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解決(1 / 2)



推荐阅读:

十四道煞劍氣隻是將許家老祖釘死在地上,但是並沒有釘住他的關節,或者斬斷他的筋腱。

所以這名許家老祖還在掙紮著伸出左手,試圖握住那柄血紅色的長槍。

一隻靴子踩在了長槍的槍柄上,然後輕輕往後一滑,長槍就稍微後移了一點。

可就這麼一點,卻徹底成了許家老祖永遠無法跨越的天塹。

不管他如何掙紮用力,距離這柄長槍終究還是差了一寸的距離。

終於,許家老祖放棄了掙紮。

他緩緩的抬起頭,望著佇立在自己麵前的蘇安然。

蘇安然同樣也在低頭凝視著許家老祖。

在蘇安然的眼裡,這位之前還是一副少年郎相貌的許家老祖,正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迅速老化。

先是臉上開始逐漸浮現出皺紋,緊接著就是皮膚失去水分與光澤,烏黑的頭發也開始變白,然後脫落,變得稀疏。

不過隻是一眨眼的功夫。

許家老祖就已經恢複成最開始的時候,蘇安然見到時的那副模樣。

甚至比之還要更慘。

之前那種返老還童般的神仙手段,並非沒有代價的。

蘇安然能夠感受得到,許家老祖的生命力已經快要熄滅了——不單單是屠夫正在不斷的消耗他的生命力,還有他此刻的生命力與恢複少年時期之前的他相比,有著非常明顯的缺失感。

這種返老還童的神仙手段,似乎是以透支生命力作為代價的。

“還有什麼遺言嗎?”蘇安然居高臨下的問道。

“嗬。”許家老祖慘然一笑,他望著蘇安然的目光充滿了怨毒,“你遲早會和我一樣的。”

“這就不牢你費心了。”蘇安然淡淡的說道,“對了,最後再問你一聲,秘庫在哪?”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我可以留你許家一點火種。”蘇安然突然開口說道,“而且你們許家的功法都可以給他留一套。”

聽到蘇安然這話,幾乎已經油燈枯竭的許家老祖,雙眼一亮,回光返照般的迸發出驚人的氣息。

但是蘇安然知道,這是對方最後的生命之火了。

“你如何作保!”

“你沒得選擇,隻能信任我。”蘇安然淡淡的說道,“彆浪費時間了,要麼你告訴我,我現在還可以給你做點偽裝,讓你們許家的後裔有足夠的時間躲藏。要麼,我自己去尋找,但是之後你們許家的事就和我無關了。”

“好!”許家老祖拚儘最後的力氣,然後開口說道,“我告訴你!”

聽著許家老祖這最後的遺言,蘇安然的內心卻是感到相當的諷刺。

在許家高層甚至是他這位許家老祖還沒死之前,整個許家弟子都被當成了可以犧牲的消耗品,似乎這些弟子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隻是許家這個龐然大物身上的擋板而已。

可是當許家一眾高層,以及這位被當成是許家底蘊象征的許家老祖也死了之後,那些被當成消耗品的許家子弟,卻反而成了這位許家老祖最後的牽掛。

這難道不是一個諷刺嗎?

蘇安然可笑的搖了搖頭。

不過,他並沒有打算違背承諾。

“你們有一刻鐘的時間去整理東西,然後自己想辦法離開吧。”蘇安然轉過頭,望著周圍那些臉上還掛著難以置信神色的許家子弟,然後沉聲說道,“記住,你們能帶走的許家功法,隻有那些手抄本而已。所有的原本都不允許帶走,如果有誰想嘗試一下,我當然也很歡迎。”

聽到蘇安然這震雷般的聲音,這些許家子弟才終於回過神來,準備一哄而散。

“對了。”蘇安然再度開口,讓這些許家子弟都嚇了一跳,“許青是誰?過來。”

周圍的許家弟子,都沒有任何動靜。

蘇安然望著這些許家子弟,抬手喚出十四道煞劍氣。

“許青……你彆害死我們!”終於,有一名許家弟子承受不了壓力,將一名許家弟子給推了出來。

這是一名長得有些眉清目秀的少年。

他的年紀不大,約莫十四、五歲的樣子。

但是與周圍那些許家子弟臉上帶著的畏懼之色不同,這名少年的眼裡卻是充滿了仇恨。

毫不掩飾的仇恨。

“許青留下,你們其他人可以滾了。”

隨著蘇安然的話語落下,一眾許家弟子作鳥獸散。

這個許青,就是許家老祖指名要留下的許家血脈。

從少年五官的輪廓上來看,他和許家老祖倒是有著相當大的相似程度,這讓蘇安然有些明白為什麼要留下這個許青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