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壁畫(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此刻的心情,有點複雜。

入目所及之處,是一片漆黑。

空氣略顯沉悶和渾濁。

當然,這兩點並不是重點。

真正的重點是,蘇安然發現自己又沒辦法轉身了,而且左右手隻是稍微一動,就已經觸碰到邊界。同樣的,甚至隻是微微抬手,都能夠摸到阻礙他伸手的障礙物。

這特麼的又是一口棺材!

隻不過和上一次相比,這一次的材質明顯升級了。

上一次的時候,蘇安然是躺在一口木棺材裡。

而這一次,他發現自己躺著的這口棺材,是石製的。

一口石棺。

蘇安然都已經開始懷疑了,這個無限流係統是不是和自己有仇?

還是說就那麼不待見自己這種偷渡者?

他也沒聽說過自己的五師姐進入的時候每次都是在棺材裡出現啊,怎麼輪到自己的時候,就總是在棺材裡呢?

唯一讓他感到慶幸的,則是自己這一次並沒有被埋在土裡,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蘇安然的神識已經探知出去,他發現自己似乎又是處於一個類似於墓穴一樣的地方,隻不過這個墓穴似乎並不流行土葬,所以他才沒有被埋進土裡。

蘇安然輕輕的敲了敲石棺的棺蓋,然後猛然一用力,一拳就擊破了石棺的棺蓋。

隻是,預想中的那種直接將棺蓋砸得四分五裂的畫麵並沒有出現。

蘇安然這一拳,隻是將棺蓋打出了一個缺口,讓自己的手能夠伸出去而已。

“咳,還挺硬的啊。”

他收回自己的右手,然後透過棺蓋上的缺口打量了一下。

房間內似乎有光火,隻是並不怎麼明亮的樣子,蘇安然推測這可能是油燈一類的東西在照明。

這一次,他沒有太多的審視,而是開始頻頻出手,直接將石棺的棺蓋給砸碎,然後從棺材裡爬了出來。

當蘇安然從棺材裡坐起來,他才終於能夠真正的看清整個墓室。

這是一個麵積並不算小的墓室。

石棺就被擺在了正中間的位置,麵積大概有一百平米左右——蘇安然的神識感知範圍是半徑三十米,他將自己的神識徹底蔓延出去後,前後左右都完全無法探索到邊緣,目測看起來還有一段距離,所以他隻能推測這個正方形一般的房間麵積是在一百平左右。

而在房間的四個角落,也就是牆壁的夾角處,各有一個燈盞,墓室內昏暗的光線,正是從這四個角落散發出來。

但是也正是因為燈盞是位於四個角落,所以能夠照亮的區域也相當有限。

蘇安然仔細的觀察了一下,他發現這些油燈的光線照射區域大概是在半徑三十米左右,如此一來每兩盞油燈之間便有二十米的黑暗區域,而他所在的這個位於房間正中間的石棺,也恰好是處於一片黑暗區域裡。

“設計這個房間的人,絕對是個強迫症患者。”蘇安然環視了一圈後,撇了撇嘴。

他已經發現,整個房間的布局都充滿了一種被強迫症患者刻意安排過的對稱:正方形的房間,位於正中的石棺,位於四個角落裡的燈盞,一樣的照明區域、一樣的黑暗區域。

蘇安然翻身從石棺裡跳了出來——石棺被安置在一個平台上,離地大概兩米的高度。

通過神識的感知判斷,蘇安然很快就來到其中一個角落。

他看到燈盞位於離地大概五米的位置,屬於一般人根本就夠不著的地方。不過有意思的是,燈盞的造型看起來有點像是張開的鳥喙,火光正是從裡麵被點燃的。

而在這個燈火照明的區域內,能夠清楚的看到兩側牆壁上的壁畫。

左邊那副,描繪著一片看起來像是綠色的草原,天上有著三隻不知是什麼品種的飛鳥,正在和一隻赤紅色的飛鳥爭鬥著。另外還有四隻飛鳥正從空中掉落,似乎是這場戰鬥的犧牲者。

赤紅色的飛鳥,體型比起其他的飛鳥要大一些,而且它的鳥喙也更加的尖銳,撲扇著的翅膀更是給人一種猶如金屬般的感覺;其他的飛鳥,體型則要小了一圈以上,它們的鳥喙並沒有紅鳥那麼尖銳,可是它們露出的鳥喙裡卻是能夠看到密密麻麻的尖銳牙齒,顯得格外的猙獰。

這副壁畫沒來由的給蘇安然一種感覺,似乎紅鳥身上的紅色,是它自身的鮮血。

不過由於照明的區域有限,所以蘇安然能夠看到的,似乎隻有三分之一多一點的內容。

右邊的那副壁畫,則能夠明顯的看得出來,是左邊這副壁畫的延伸內容。

依舊是那副綠色的草原,但是天空中的飛鳥卻隻剩下一隻,另外兩隻已經從空中掉落,而原本在左邊那副壁畫裡落下的四隻飛鳥,則已經落在了草原上,上麵有一小片綠色的草原被塗抹成了紅色。

空中,隻剩最後來兩隻飛鳥在戰鬥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