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07. 前人砍樹,後人……暴斃

107. 前人砍樹,後人……暴斃(1 / 2)



推荐阅读:

天元秘境的開放,全稱是天元試練。

整個試練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所有參加的修士進入天元秘境,然後去完成一係列的任務。當然在此期間,修士在天元秘境裡的一切收獲都歸個人所有——當然,前提是完成所有任務。

據說,最開始的時候,萬事樓並沒有這條規則,隻是隨著很多修士開始隻專注於在天元秘境裡尋找收獲,不去完成那些任務之後,萬事樓才改了規矩。

一般來說,任務都會有三個,最後一個往往難度最大。

所以也並非強製必須完成,隻不過最終收獲與你的任務完成度有關——完成三個任務,在秘境裡的所有收獲歸你個人擁有;隻完成兩個,那麼就隻能拿取一半的收獲;若是隻完成一個,那就隻能獲得三分之一的收獲,而且這一部分還必須得萬事樓挑完後剩下的那三分之一,才歸你個人所有。

至於一個任務也沒完成的?

那不好意思,你就是給萬事樓打工。

之後的第二部分,隻有那些完成了三個任務的修士,才有資格參與。

這一部分的試練內容,就簡單很多了。

就是純粹的擂台性質比武。

至於具體的比武規則,則視最終完成所有任務的修士人數再做安排。

但不管怎麼說,想要去參加天元試練,則必須是通竅境第二重以上的修為。

當然,超過通竅境的修士,也不能參加天元試練,因為萬事樓針對天元試練所進行的榜單排序,是新銳榜,或者說潛力榜。蘊靈境以上的修士,都已經有資格進入人榜了,自然不在此行列之中。

十年一開的天元試練,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都是一次機緣。

但是對於蘇安然而言,就不算是天大的機緣了。

至少,他已經可以肯定,如果他去參加天元試練,多半是要被許多人針對的。

……

“不是多半,是肯定。”黃梓淡淡的說道,“你九師姐一百多年前惹出來的亂子,倒是天元秘境封閉了一百年。二十年前才重新開啟,到現在也不過才經曆了兩屆而已,修道界可不是一個善忘的世界。”

“因為足夠長命嗎?”

“差不多。”黃梓聳了聳肩,“本命境之前還好說,那是真正的過眼雲煙。……你可有想過,為什麼本命境之後,那些修士哪怕是有什麼矛盾,也很少會進入真正的火拚階段。而如果一旦真的下殺手,就必然是你死我活的局麵?”

蘇安然搖了搖頭。

“本命境,如果真的到了你死我活的局麵,可是你又殺不死對方,那麼你就會多了一個在未來至少兩百年的時間裡,一定會想方設法給你下絆子、找麻煩的對手。”黃梓淡淡的說道,“而如果是凝魂境,那恭喜你,這個時間會延長到一千年。”

蘇安然一臉目瞪口呆:“有過很多實例?”

“拿最近的來說吧。”黃梓想了想,然後開口說道,“你二師姐花了大概兩百年的時間,終於把經常給她找麻煩的一位天刀門真傳弟子給打死了。然後那群想不開的蠢貨,因為找不到你二師姐,跑去找你三師姐的麻煩,結果被你三師姐用‘王之財寶’來了次一鍋踹。”

“我沒記錯的話,天刀門好像是……十九宗之一吧?”

黃梓點頭。

“也就是說,如果我想去天元秘境的話,天刀門一定不會放過我?”

“你三師姐那次,把東方世家的人也給誤傷了。”

蘇安然抬起手掌:“行了,不用說了。”

黃梓聳了聳肩,果然沒有繼續再說。

但是蘇安然眼珠子轉了轉後,卻是突然開口說道:“你不想讓我去參加天元試練,除了一部分原因是在擔心我會受到針對,而且以我的實力也很難保全自己之外,另一個原因,是你不想讓我和萬事樓的人有所接觸吧?”

黃梓一愣,顯然是沒有預料到蘇安然會這麼敏感。

或者說敏銳。

看著這樣的蘇安然,黃梓突然回想了一下這近一年來的接觸,他突然發現蘇安然其實頭腦非常的靈活,尤其是他的思路非常敏捷和充滿跳躍性,觀察能力也非常突出,總是可以在一瞬間就發現很多線索,並且從這些線索裡推斷出最接近事實的真相,從某種方麵上來說,蘇安然的悟性算是相當的驚人。

但是很可惜的是,他的悟性並不是表現在功法的修煉上,而是邏輯性。

似乎,從地球穿越過來的人,悟性表現方式都與這個世界的人有所不同?

黃梓想了想自己的情況。

不知道為什麼黃梓突然陷入沉默,蘇安然卻是開口說道:“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啊。”

“唉。”黃梓終於歎了口氣,然後倒了兩杯水,一杯給了蘇安然,一杯是他自己的,“萬事樓最早的時候,並不叫萬事樓。”

“那叫什麼?”

“萬事屋。”

“噗——”蘇安然把喝進嘴裡的水,全當著黃梓的麵噴了出去。

但是很遺憾,那種把人噴得滿臉都是的畫麵並未出現。

所有的茶水都化作了一粒粒的小水珠,就這麼懸浮在黃梓的麵前。

蘇安然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都忘了自己剛才是為什麼把茶水噴出來了。

他隻能感歎,這真不愧是一個違反常識的仙俠世界,恐怕就算是奇幻世界裡的魔法師,都沒辦法做到這一幕了。

然後,這些水珠微微動了一下,似乎是黃梓控製著水珠要把它們甩出去。

不過就在蘇安然以為黃梓會把這些水珠都甩出去的時候,黃梓卻是控製著這些水珠甩回到蘇安然的臉上,將蘇安然給淋了個兜頭兜臉,而且還特彆的集中在他的臉上,連頭發都沒有弄濕一點。

“你這人,真的過分。”蘇安然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茶水。

“你把茶水噴出來就不過分了?”黃梓撇嘴。

蘇安然決定不在這件事上繼續和黃梓爭論,於是一邊擦著臉,一邊開口問道:“後來呢?為什麼叫萬事樓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