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廣寒仙子(1 / 2)



推荐阅读:

荒野之上,有一片區域呈現出不自然的光影扭曲。

從高空中俯瞰,這片區域似乎和周圍的區域也並沒有什麼區彆,一樣的荒涼、幾簇雜草橫生點綴在這片戈壁上。

一切,看似正常。

可若是有強者橫空飛渡的話,便會發現,這片區域的光線顯得有些黯淡,與周圍區域有著非常明顯的光亮差異:這裡的光亮度,顯然要低了一些,看起來有些微的黯淡。

在玄界,隻有一種情況會造成如此情況。

那就是被地仙強者的小世界所扭曲影響的區域。

此時,位於這片區域內的魔門巡察使,正一臉凝重的望著前方躺在血泊中的那名黑發女子。

葉瑾萱的大名,太一穀的魔女,在整個玄界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識。

天榜排名第四的身份,讓她已經足以號稱地仙之下無敵。

因為排名前三的存在裡有兩位是她的師姐,再加上排名第六的王元姬,這出身於太一穀的四人組,便是如今整個玄界最讓人頭痛的四大刺頭。

原因無他,這四人的背後有一位幾乎可以說是站在玄界巔峰的師父。

在地仙不出手的情況下,凝魂境之中也就隻有出身於妖盟點蒼氏族的空不悔,尚有能力和葉瑾萱交手——她的兩位師姐自然不可能和葉瑾萱打,而排名在葉瑾萱之後的修士,則都已經被葉瑾萱教訓過。

空不悔,是自葉瑾萱成名這麼多年,唯一一位能夠和她打成平手的人。

根據玄界默認的潛規則,正常情況下,位於三個不同分水嶺裡的修士是不能隨意向低位階修士出手的。

例如,神海境修士就不能隨意向聚氣境修士出手,而蘊靈境修士就不能輕易向通竅境修士出手,地仙境修士則不能對凝魂境修士出手——不過如果是對方以下克上的話,那麼情況就另當彆論。

隻不過在玄界,低一個境界的天才修士通常為了證明自身強大的天賦與才能,往往都會選擇挑戰高一個境界的修士。

但哪怕如此,凝魂境的天才修士,也絕不會去挑釁地仙強者。

因為那不是挑戰,而是找死。

所以玄界才會明確的遵循一條潛規則,地仙強者絕不能對凝魂境及以下修士出手,否則一旦被發現的話,那就是後患無窮——畢竟玄界可不流行散修這一套,誰的背後不是家大業大。

唯一要說例外的,隻有魔門餘孽了。

兩次正邪大戰,玄界所有自詡正道的門派都沒有遵循這條規則。

是以,魔門如今麵對玄界其他修士,自然也不會講什麼規則。

如果你不幸遇到了魔門強者,逃不掉就隻能自認倒黴了。

葉瑾萱,很不幸的就遇到了一位地仙強者。

而她也逃不掉。

所以下場,幾乎是注定的。

至少,本該如此。

這名魔門巡察使,以自身精神力凝聚操縱著的劍氣,懸浮於半空中,遲遲沒有落在葉瑾萱的身上。

這名年輕男子緩緩抬起頭,雙手負於身後,一臉淡然的望向高空。

“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下一刻,轟然之聲驟然響起。

哪怕已是尊為地仙的年輕男子,也不由得眉頭一挑。

他本想自己解開封鎖的小世界屏障,放正被小世界隔開的人進來。

卻沒想到,他話語剛落,對方居然就直接破開了他的小世界屏障,強行躋身進入。

雖然這種粗暴的手段並未對他的小世界造成任何影響,可這也已經足以證明,對方的攻擊力有多麼強大。

至少,之前葉瑾萱就未能破開他的小世界屏障遁走,否則的話也不會被他一擊重創。

年輕男子抬頭凝視,神色瞬間愕然。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足尖輕踩在雪白劍身上的如雪赤足。

一襲白裙飄然而動,上身還披著一件宛如披風般的透明紗衣。

她芳澤無加,鉛華不禦,膚白勝雪,自形冷然。

但年輕男子真正內心感到驚訝的,卻並不是對方身上這種宛如與生俱來的淩然冷冽氣質。

而是女子的相貌!

她擁有一頭蒼金色的長發,以及一雙暗紅色的雙眸。

配合她那時刻都在向周圍傳遞她身為劍修的冷冽氣息,竟是帶給人一種極為強烈的精神印記衝擊。

年輕男子愕然的臉色緩緩收起,取而代之的是略顯凝重的神色。

以他如今的修為實力,並非說就從此就能夠完全免疫任何精神震懾的影響,可能夠對他施加影響的,就算實力不比他強,起碼也要相距不遠。

可眼下……

年輕男子並未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任何屬於地仙境強者的氣息。

“廣寒劍仙?”

白衣女子就這麼懸浮於半空中,並未回答這位魔門巡察使的話,她隻是側頭望了一眼躺在血泊中的人,然後才輕啟朱唇。

她聲如磬玉,悅耳而動人。

“我的師妹,承蒙你照顧了。”

白衣女子雖未正麵回答,可這話的意思卻也已經坐實了她的身份。

當世劍仙榜排名第一,天榜排名第二的廣寒仙,唐詩韻。

以“廣寒”為名,出劍則為“廣寒劍仙”,歸劍則為“廣寒仙子”的廣寒仙。

在玄界,名號稱謂多是凝魂境修士的彆稱,但基本也都隻是私稱而已。

而且這種私稱,從來就不會加上“仙”字。

因為這個字,在玄界是有特殊意義的,通常都隻有小世界已成的地仙強者,才有資格封仙。

但凡事總會有例外。

總有那麼幾個天才妖孽,在凝魂境躋身天榜排名時,就被萬事樓欽點封仙。

而能有此殊榮之人,也就意味著他們踏足地仙之境幾乎沒有任何困難,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因此也常被玄界諸多門派拿來衡量一名修士的潛力天資。

如今,天榜之上,以凝魂修為封仙者,不足五人。

隻是其中,並沒有葉瑾萱的名字。

但太一穀卻有三位登榜。

行三的唐詩韻,就是其中之一,名號廣寒。

“一個也是照顧,兩個也是照顧,無妨。”年輕的魔門巡察使淡淡的說道,神態傲然。

唐詩韻微微點頭。

她並未接話,隻是揮手一揚,這片獨屬於年輕男子的小世界裡,卻是陡然刮起一陣寒風。

葉瑾萱躺倒的地方,半徑兩米之內的區域,幾乎是頃刻間便凝結成霜,然後寒霜凍結,轉瞬間又化作一塊玄冰。

玄冰不僅將葉瑾萱封在其中,甚至就連她流淌而出的血泊,也都一柄凝結。

“寒霜劍氣!”

魔門巡察使心中一驚,他也沒有想到,唐詩韻的劍氣居然還能夠在他的小世界內縱橫自如,並且發揮效用,這幾乎是完全顛覆了他的傳統認知——若說唐詩韻也是地仙境強者,那麼此等手段他還能夠理解,可從唐詩韻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分明不像地仙強者。

所以這等手段,也才足以讓人震驚。

隻不過,這名魔門巡察使雖然內心驚詫,但臉上卻依舊沒有絲毫波動,甚至他的心跳、呼吸也都顯得格外正常。

不露絲毫破綻。

“該說不愧是廣寒劍仙嗎?居然能夠撼動我的無光小世界。”魔門巡察使緩緩說道,“不愧是獲得封仙之名的人,雖然你師妹也在當世劍仙榜上,可比起你卻是差遠了。”

“你不懂。”唐詩韻淡淡的說道,神色反而因對方的話而露出幾分嘲笑無知者的譏諷,“我的劍道,是一劍破萬法,世間萬物無不可破。我師妹的劍道,是一劍滅萬靈,世間萬物無不可滅。所以她是絕劍,我是凶劍,你這小世界也是世間道法一種,既是法,我自然可破。”

“劍道之路雖是不同,但殊途同歸,我眼下也隻是先她一步走得稍遠一些而已,何來差遠之說?”唐詩韻神態冷漠,“若非我師妹自毀兩境,重頭再修,你今天這小世界早就被她所滅。可憐你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知,卻還在這沾沾自喜。”

“好一副伶牙俐齒!”魔門巡察使怒極反笑。

敢於教訓他的,修為比他低的,早就被他虐殺;修為比他高的,也在他修為反超對手後,第一時間上門報複。

近千年來,已經再也沒人敢用這種教訓的口吻和他說話了。

“難道你們太一穀的人,都隻有嘴上的實力嗎?”魔門巡察使冷聲說道,“我既可以殺了你師妹,那麼我就可以殺了你。今天,我就要讓太一穀隕落兩人!”

“就憑你?”唐詩韻輕蔑的瞥了對方一眼,冷笑一聲。

“就憑你還不是地仙!”魔門巡察使怒吼一聲,之前早已凝聚的劍氣,迎著唐詩韻直斬而去。

這一次淩厲出手,這名魔門巡察使是抱著將唐詩韻徹底絞殺成齏粉的憤恨念頭。

因此一出手,就是壓箱底的絕技。

黑色的劍氣眨眼間就縮短了和唐詩韻之間的距離,仿佛一動起來的瞬間,就已經出現在了唐詩韻的麵前,然後揮斬而落。這種完全無視空間距離的手段,顯然是利用了年輕男子的小世界規則。

麵對如此凶猛淩厲的劍氣轟擊,而且又是如此的猝不及防,正常情況下哪怕是地仙境強者遭遇到,也得謹慎認真的應對。

所以在年輕男子看來,唐詩韻今天是注定要隕落在此了。

而一想到自己居然在一天之內就能夠扼殺兩名正道天才,讓玄界這些自詡正道的宗門沒落,這名魔門巡察使就感到一陣發自內心的顫栗和興奮。

“死吧!”

“唉。”一聲悠然的歎息聲,突然響起,讓魔門巡察使的興奮之色當場凝固,“井底之蛙,不外如是。”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