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23. 各自的……破陣

123. 各自的……破陣(1 / 2)



推荐阅读:

劍氣如虹,橫貫長空。

以翻手為雲作為技巧的劍招,配合晝夜的特性,蘇安然每次出劍的威力幾乎都不在神海境巔峰修士的全力一擊之下。

可哪怕如此,蘇安然到現在為止依舊沒能斬殺哪怕一頭僵屍。

不管是蘇安然一劍將這些僵屍的頭顱刺穿,還是將這些僵屍的腦袋打爆,可結果依舊是在很短的時間內,這些僵屍就能夠修複身體重新爬起來再戰。

雖說這些僵屍的實力並不算強,而且也不懂得什麼配合、武技,可是完全不知疲憊,以及隨時都會一擁而上這一點,卻依舊讓蘇安然感到一陣頭大。

蘇安然知道,這裡麵肯定涉及到某種陣法的運轉原理,想要純粹依靠斬殺僵屍來破陣並非不可能,隻是以蘇安然的殺傷力,大概很難做到這一點。

劍修與武修最大的區彆就在於,劍修的殺傷力相對更加集中,對生機的摧毀也更加徹底,是屬於一擊斃命的類型。

而武修,則是以破壞力著稱,他們的武技相比起劍技也更加注重於威力上的提升。

當然,這並不是絕對。

劍修本就是從武修的體係裡脫胎而出,就如同一個硬幣的正反兩麵,到發展途徑達到巔峰的時候,最終也是會殊途同歸:也就是劍修最終也會誕生出破壞力更強的劍技,而武修也會出現殺傷力更強的武技。

但那也是未來的事情。

以眼下蘇安然的實力而言,他沒辦法做到一劍就將這些僵屍徹底大卸八塊的程度。

所以,蘇安然毫無懸念的陷入了苦戰之中。

再度一劍斬落兩具僵屍的頭顱後,蘇安然急忙趁著僵屍們合圍之前,再度退出了包圍圈。

完全不知疲倦的僵屍,並沒有什麼畏懼和後退的概念——這些僵屍平均起碼被蘇安然斬殺了三次以上,可是隔不了多久它們就又會原地複活,顯然這些玩意都是春哥的忠實信徒——所以它們毫不猶豫的再度朝著蘇安然衝了過來。

一邊揮劍阻擋著,一邊後撤拉開距離,蘇安然的臉色已經漸漸變得有些蒼白。

這是體力消耗過大所導致的。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蘇安然還從未有過如此狼狽的時候。

就在蘇安然再度打倒了一隻僵屍之後,之前被蘇安然砍頭的兩隻僵屍中的其中一具,已然再度複活了。

蘇安然的臉色露出有些無奈之色。

隻不過這一次,他的臉色很快就轉為一絲疑惑,然後又變成了欣喜:“原來是這樣!我之前居然沒有發現!”

剛剛才被斬掉頭顱的兩隻僵屍,這一次隻複活了一隻。

另一隻,因為某些意外的緣故,被蘇安然斬殺的時候,它的頭顱滾落得稍微有些遠,已經離開了地麵彌漫著那些黑色霧氣的區域——這一點,也是唯一和之前那些複活了的僵屍有所區彆的地方。

發現了這點,蘇安然自然不會繼續傻乎乎的在黑霧的區域內和這些僵屍交手。

隻見蘇安然隻是幾個起落的功夫,就直接衝散了這些僵屍的陣勢。

然後又是一片劍影縱橫。

這一次,卻不再是翻手為雲,而是改用了群攻的覆手為雨。

隻見漫天劍光宛如灑落的月華,以蘇安然為中心點的向著四麵八方擴散而出,直接就將這些僵屍的首級斬落。

不等這些腦袋落地,蘇安然揮劍一掃,施以劍壓將這些頭顱全部拍飛向遠方。

但聽得一陣“咕咚——咕咚——”的異物落地聲,這些依舊麵帶生前猙獰、畏懼、驚恐、不甘等等諸多神色的腦袋,就已經灑落了一地。而蘇安然身旁的這些僵屍,也因為失去了腦袋而齊齊摔落在地。

地上的黑霧,在這些僵屍的屍體旁不斷的翻滾著、沸騰著,看起來竟有些微的惡心。

隻是,這一次這些僵屍並沒有出現像之前那般,在被黑霧翻滾融合後又再度複活——很顯然,這些黑霧雖然可以修複這些僵屍的傷勢,但那也是需要一定的前置條件:例如僵屍必須死在這些黑霧的範圍內。而一旦僵屍死亡的時候,它們身體所缺乏的部分不在黑霧的範圍內,那麼它們無限複活的特性顯然就不再有效。

黑霧如此翻滾了一小會後,蘇安然就發現這些黑霧竟是開始漸漸變得稀薄。

而僵屍的身體上,卻反而是開始凝聚出類似靈石一樣的東西。

隻不過相比起之前蘇安然從韓英手上拿到的那些靈石,這些從僵屍身上凝聚出來的靈石卻是黑色的,宛如黑曜石。

蘇安然俯身拾起一塊。

與靈石裡那種蘊含著純天然的靈氣不同。

這些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石塊裡,蘊含著的是一種帶有邪獰狂亂的氣息,就好像是與靈石天然處於首尾兩端的對立物。

十一具僵屍,都各凝聚了一塊這樣的黑曜石。

但是品質上卻是有好有壞。

好幾具被蘇安然殺死的次數比較多的,它們凝聚出來的黑曜石品質就比較差,不僅色澤略顯黯淡,甚至氣息也不太穩定。而那些被蘇安然殺死次數比較少的,凝聚出來的黑曜石色澤就顯得幽黯一些,隱隱帶有一種類似寶石一樣的光澤,隻不過這光澤並不太明亮。

蘇安然雖然不知道這些東西是什麼,不過既然是打怪掉落的玩意,總歸應該不會是垃圾,所以還是把這些全部都收了起來。

隨著僵屍的死亡,以及黑霧的凝聚化為黑曜石後,很快周圍彌漫著的黑霧就徹底消失了。

天色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依舊顯得有些昏暗,但是蘇安然卻還是敏銳的感覺到,氣氛有了比較微妙的變化。

在之前,那些僵屍莫名其妙出現的時候,周圍有一種非常明顯的陰冷氣息。而等到那些僵屍出現後,周圍環境的陰氣和死氣就變得更重了。

但是現在,卻是有了一種空氣變得清新的微爽感。

蘇安然現在已經可以確定了,自己絕對是陷入了某個陣法裡。

而且這個陣法的自然轉化,並沒有蜃妖死亡所化的幻象神海秘境那般精湛,那是真正的讓人渾然不覺就已中招。而眼下這個類似於古戰場的陣法,它每一次被激活和開始運轉的時候,周圍的氛圍都會產生非常明顯的變化,這就很容易人有所防備了。

“剛才的僵屍,具有非常強烈的攻擊性,應該就是殺陣的效果。”蘇安然默默的計算著,“現在看來,這個結合了殺陣、困陣、幻陣的大陣才是真正的天地人三才大陣了。……隻是,我應該要如何破陣呢?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跟殷琪琪等人合作。”

突然的傳送以及分隔,讓蘇安然感到有些微的不習慣之外,同時還有一抹擔心。

之前黃梓曾提到過的存活任務,讓蘇安然對此印象深刻。

他並不想和殷琪琪、力士、韓英等人為敵。

除了部分原因是因為這一天的相處還算比較愉快外,另一個原因則是這三人都是他已經發展出來的第二批顧客,蘇安然可不想這麼快就做出殺雞取卵的事。

最終,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的蘇安然,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唉,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也不知道他們幾人的情況如何。”

……

此時,在這片同樣赤色的大地上,力士神色冷漠的撇了撇嘴。

在他身後,是一灘灘如同爛泥一樣的東西。

黑色的霧氣在這些爛泥上不斷的翻滾著、彙聚著,可卻始終無法讓這些爛泥再度修複,就好像有一股獨特的力量正在隔絕了這些黑霧的凝聚,同時還在不斷的消耗著這些黑霧的力量。

“有點意思。”靜靜的觀看著黑霧不斷翻滾沸騰的情況,力士的嘴角終於微翹,“這個世界對於力量的運用非常粗劣,但是在技巧這方麵倒是發展出了不少的花樣。……如果能夠獲得這種利用死煞來對傀屍進行修複的手段,老鬼肯定願意出大代價來收購的。嘿。”

如此說著的時候,力士卻沒有再繼續觀察。

他伸手掄起重錘,然後就再度往一灘離自己最近的爛泥砸落。

頓時,伴隨著大地的一陣震動,這攤爛泥在重錘的轟擊下,直接炸裂開來,連帶著那些纏繞在上麵的煞氣一起化作了四散飛濺的泥漿。

然後,力士又依法炮製了另外十來團爛泥,徹底杜絕了這些傀屍的複活可能性。

做完這一切後,力士才重新扛起戰錘,開始打量起剛才那些傀屍爬出來的地方。

“這些傀屍沒有神智,也不懂得任何武技,單純的力量也就和聚氣境九層差不了多少……我記得老鬼好像是說,這個級彆的傀屍是鐵屍。”力士皺著眉頭苦苦思索著,“如果附近沒有操縱者的話,鐵屍除了皮糙肉厚一些,基本不存在任何危險性。……看剛才那些鐵屍的情況,顯然是沒有操縱者在,隻是單純憑借本能在戰鬥。”

如此猜想著,力士卻是已經走到了那些鐵屍爬出來的坑洞邊。

坑洞深邃幽暗,站在旁邊的力士並沒有出現他預料中那種可以直視洞底的情況。

“看來這些僵屍爬出來的地方,應該是有著什麼秘密吧?”力士沉吟片刻,然後才失笑一聲,“嘿,想那麼多乾什麼。這本就不符合我的性格和習慣,反正這次也隻是一個小小的測試,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沒有絲毫的遲疑,力士當即縱身一跳,直接就跳到了坑洞之中。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