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全村的希望(1 / 2)



推荐阅读:

四人小隊還在繼續前進,甬道有些出乎意料的長。

蘇安然已經沒有心思繼續去觀賞壁畫的內容了。

隻有殷琪琪和韓英,還在試圖努力從這些壁畫上尋找什麼線索。

蘇安然直接打了個哈欠。

他估摸著自己等人應該走了差不多有半個小時了,壁畫上的內容也轉入了第三次故事劇情,但是蘇安然隻是看了一眼開頭就已經沒有興趣繼續了。

因為凰女還是和前麵兩個故事一樣,領著“人類”就上去和“異族”剛正麵。

當然前兩個故事裡,中途也有描述一些看起來似乎很危險的劇情,例如凰女被人圍攻啦,凰女被異族抓到啦,但是最終結果還是凰女一次又一次的逃脫離開,然後跟人族的隊伍彙合到一起,完成了對異族的攻擊。

當然,隨著“故事”的進展,凰女和這些人類也不是全無收獲的。

第一個故事結束時,他們獲得了部分異族的兵器,可能還有一些功法之類的。

因為在第二個故事裡,蘇安然就看到有部分人類已經能夠發出一些威力強大的招式,也開始有了能夠一個人打好幾個異族的強者。這些強者有十三個,其中有男有女,他們都團結的圍繞在凰女的身邊,成為了人族這邊僅次於凰女的最強戰力。

不過凰女還是特殊的,因為她不需要任何兵器,舉手投足就能發出許多看起來像是術法一樣的東西,打得那些異族鬼哭狼嚎、丟盔棄甲——反正中心思想就隻有一個,那就是凰女天下無敵,她是全人類的希望,異族都是土雞瓦狗。

就這麼看了二十來分鐘的內容,蘇安然當然覺得相當無聊。

而第三個故事……

蘇安然又瞄了一眼。

很好,現在的故事劇情,發展到凰女帶領十三護法陷入包圍,然後這個女人升空了,還全身都開始冒火,顯然是又準備開始大殺特殺了——和前麵兩個故事唯一的區彆,就是這一次她終於不是自己一個人被圍毆了,而是帶著手下一起被圍毆,同時還會冒火。

但是蘇安然覺得,這個凰女怕是把自己當成女超人了。

他覺得,怕是作者都不敢這麼寫。

如此又行走了約莫十來分鐘,蘇安然等人在甬道上起碼都走了五十分鐘以上了——以蘇安然等人的腳力來說,這個時間起碼可以走出十公裡遠了。

而這還是顧慮到殷琪琪和韓英兩人是邊走邊研究壁畫的緣故,否則的話恐怕還要再翻接近一倍以上的距離。

不過蘇安然也漸漸發現,甬道兩側的壁畫開始出現掉漆、風化、腐蝕等現象。

很多畫麵都開始出現了殘缺,不過鑒於前兩個——或者說三個——故事的情況,哪怕這些畫麵有所卻是,但是基本上還是能夠還原整個故事的梗概。畢竟繪製這些壁畫的那個作者,顯然就沒什麼想象力,完全不懂得什麼叫藝術加工,什麼叫讓故事變得跌宕起伏。

“出口。”

突然,除了最開始有過發言,後期一直都在保持沉默的力士開口了。

這個聲音,很快就吸引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眾人的注意力這會才被吸引過來。

果然在前方約莫數百米遠的地方有一個出口。

沒有什麼明亮的光芒,相反光華依舊顯得有些微的黯淡,但考慮到這裡是一個墓穴,所以有這種情況倒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因此幾人向著出口走去的速度,也不由得加快了一些。

再往前數十米後,眾人就察覺到從洞口吹來的風裡有很明顯的濕潤氣息。

這代表甬道的出口是在一處水源相當豐富的地方。

但是濕氣對於壁畫的破壞力,也同樣是可想而知的。

蘇安然就看到,從這個距離開始,甬道兩處的壁畫都開始出現了大量的脫落跡象,導致壁畫故事出現了很大的殘缺。以至於到接近洞口的幾十米時,所有的壁畫全部都被毀於一旦了。

“可惜了。”韓英發出一聲歎息,“沒能看到結尾。”

蘇安然一臉驚為天人。

整個壁畫一共就那麼幾個故事,可從頭到尾內容都沒有任何區彆:揭竿而起、打退異族、遭遇埋伏、突圍而出,反敗為勝。同樣的故事看一次會有趣,看兩次也會覺得還能接受,可看三次、四次……蘇安然很難理解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精神。

你要說有趣的,那多看幾次還能夠理解。

可問題是,壁畫上的內容一點也不有趣啊。

殷琪琪沒有理會正在發出感歎的韓英,她覺得對方的智商有點低。

就好比,殷琪琪看壁畫時,是在了解壁畫是否隱藏有什麼線索——她就能夠觀察到壁畫的一些細微不同之處。

例如第一個和第三個故事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唯一的區彆僅僅在於遭遇埋伏時,第一個壁畫故事裡是凰女獨自一人突圍而出,但是第三個壁畫則變成了她率眾一起突圍而出——這也是正常人所能夠觀察到的不同之處,例如韓英、蘇安然。

可是殷琪琪卻是發現,第一個壁畫的主題是兵器,而第三個壁畫故事的主題則變成了火焰。

至於第二個壁畫的故事,更多是在描述凰女與追隨她的十三名乾將,主題則顯然是人和,寓意為厚土——這裡在殷琪琪看來,隱藏的含義有兩個,一個是往八卦靠攏,則理解為坤;另一個則是往五行靠攏,則理解為土。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