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過去與現在(1 / 2)



推荐阅读:

凝魂境再往上的境界,被稱為化界。

也有說是化域。

主要特征,就是將神海演化成一個完善獨立的內世界,並且可以通過神識將對手拉入自身的小世界裡,也可以利用神識將小世界與現實世界重疊,從而真正的影響到外世界。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佛門和道宗都將這個內世界統稱小世界。

這也是妖族成就大妖的標誌。

鬼怪若是擁有內世界,則可以成就厲鬼之位。

不過玄界一般將此稱地仙境。

因為根據殘留的典籍傳說,這個境界也是第一紀元時期,修士破碎虛空,成就真仙之位的第一步。

葉瑾萱的無罪者深淵並非完整的小世界,隻能算是小世界的雛形,所以也隻能算是半步化界,亦稱半步地仙。

但一天未成地仙,領域就始終隻是領域,無法被稱為小世界。

所以葉瑾萱的領域,也能夠被稱為劍域。

意思是,屬於劍修的領域。

“咻——”

空氣裡,響起了裂帛的撕裂聲。

一名冥衛的頸部突然噴湧出大量的鮮血,他的整個脖子有接近三分之二都被撕裂了。

噴灑而出的鮮血,將兩名站在這名冥衛身側的修士都澆成血人。

也不知是受到這一幕的驚嚇,還是因為劍域內的無形氣勢瘋狂侵蝕,這兩名冥衛的精神狀態,瞬間就崩潰了。

兩人發出嘶吼聲,然後完全舍棄了其他的同伴,擅自脫離陣形的朝著葉瑾萱衝了過來。

他們的眼神癲狂混亂,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也相當驚人,嘴裡發出意義不明的狂吼瘋喊。

“回來!”有同伴似乎打算伸手去勸阻這兩人。

可是這名同伴還沒來得及伸出手,就已經被冥衛長的長槍攔住身形,阻止他的脫陣。

空氣裡,流散過幾道微光。

那是無形劍氣從空氣裡掠過的反射光——但是冥衛長卻是知道,這是葉瑾萱故意顯露給他們看。

畢竟無形劍氣,既是無形,又怎麼可能還會有光澤反射?

兩名脫陣的冥衛,隻是衝出去不到十步,身上的血肉就開始一塊一塊的掉落。

也就十二、三步的路,這兩名冥衛就已經變成了一堆散落在地的碎肉。

直到此時,所有的冥衛才愕然發現,他們在無形劍氣掠過的那一瞬間,竟是被切割成了無數塊。

冥衛長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緊守神海,切莫分心!”他大吼一聲,手中的長槍一揮,無形的槍氣自他身上噴發而出,化作一道蛟龍般的在他以及周圍的冥衛身上掃過,頓時這些冥衛就感到一陣身心舒泰,原本緊張和疲憊的壓力感,直接一鬆,精神狀態也恢複了許多,“這個劍域裡充斥著無形劍氣和狂亂氣息,千萬不要被這些狂氣汙染到你們的神海。”

聽到冥衛長的話,自劍域展開之後,就沒有動過一步的葉瑾萱,也不由得挑了挑眉頭:“原來你距離幽冥衛隻差一步了,難怪能夠感應到我劍域的狂亂氣息。可惜了……”

說到最後,葉瑾萱輕輕搖了搖頭。

她沒有說出可惜什麼,可是這名冥衛長卻是知道葉瑾萱指的是什麼。

想要成就地仙境的化界,那麼就必須將自身的神海煉化成真正的內世界。而想要煉化內世界,就必須讓領域大成,使得領域與神海能夠真正的融合到一起。而想要領域大成,那麼最重要的就是要明確自己想要的領域到底是什麼,能夠形成領域雛形。

幽冥衛的幽,指的是虛無飄渺,沒有定形,也就是指掌握了領域雛形的冥衛。

正如冥衛長統帥冥衛一樣,幽冥衛則統帥冥衛長。

再往上,則是領域大成的幽冥統帥。

妖族中的妖帥,指的就是領域大成的妖,他們距離大妖也就隻差一步。

這名冥衛長是在收到魔門監察使的密令後,立即動身趕來的。

相比起三千多年前的魔門,如今苟延殘喘的魔門為了生存,也不得不做出許多的改變,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冥衛不再是長老會和教主的直屬統帥的高端力量。而且魔門也設立了監控五洲的監察使,他們有權調動任何一個區域內的幽冥統領及其麾下的冥衛長。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以為這裡隻是萬寶閣的地盤,因此也沒有太過在意。

畢竟法寶鑄造師的情況,玄界都很清楚。

他們與丹師、陣法師一樣,都是不擅戰鬥的類型,就算偶有比較超出規格和常識的武鬥派法寶鑄造師,可一隊冥衛也已經足以應付了。

因此,當他們發現有一艘靈舟從萬寶閣小秘境裡逃脫時,他們這支冥衛隊伍就立即動身追來。

萬寶閣那邊,自有監察使和長老們去應對。

而隨著這一路的追擊,當這名冥衛長發現所有追擊這艘靈舟的修士都被殺死後,他的內心就按捺不住的浮現出一個念頭:屠夫一定就在這艘靈舟上,他甚至有一種抓到大魚的興奮感。

可是此刻,這種興奮感已經徹底沉寂了。

因為他發現,眼前這條可不是什麼任人宰割的大魚,而是一頭能夠反過來將所有人都全部吞噬的巨齒鯊!

冥衛長望了一眼周圍的同伴。

來時十三人,但是此時卻隻剩七人,其中一個還是傷勢非常嚴重,已經無法成為戰力了。

這些人,跟了他三十多年,一直以來他們也都秘密為魔門解決了不少事情,可謂是實戰經驗極為豐富。其中有幾位的實力甚至不在他之下,隻要他明悟了自身的領域方向,形成領域雛形,成為幽冥衛接任這片區域後,這些跟了他許久的人就都可以提拔成新的冥衛長。

可是現在,他們卻是要和自己一起死在這裡了。

想到這裡,冥衛長苦笑一聲:“是我過於貪婪,害了你們。”

“冥衛長。”幾人發出一聲驚呼。

“一會,我全力纏鬥拖住對方,你們立即往反方向逃!”身為冥衛長的中年男子沉聲說道,“她的領域雛形隻是剛剛形成,覆蓋範圍絕對不會超過半徑百米。隻要你們能夠拉開一百米以上的距離,你們就還有一線生機!”

“可是冥衛長!”旁邊一名冥衛突然開口說道,“那你怎麼辦!”

“不用管我。”冥衛長冷聲說道,“魔門有令,凡死戰,門主當士卒,門主卒則護法當士卒,護法卒則長老當士卒!以此類推。……現在我是冥衛長,你們隻是冥衛,則理應由我當士卒!”

“可是……”

“沒什麼可是!”冥衛長一直謹防著葉瑾萱,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沒有趁此機會動手,但他自然也不會立即去招惹對方,他是恨不得能夠彼此僵持,直到他的這些手下能夠順利逃脫,“屠夫在太一穀手上,這條消息你們必須傳遞回去。那麼我的死,也算是有價值了。”

幾名冥衛彼此對視了一眼,沒有再說什麼。

但是他們的眼神,卻已經默認了這個方案。

“我是第一個。”一名冥衛突然開口,聲音艱澀。

“我來當第一個吧。”開口說話的,卻是那名身負重傷的冥衛,“我這條命,也活不了多久了。”

“那我當第二個。”最先開口的那名冥衛再度說道。

“那我當第三……”

“你是第七,老子才是第三。”一名中年冥衛打斷了第三個開口的那名冥衛。

很快,所有的冥衛就已經排序完畢。

那名想當第三個的冥衛,卻是被所有人排擠到了最後。

“你最年輕,潛力最好,魔門需要你。”看著那名年輕的冥衛雙目泛紅,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冥衛長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這是當年門主立下的門規。也正是因為這個門規,所以我們魔門哪怕在這三千年裡不論被怎麼打壓,也始終還有一口氣。……記住了,不要管那些無形劍氣,一定要逃出去。”

所有冥衛相爭的這個排序,竟不是逃出生天者的排序,而是為了同伴爭取生存幾率的死亡排序!

“走!”冥衛長怒吼一聲後,毅然轉身的反衝向葉瑾萱。

黑色的長槍,在這名冥衛長的手上,宛如一條黑色的蛟龍。

可麵對這竟是將空氣都刺穿、勢大力沉的長槍直刺,葉瑾萱依舊神色淡漠,甚至連閃避的念頭都沒有。

“叮——”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