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師門(1 / 2)



推荐阅读:

如今的魔門,早已不是當年的魔門。

在失去了魔閣的助力,並且又損失了左右護法,再加上老一輩的神機、天機、樞機三大堂主死的死、失蹤的失蹤,為求自保的魔門自然也就不得不做出許多改變。

除了“冥衛不再隻是教主和長老會的直屬力量”外,魔門如今還將三機堂的權力進行拆分與整合,並重新設立了九位監察使和一百零八位巡察使的天機閣,專門作為魔門在外的眼睛與耳朵,監管五州各處的情況。

新的天機閣,在魔門的地位僅次於長老會,同時也是有資格命令魔門冥衛的權力機構之一。

而無論是監察使還是巡察使,都隻有強者方可勝任。

並不是空有境界的那種酒囊飯袋,而是必須得在修道界屬於真正能打的那一類。

所以,每一位巡察使,必然都是戰鬥經驗極為豐富的魔門強者。

葉瑾萱雖未在回到魔門,但是關於魔門的動向和各種情報,她也是有所了解的。

因此在見到這名巡察使的第一時間,她就已經意識到,自己絕不是對方的對手!

半步地仙與地仙,聽起來似乎是那麼一回事,畢竟隻差半步而已。

可實際上,雙方所代表的意義,卻是截然不同。

葉瑾萱如今也僅僅隻是擁有一個領域雛形而已,甚至這個領域還沒有大成,更不用說形成小世界了。

而一名魔門巡察使,卻是神海小世界已成,能夠真正的影響到現實世界。

“魔女!納命來!”

作為一名戰鬥經驗極為豐富的資深地仙,這名魔門巡察使自然不會有什麼貓戲老鼠的心態。

他在看到葉瑾萱的第一時間,便怒吼一聲的全力出手。

根本就沒有什麼對方實力不如自己,先好好戲弄一番的想法。

隻見葉瑾萱周圍的空間陡然一暗,一股沉重的壓力瞬間加持於身,幾乎是讓她完全動彈不得。

頃刻間,葉瑾萱就已經明悟。

她陷入了對方的小世界裡!

不同於領域,小世界不僅能夠影響到現實世界的情況,甚至於每一名地仙強者的小世界,都是獨一無二的:哪怕就算是修煉相同的功法。可是根據本命、凝魂兩個大境界時期的狀態不同,最終演化出來的小世界自然也是截然不同。

例如之前的時候,葉瑾萱的劍域在對付那些魔門冥衛時,也僅僅隻是借助一點領域的特效,讓對方無法輕易感知到她的無形劍氣,但不管是後來的擊殺對手,還是誘使對手發狂,實際上本質還是得依靠她的無形劍氣來出力,並沒有能夠真正的影響現實的能力。

可是小世界不同。

這名魔門巡察使的小世界施展出來之後,葉瑾萱周圍的光線不僅被遮蔽了,甚至範圍內的重力也被徹底調整了。

下一刻,這名巡察使出劍了。

匹練般的劍光,當空劈落,直斬葉瑾萱。

“喝——”

葉瑾萱自然不可能束手待斃。

一聲清脆的怒喝聲。

葉瑾萱的身上開始湧現出大量的黑色殺氣。

這一次,並不是虛幻而不存在的假象。

所有的黑色殺氣,徹底化作實質,直接從葉瑾萱的身上來一次井噴。

轉瞬間,就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劍氣,由下往上的掠起,直迎那道同樣黑色的匹練劍氣。

“轟——!”

巨大的爆炸聲,響徹雲霄,幾乎化作一朵黑色的蘑菇雲衝天而起。

如此強烈的爆炸所形成衝擊波威力有多強,自然也就可想而知。

但是那名魔門巡察使麵對這股強烈的衝擊氣流時,他的雙腿卻是猶如釘子一般的釘在原地,身形根本沒有任何動作。甚至於,哪怕氣流肆虐而出,向他直襲而至時,他也依舊視若無物,不說頭發沒有被氣流吹拂而動,甚至就連鎧甲下擺的甲葉都沒有任何波動,仿佛他所處的區域,時空都被凝結了一般。

唯一有所變化的,隻有這名年輕男子微微挑起的眉頭。

但是不同於年輕男子的視若無物。

葉瑾萱不僅身處爆炸的最中心,而且她還受到魔門巡察使的小世界影響,根本就無法躲開這股爆炸的衝擊力。

所以幾乎是在爆炸產生的那一瞬間,她就被肆虐而出的狂暴氣流直接掀飛了。

宛如利刃般的氣流,可不會對葉瑾萱有什麼留情。

隻看地麵在這層爆炸衝擊的影響下,直接被刮走了兩、三米的厚度,就可想而知葉瑾萱正麵承受這股衝擊氣流時所受到的傷害會有多重了。更不用說,緊隨爆炸氣流之後的,是那股因碰撞衝擊後四射開來的狂暴劍氣。

距離爆炸核心約十數米外的葉瑾萱,手指微微動了一下。

可就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猛然從周身各處傳來的劇痛卻是讓意誌堅定如她也不由得發出一聲悶哼。

下一刻,衣衫破裂炸散。

葉瑾萱全身各處,幾乎遍布了密密麻麻的裂痕,鮮血瞬間就從這些傷口上噴濺而出。

不僅僅隻是將她染成一個血人,地麵上在一秒內瞬間彙聚出來的血泊,也充分表明此刻的葉瑾萱,已是失血過多。

“以領域為代價強行承受這一擊,確實果斷,也夠狠。”年輕的魔門巡察使隻是望了一眼氣息微弱得如同殘燭的葉瑾萱,聲音淡漠的說道,“但你哪怕願意自毀領域,也不過是暫緩死亡的結果而已。……今天我在這裡,你就不可能活下去了。”

葉瑾萱的意識有些微模糊。

她在最後關頭展開領域,強行調動體內所有的真氣和施以秘法,才堪堪擋住了最後的狂亂劍氣衝擊。可這樣的結果,卻是她的領域直接破碎,她的修為直接跌落到凝魂境,想要重新凝聚領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至少,她現在保住了一條命。

或者說暫時保住了。

可此時哪怕暫時保住了性命,她也站起來。

因為動了一下手指時所產生的連鎖反應:身上積累的傷勢一瞬間全部爆發出來,幾乎就差點讓她當場氣絕。

所以眼下,葉瑾萱已經連手指再動一下的力氣都沒有了。

而混亂、沉重,幾乎凝滯的意識,更是讓她的思維變得異常呆滯。

葉瑾萱隻覺得好困、也好累。

她很想就這麼閉上雙眼好好的休息一下。

隻是……

不甘心啊。

真的,不甘心啊!

我還沒找到那個人……

葉瑾萱強撐一口氣,讓自己的意識再度運轉起來,她很清楚,如果真在這裡閉上眼的話,恐怕就真的再也醒不過來了。

外界的聲音,有些嘈雜。

好煩。

葉瑾萱強忍著因神海震蕩而產生的大腦劇烈撕裂感,讓自己的意識一點一點的集中著。

然後,她終於聽清了那隻嗡嗡叫的蒼蠅到底在嚷著什麼了。

“你為什麼會天魔劍訣?”

魔門巡察使的聲音再度響起:“你從哪獲得的天魔劍訣?如果你肯說出來,我就給你一個痛快,否則的話,你會發現,肉身的毀滅隻是開始而已。……我們魔門有的是折磨神魂的手段。”

折磨……神魂?

魔門如今,已經變得如此不堪了嗎?

葉瑾萱突然很想放聲大笑。

一個生靈養氣大陣,已經讓魔門成為整個玄界的公敵。

折磨神魂的手段,如今就算是那些魍魎魑魅都不屑於這麼做。

沒想到……

哈,還真的是魔門。

沒來由的,葉瑾萱突然想到,四百多年前的那一天,她再一次睜開雙眼時,映入眼簾的那個男人。

那個她名義上的師父。

她還記得,第一次蘇醒過來的時候,她對那個男人可沒有什麼好印象。

因為當時對方的第一句話,是“這孩子整個腦子都被複仇的怒火燒掉了,沒救了,埋了吧。”

也正是因為這句話,她一直覺得對方肯定會阻止自己去複仇。

可是,幾百年過去了。

那個男人唯一阻止的,也隻是她重回魔門而已。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