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逃脫(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一臉無奈的坐在地上玩著拚圖。

拚圖的素材不是彆的,正是之前被他打碎的棺蓋。

起因是蘇安然在無意中踢到一塊棺蓋的碎片,把它給踢到燈火區域裡,發現這玩意上麵有圖案之後,他才意識到,棺蓋上可能會有線索?

於是,他隻好跑回石棺附近,摸索著把所有的棺蓋碎片都給撿回來,然後玩起了拚圖遊戲。

可是不管他如何拚湊,卻是發現這個棺蓋似乎都無法拚完整。

蘇安然猜測,可能是之前自己出拳的時候用力太猛,把一部分棺蓋碎片給打成了原子形態?

這個石棺棺蓋上麵的確是繪製了一些或許可以稱之為線索的東西。

棺蓋的最底端,是一道綠色的描邊,並且上下分布了六片葉子。而在這道描邊的最中間,是一顆有著三道紅色波紋的白蛋,顯然是象征著壁畫上那顆看起來像是會呼吸、會跳動著的白色大鳥蛋。

這一點,讓蘇安然確信了一點。

那就是那副畫著鳥蛋的壁畫,應該就是這個墓室裡那八副壁畫主題的開始。

從鳥蛋往上的部分,略微有所殘缺,但是依稀還是能夠看到,有一隻展翅的飛鳥,隻是色澤卻並不是鮮紅色,而是一種暗紅色,看起來有點像是乾涸凝固了的血液一樣。

這兩個圖案,占據了棺蓋的一小半內容。

蘇安然記得,在地球的時候,石棺曆史的時間跨度相當的長,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一萬多年前,結束於秦漢時期,之後才開始轉為使用更具有地位象征的青銅棺。但不管是青銅棺還是石棺,都很少出現繪畫,尤其是漢初才開始出現的青銅棺,想要在上麵進行圖案的繪製就更為困難了。

石棺還可以繪畫——雖然很容易掉漆,但是青銅棺就是真的困難了。

不過雖然很少,卻並不代表沒有。

蘇安然就記得,曾有過一口青銅棺,上麵就繪刻了足足五十三種圖案——當然,古代人所認為的圖案和現代人肯定是不一樣的,因為他們覺得在上麵畫一隻蜘蛛,或者寥寥幾筆畫出一座山,都是一種圖案。

不過不管是青銅棺還是石棺,都不是一般人能夠使用的——這兩種棺材,在古代都具有非常高的地位象征意義。

雖說在仙俠世界裡,這種來自地球的常識並不一定適用,但是起碼具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這個石棺棺蓋上繪製的圖案,顯然是一種表彰和歌頌——在終亡安息之所,描述死者生前功績。

然後蘇安然就抓狂了。

因為棺蓋從飛鳥展翅的這一部份開始,就顯得支離破碎,那都是被蘇安然暴力摧毀的關鍵內容!

哪怕就算是勉強拚湊起來,他也需要連蒙帶猜,才能勉強看出一部分內容:大概是在表彰這隻鳥人曾帶領族群奮起反抗,擊敗了某些足以毀滅他們族群的敵人。但是關於這隻鳥人到底是怎麼從飛鳥變成鳥人的部分,棺蓋上卻沒有明確的記錄。

不過蘇安然已經知道,這八副壁畫裡必然有一副就是這部分關鍵內容。

蘇安然已經可以確定這個墓室裡四副機關壁畫裡的第一和第二的順序了。

那麼剩下的,就是最後兩幅壁畫裡,哪一個是第三,哪一個是第四了。

蘇安然的目光,望向了他還沒有知道結果的最後兩副壁畫。

片刻後,他的目光又重新落回到棺蓋上,並且開始在兩副壁畫和棺蓋上來回移動著。

然後很快的,他的目光就開始變得明亮起來:“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果然還是要遵照基本邏輯的!……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

就在蘇安然破解了墓室機關的時候。

在一個麵積空曠、環境幽暗的石室裡,彙聚了十一個年齡不一、修為不一的修士。

既有聚氣境六層的少年,也有神海境四重天的中年男子,甚至還有雙目如火炬般明亮的年輕人。

這十一個人彼此分立,並沒有聚攏到一起,而且每一個人望向其他人的目光都充滿了警惕與戒備。尤其是那些聚氣境的修士,他們不僅修為最低,而且還是在場的修士裡人數最少的——隻有三個,所以自然是安全感最低的群體。

而在場十一個人裡,基數最大的則是神海境的階層。

足足有六人。

而且基本上都是神海境三重天或者四重天的修為。

這六個人分坐在不同的位置,雖然依舊保持著一定的戒備,但是卻並不像聚氣境的修士那樣感到不安。其中兩位甚至還饒有興趣的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似乎正在尋找著什麼。

不過也正是因為其他人如此表現,反倒是讓場內的僅剩的另外兩人顯得相當的突出。

這兩個人,一個哪怕是在這昏暗的環境下,也有一雙如同火炬般明亮雙眸的年輕人。

他的目光不斷在其他人身上掃視而過,可每一位被他望到的人,都會不由自主的感到自己仿佛是被獵人盯上的獵物,有一種莫名的心悸恐慌感。其中表現得最為明顯的,就是那三名聚氣境的修士,他們甚至有一種想要尖叫的巨大恐懼感。

唯一例外的,則是另一名年紀約莫在三十歲上下、身材豐腴的女子。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