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凰女之說(1 / 2)



推荐阅读:

“哢噠——”

奇怪的聲音突然響起。

這個時候,四個人才發現房間內的石壁倒計時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結束了。

這聲輕響既是在提醒眾人倒計時已經結束,同時也代表著,真正的第二階段開始了。

大概不到二十平的房間內,之前有著倒計時的那堵石牆突然轟然倒塌,顯露出一條深邃幽暗的甬道。

四人彼此麵麵相覷。

“我打頭陣。”沒有太多的多餘,力士突然開口說了一句,然後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蘇安然,就提起重錘就走入這條甬道。

幾乎就在力士踏入甬道的瞬間,整條甬道就像是被開啟了某種機關,一道充滿靈氣波動氣息的流光,在甬道的上端亮起,讓整條甬道都變得明亮起來。這個時候,蘇安然等人才能夠看到,原來整條甬道的兩側都畫著以戰鬥為主題的壁畫。

那是一名披著紅色鬥篷的女子,正率領著一群手持長矛之類武器的人,正在和一群同樣拿著武器的人戰鬥。

壁畫裡彰顯的內容,都充滿表明戰鬥雙方的社會進度相當原始: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他們都**著上半身,下半身用類似於蘆葦、蒲樹葉等等之類的東西圍繞起來,隻做一個簡單的遮掩而已。手中的兵器,看起來也像是普通木棍,頂多就是在前麵多綁了一塊打磨過的石頭之類的東西。

在蘇安然看來,這些人稱隻為原始人都不為過。

“這些應該是描述第一紀元時期故事的壁畫吧?”旁邊的韓英,突然一臉興奮的說道。

“不像。”殷琪琪搖頭,但臉色也不太敢確定。

“不是玄界的任何紀元。”蘇安然淡淡的說道,“這是這個世界所獨有的一段發展曆史。”

關於第一紀元的事,蘇安然在太一穀的時候,也有聽人提起過。

那是一個靈氣爆發的大時代,修士舉手投足就可以碎山斷海,一些海島在戰鬥中被直接打到湮滅都是屢見不鮮的事。但不管是第一紀元的中期還是晚期,都沒有出現如此原始的情況——至於早期的情況,沒有人說得清楚。

因為到目前為止,修道界發掘出來的有記錄關於第一紀元時期的典籍,基本都是從中期開始。或者說,是從開始懂得記錄的重要性開始,更早前的情況,往往都隻有語焉不詳的那麼一、兩句話而已——因此修道界才把從誕生文字和記錄開始的這個時段,稱為第一紀元中期,在此之前的則是早期。

至於第一紀元後期,最明顯的標誌現象,就是靈氣開始逐漸枯竭了。

據說那時候的文字記錄,基本都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絕望。

但是對於像黃梓、蘇安然這樣經過偉大的天朝教育係統出來的人而言,他們卻是一致認為,第一紀元雖然結果很糟糕,可是卻為後世的修道界發展奠定了非常重要的三項基礎原則。

一是形成兵器概念。

二是不要竭澤而漁。

三是奠定宗門基礎。

所以從這些情況來推論,蘇安然自然敢於大膽的說出甬道上的壁畫與玄界沒有任何關係,畢竟兵器概念的形成,已經是第一紀元中後期的事了,但是這甬道上的壁畫所描述的內容,明顯是要比玄界第一紀元中期更早的事。

當然,還有一點是,蘇安然很清楚無限流的本質是什麼。

可是這個世界上的修士,卻顯然並不懂玄界與萬界的區彆。他們更多的時候,都認為萬界其實就是玄界第一、第二紀元末法大劫時,世界破滅後遺留下來的各種殘缺秘境。

“你如何能夠肯定?”韓英眉頭微皺,似乎相當的不服氣,“我……”

但是蘇安然,卻完全沒有和他繼續BB的打算。

“你走中間。”

“誒?好,好的。”殷琪琪有些懵逼,不過還是點了點頭,然後走進甬道。

這個時候,力士已經和眾人拉開了起碼超過十米以上的距離。

正如他自己所說的,他對於陣法破解之類的事情並不擅長,同樣自然也對這類壁畫曆史不敢興趣。所以他說了由他打頭陣,那麼在確定甬道內不會有任何危險後,他自然也不會有所停留,因為在他看來,去了解壁畫曆史,甚至去破解那些讓他感到頭暈的陣法之類的事情,是身後那幾位要做的事。

殷琪琪快步跟在力士的身後,不過目光卻還是在甬道兩側的壁畫上觀看著。

她發現,兩側的壁畫似乎都是一樣的,不管是描繪的細節,還是上色,甚至就連刻畫的位置,仿佛都像是經過丈量一般。

當然,不止殷琪琪發現了,蘇安然同樣也發現了這一點。

他不知道繪製甬道裡這兩側壁畫的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不過一個仙俠世界,世界法則的發展方向本就與地球截然不同,因此倒也沒什麼可以思索的,他隻能當成這是用莫大的神通法力製作出來的。

“這個女人,可能就是凰女。”走在中間的殷琪琪突然開口說道。

“凰女?”開口說話的,是走在最前方的力士。

殷琪琪似乎有些懼怕這個人,此時聽到他的問話,不由得開口回答道:“就是我們這次進入這個世界說,那個神秘聲音曾說提及過的曆史背景。這裡是古凰墓穴,葬的是曾帶領人族從異族手中搶回生存棲息之所的凰女。”

“異族?”蘇安然有些訝異,然後又看了一眼兩側的壁畫。

或許是因為殷琪琪這話的提醒,蘇安然很快就發現了壁畫上被稱為“異族”之人與凰女所率領的那些人族的區彆:兵器。

從壁畫上看,在凰女率領下的那些人族,手中的武器顯得相當的原始,基本和蘇安然所知道的“石器時代”情況差不多。但是那些被稱為“異族”的人,他們手中的兵器看起來似乎與這些人族差不多,但是實際上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可以發現這些異族手中的兵器要比人族精細許多。

在壁畫裡,這或許就是想要表達出“質量更好”的意思。

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人族的斧頭、長矛等之類的武器基本都是木頭捆綁著打磨得尖銳的石頭。但異族的這類兵器,卻並沒有代表著捆綁的“繩索”標記,看起來更像是一體的形態。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