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蘇安然出關(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平舉於胸前的雙手,開始緩緩下壓。

體內流竄著的真氣,開始從極端活躍漸漸恢複平靜。

爾後,蘇安然吐出一道白練。

白練從蘇安然的嘴裡噴吐而出的下一瞬間,就化作了嫋嫋雲煙,環繞在蘇安然的周身。

伴隨著蘇安然的呼吸,一脹一縮。

如此又過了片刻後,蘇安然猛然深吸一口氣,所有的雲煙頃刻間就被蘇安然儘數吸入。

一陣劈裡啪啦般的炒豆聲,此起彼伏。

當蘇安然睜開雙眼時,隱約間竟似是有電芒從雙眸一閃而過。

他微微嗅了嗅鼻子,房間內各種各樣的氣味頓時撲鼻而來,著實讓他嗆了一下。

但是蘇安然,臉上卻並未有任何惱怒之色,反而顯得格外的激動。

然後他又嘗試了一下抖動雙耳,頓時便能夠聽到周圍一切動靜,而且隨著神識的覆蓋範圍擴散出去,處於神識覆蓋範圍內的一切動靜,全部儘收於耳,不再像以前那般,他雖可以利用神識去感知範圍內的事物,卻根本無法分辨清那些動靜到底是什麼,隻能算是被動的接受。

眼明、耳順、鼻通,這些都是眼竅、耳竅、鼻竅已開的跡象。

然後蘇安然又嘗試了一下開聲。

隻是一聲輕喝,聽起來似乎於以往沒什麼變化,但是他卻能夠感受到周圍空氣的無形震蕩。

舌綻雷音,這是口竅已開的跡象。

蘇安然當即樂得有些合不攏嘴了。

辛苦了八個月,終於還是一步登天,七竅齊開,踏入通竅境四重了!

接下來,就是溫養眉心竅,待衝關蘊靈境了。

一臉喜色的蘇安然,當即就離開了自己閉關多月的小房子,跑出去準備把喜訊告訴給照顧她許久的大師姐以及那個天天跟條鹹魚一樣的黃梓。

但是在太一穀前逛了一圈下來,蘇安然卻是詫異的發現,黃梓居然不在。

這對於蘇安然而言,可是一個非常震驚的事情。

因為以往的時候,黃梓隻會呆在自己的小房子裡哪都不去,不是在折騰自己的人機夢想,就是在葛優癱——蘇安然倒是幫黃梓更新了幾次英雄聯盟的版本,他發現自己修煉《鍛神錄》彆的好處目前沒看見,但是現在還真的能夠輕鬆的回憶起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前,過去十年的各種點滴。

而且還是無比清楚的記得各種細節,哪怕就算是他事後就忘的各種考試資料,也能夠清楚的回想起來。

然後蘇安然就鬱悶無比。

因為他回憶這些東西的時候,是連當時的心境也一起還原的,所以他想起了曾被各種各樣考試所支配過的恐懼。

但總的來說,自從幫黃梓更新了幾次版本後,他就一直沉迷於偉大的人機事業,並且拒絕蘇安然提出的“幫師父提高遊戲水平”的建議。他堅持著要靠偉大的人機事業提升自身的遊戲水準,然後再將蘇安然解決,一雪前恥。

對此,蘇安然表示:嗬嗬,你儘管放馬過來。

但不管怎麼說,黃梓的確應該是每天都在過著玩遊戲等死的日子。

可現在,他居然不在自己的房間裡?

蘇安然就表示相當的驚訝了。

於是他想了想,又跑去找大師姐。

隻不過他很快就發現,大師姐居然也不在屋子裡,而且整個前穀都找不到任何人。

“難道,在藥田?”

太一穀是一個葫蘆型的山穀,分為前穀和後穀。

前穀是師門裡各個弟子的住所以及一些常規的生活設施建築之類的地方,而後穀則是大師姐方倩雯的藥田,據說是整個太一穀最為核心的地方。

蘇安然也隻是在剛來到的這個世界的時候,進過後穀。

不過那次,就是遠遠的觀察了一下,並沒有深入整個後穀。

此時好奇心些微提起,蘇安然想了想,就往後穀跑去。

太一穀的後穀,雖說是整個太一穀最為重要的地方。

但是事實上,前後穀之間也並沒有任何陷阱和法陣,甚至連示警之類的玩意都沒有,是屬於誰都能夠輕易通過的區域。當時蘇安然也曾好奇的問過黃梓,結果黃梓一句“沒有我的同意,誰能進穀?”就讓蘇安然啞口無言。

此時進入太一穀的後穀,蘇安然就聞到了一陣奇特的香味。

整個後穀藥田,被方倩雯規劃出了不同的區域,然後輔以法陣模擬出最適合這些靈植生長的環境。雖然如此一來,效力上多少還是有些比不上天生地長的野生靈植,但也不會相差太大,至少以方倩雯的煉丹手法,是絕對足以彌補這方麵的差距。

此時,蘇安然就看到,大師姐方倩雯正滯空懸浮在一棵有點像是柳樹一樣的靈植麵前,似乎是在采摘什麼。

蘇安然想了想,上一次進入這裡的時候,似乎沒有看到這棵靈植呢,難道是大師姐新栽種的?

“咦?”

一聲帶著疑惑的輕咦聲,突然在蘇安然身側響起。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