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殺!(1 / 2)



推荐阅读:

“夠了!”一聲怒喝,止住了蘇安然的誅心之語。

蘇安然循著聲音望去。

隻見一名身材中等,但卻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威嚴感的中年男子正快步走來。

在他的身邊,跟著六、七名年紀不一的男子。

這些人,小的大概二十六七歲,比蘇安然大不了幾歲;而年紀大的,卻有三、四十歲,比起居中那名中年男子,看起來麵相甚至要蒼老一些。

毫無疑問,這些人應該就是許家的高層,或者說長老了。

他們一開始的想法,確實如果蘇安然所預料的那般,是想著讓人儘可能的消耗蘇安然的體力與真氣,最終再以雷霆手段擊殺他,這樣一來不管之前受到什麼樣的打擊,許家的威勢也絕不會有任何影響和墜落。

甚至,因為外人無法看到許家府邸內的實際戰鬥場麵,所以隻要蘇安然一死,故事該怎麼編也是全由許家說了算。

但是很可惜,這個計劃從一開始就注定要胎死腹中。

不怪許家目光短淺,而是無論如何他們也不可能猜想得到,蘇安然的實力會比他們所猜想的更強——就算是田家家主親自帶著整個田家打上門,許家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甚至說不定還能夠反敗為勝,徹底滅了田家。

所以,當蘇安然開始改變戰術的時候,許家就坐不住了。

因為如果再放任蘇安然說下去的話,許家到時候就算沒被滅門,也差不多要散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許家家主沉聲喝道,“為何要與我許家過不去?”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蘇安然望了一眼對方,然後開口說道,“重要的是,我要的是什麼東西。”

許家家主冷冷的望著蘇安然,並未接他的話。

“好一個狂徒,闖入我許家,竟然還敢如此口出狂言!”一名年紀約莫二十七、八歲上下的男子,沉聲怒喝。

“你實力不行,也就是我一劍的事。”蘇安然掃了對方一眼,語氣輕蔑的說道,“換一個人來說吧。”

“那我來陪閣下過兩招如何?”一名身材健碩的中年男子,排眾而出。

這名中年男子,氣勢沉穩,步伐穩健,相比起那名年輕男子顯然要更具戰鬥經驗。

當然,他的修為也要更強一點點:這名中年男子是聚氣八層,而那名年輕男子則是聚氣七層。

可不管是聚氣境八層還是聚氣境七層,在蘇安然眼裡都沒有區彆。

“兩招過不了,你也同樣就是一劍的事。”

“狂妄!”中年男子沉聲怒喝,身上的氣勢砰然爆發。

但是不等他出手搶攻,許家家主的左手就已經攔在他的麵前,止住了他的衝動。

“家主?”中年男子不明所以。

“你要什麼?”許家家主沒有回答這名中年男子,而是目露凶光的望著蘇安然,“該不會是想說,要我的項上人頭吧?”

“那你可願意交出來?”

“哈哈哈。”許家家主長聲朗笑道,“就算我願意交出來,隻怕你也不敢拿。”

“我都已經打上門了,還殺了你們許家這麼多人,你是如何得出我不敢拿你的項上人頭這個結論的?”蘇安然一臉好奇的望著這位許家家主,因為他是真的想知道,對方的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

朗笑聲戛然而止。

“好,那就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可以摘走我的項上……”

“廢話真多。”蘇安然直接打斷了許家家主的話。

他的右手猛然一揮,握住屠夫的劍柄後,整個人就朝著許家高層的團隊衝了過去。

屠夫的劍身,還有小半截是直接埋在地裡。

而隨著蘇安然拖著屠夫前衝,地上頓時就被劃出一道長長的裂痕。

那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和之前出言的年輕男子,兩人率先前衝,聯手直擊蘇安然。

這一次,許家家主並未阻止。

因為在他看來,就算是田家家主親臨,以這兩名許家長老的實力,也已經足以應對。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趁著對方在兩名長老的聯手進攻下,把握住那一瞬間的破綻,直接強行擊殺。

至於蘇安然一開始所說的“一劍的事”,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或許對方的力量確實很強,能夠揮動那麼重的一把劍。可是修煉之人都很清楚,越是沉重的武器,就越不利於近身作戰,所以在許家家主看來,之前許家子弟和那些執事會失敗,都是因為沒能近得了蘇安然的身,一旦被近身了的話,那麼對方的武器就徹底失去威力。

許家家主往前邁了一步。

他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因為他很清楚這兩位長老的實力,當他們其中一人架住那柄重劍,另一人近身迫使對方停下來的時候,就會有一個瞬間的空門顯露——這也是他一直在等待著的攻擊時機!

雙方三人,轉眼間就進入了彼此的攻擊範圍。

如同許家家主所預料的那般,蘇安然果斷揮劍,朝著那名魁梧的中年男子猛劈而去。

中年男子麵露不屑之色。

他的雙手戴著一對金屬拳套,看著臨身的重劍,他立即毫不猶豫的雙手出招,以擒拿格擋的姿勢想要抓住重劍的劍身。

他之前不是沒有看到那名老者被蘇安然一劍斬殺。

隻是他對於自己的硬功非常自信,而且浸.淫拳術已有二十年,可以說一身本事都在他的雙手上。當然最重要的是,他的修為比起那名老頭要強得多,所以擋下這一劍並不是問題——當然,或許可能會受點傷,但是他畢竟不是硬接,而是采用擒拿格擋卸力的手段,這就完全處於可以承受的範圍。

然後下一秒,他的雙手金屬拳套終於與屠夫產生接觸。

可是幾乎是在接觸到的瞬間,中年男子的臉色猛然一變。

“一劍。”蘇安然冰冷的聲音,此時驟然響起。

一陣刺耳的金屬扭曲變形聲,在眾人的耳旁響起。

從屠夫上傳遞而出的力道,根本就不是中年男子能夠招架格擋——幾乎是接觸的瞬間,中年男子的金屬拳套直接就崩碎變形了,甚至就連他的雙手,也當場就被斬落。

而重劍的餘威不減,直接從中年男子的胸口掃過,接著就向著年輕男子的上半身掃去。

“你也是。”第二聲冰冷的嗓音,從蘇安然的嘴裡發出。

然後下一秒,兩道突然炸散而出的血霧,就在半空中噴發而出。

兩名許家長老,當場身隕。

蘇安然穿霧而出,身上的白色襯衫,微微泛紅。

他與許家家主的距離,已然不足五米。

此時此刻,他甚至能夠看到許家家主臉上流露出來的錯愕之色——很顯然,他根本就沒有預料到眼下這樣的局麵。

並非他目光短淺,而是鎮上三家大戶那種小打小鬨的紛爭,導致了他的眼界不夠高,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的狹隘,因此他從一開始就估錯了蘇安然的實力。

會落得如此下場,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蘇安然右臂發力。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