所需要維持的消耗,並不像她之前所說的那般輕鬆。

此時的蘇安然並不知道,劍修製作劍符,是需要以自身的精氣神作為牽引消耗的。尤其是是製作威力越強的劍符,這種消耗就會越恐怖,哪怕以唐詩韻如今已經晉升地仙境的修為,想要連續製作五張劍符,於她而言也是極大的消耗——這還是唐詩韻的修為足夠精深,若是換了一般劍修的話,哪怕就算是製作中低級劍符,也不可能一口氣直接製作五張。

甚至有不少劍修,在製作劍符時還需要依靠藥物或者外力協助。

“你可以趁此感悟一下。”唐詩韻又開口指點蘇安然,“劍符製作出來後,劍氣還在不斷散逸的這會,其實是最好感悟劍劍意的時機。……雖說不同的劍修按照心性、功法、習慣等不同,一開始踏上的修煉道路也有所不同,不過最終還是殊途同歸,彼此之間會有很多共同點。”

“劍意感悟,我無法給你解釋太多,不然的話就很容易讓你帶上我的烙印,這也是為什麼之前老四隻教你如何破招,卻不教你具體的劍訣修煉的原因。那是因為她不想你受她的影響,跟她一樣走上絕劍之路。”

“絕劍?”

“劍雖號稱兵中王者,有君子之名,但歸根結底還是殺戮利器,因此劍道之路實際上不外乎三個字。”

唐詩韻繼續開口指點著蘇安然。

隻是不同於葉瑾萱雖然劍道天資同樣不俗,可她在理論以及教學水平上卻明顯有所不如,因此也就無法詳細的講解,隻能對蘇安然使用“身體記憶”的實戰教育。

在唐詩韻那個時代,很多東西都已經形成了一套套的理論與實戰雙重結合的係統知識,所以她講解起來並不如何費勁。

“凶、殺、絕。”唐詩韻繼續說道,“這也代表了劍修的三條道路。一劍破萬法、一劍毀萬物,以及一劍滅萬靈。凶劍以勢壓人,世間萬物無不可破;殺劍以氣養身,世間萬物無不可毀;絕劍以意斷生機,世間萬物無不可滅。……簡單點說,就是劍修之路,必須要養成一種信仰,一種舍我其誰的淩然氣勢。”

蘇安然有些茫然,隻覺得唐詩韻說的每一個字他都能夠理解,可是這些字全部組合到一起時,他就不知道是什麼了。

在他看來,破萬法和毀萬物似乎沒什麼區彆?而毀萬物和滅萬靈好像也沒什麼不一樣。

“你現在不懂沒關係,以後你就會明白了。”唐詩韻看到蘇安然的雙眼似乎開始轉蚊香圈,不由得輕笑一聲,“但是你要記住。如果你想要在劍修這條路走下去的話,領悟劍意隻是表層而已,劍道三途你必須要選擇一種。……選擇兩種或者三種的不是沒有,隻是這類人往往都無法走遠,所以不要抱著什麼小孩子才做選擇題,我是成年人全都要的想法。”

蘇安然驚了,沒想到三師姐連這個梗都知道。

借著和蘇安然科普這點劍道知識的時間,唐詩韻也是在趁機休息恢複,所以話題剛結束,她就又開始繪製第二枚劍符。

不一會兒,這第二枚劍符也就繪製,或者說凝聚完畢。

“老四當過你的陪練,你對於她的劍道也有所了解,所以你可以感受一下我的劍意,體會一下凶劍和絕劍之間的不同。……至於你能夠感悟多少,那就要看你自己的天資了,這方麵不管是我還是老四,都幫不了你的。”唐詩韻將第二枚劍符丟給蘇安然,“我們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給你做一些參考,並且指點你避免走歪路,浪費修煉時間。”

說完之後,唐詩韻接下來也就不再開口了。

在五枚劍符凝練完畢後,她甚至乾脆的走人了,隻留下蘇安然在那感悟著劍符上還在散逸出來的劍意。

這種情況,大概會持續五到七天。

所以一般劍修就算凝練完劍符,也不會第一時間交給彆人,而是要等劍符上散逸出來的劍意徹底消散後,才會把劍符給彆人,這也是為了避免被人從中感悟到凝練劍符的劍修自身的劍道。

不過蘇安然畢竟是自己人,所以唐詩韻也就不在乎了。

隻可惜的是,蘇安然的天資可能真的不太行,反正在這短短的幾天裡,他並未能夠從這些劍符上體會到什麼。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