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任務(1 / 2)



推荐阅读:

和劍神與天師迅速打通關係的過程,比蘇安然想象中還要更簡單許多。

大概是因為這兩位少年還沒有外出冒險的緣故,所以並不知道修道界的險惡,依舊相信著“人之初性本善”那一套說法,對於蘇安然也沒有心防可言。當然,更有可能的說法,是崇拜於蘇安然的見識與學識——蘇安然發現,這個世界的修煉者,大多數都隻是懂得識字算數,至於要說文采似乎也並沒有高到哪裡去。

他覺得,自己哪怕做一首打油詩,怕是都能收獲一片驚歎。

不過也由此,讓蘇安然對天師之前所提到的“學宮”產生了一些興趣。

隻是眼下,他並不能開口詢問,以免破壞自己在劍神和天師麵前的高深形象。

不過有人高興,自然也有人不爽。

世子對蘇安然的態度轉變,已經明顯到哪怕是劍神和天師兩人,都能夠感受到。

“你是不是,和世子有什麼矛盾?”趁著傳授蘇安然風來吳山的時候,劍神小聲的詢問道。

“他擔心我搶走他的領導權。”蘇安然本不想開口,但是想了想,突然笑著說道,“因為我表現得比他更有經驗,知識也更加淵博,所以他已經失去了在這個團隊裡的定位。”

劍神認真想了想,然後有些不太明白的開口:“隻是一個虛名而已,有那麼重要嗎?”

劍修這類人,基本上就是屬於一根筋莽到底的類型。

說他們頭鐵也好,說他們耿直也罷,唯獨不能說他們愚蠢——或許那些沒什麼天資的劍修是愚蠢的,但至少劍神不是這一類人,因為他從石碑上明悟到的並不是純粹的劍招,而是一個可以不斷填充、擴展、改良的模版。從本質上而言,是比單純感悟一種“意”更加罕見的頓悟。

當然,比起天師那幾乎跟開了作弊器一樣的結果,還是有些差距的。

但在這個三人組裡,世子的天資無疑是最低的。

因為他連“意”都沒有感悟完全,隻有一個模糊的想法而已——這最多也就讓他少走一點歪路,並不能起到任何真正的提升實力的作用。

“對於他們這些世家子弟而言,這個虛名的價值可是堪比一本絕品功法。”蘇安然笑了笑。

他本想用“重逾千金”的說法,但是覺得對於一個比較耿直、思考問題不喜歡轉彎的劍修而言,這種文縐縐的說法可能會導致意思的偏頗,因此才乾脆用了另一種比喻。

當然,在這個比喻裡,蘇安然可是不懷好意的透露了另一重意思。

“世家子弟……”果然,劍神的注意力被轉移了。

這個少年並不愚蠢,相反如果愚蠢的話,就真的沒辦法領悟到兩個劍招模版了。

所以蘇安然在這個時候,可不會多此一舉的去詳細解釋什麼,他隻要透露出這麼一個意思的方向,就可以了。

接下來,蘇安然和劍神都不在繼續討論這個話題,而是在“風來吳山”方麵下功夫。

蘇安然對於自己是否已經能夠精準的掌握一門武技,他的判斷與一般人不一樣。

他隻要看自己的個人麵板,上麵是否已經出現這個武技的名稱,以及關於這個武技是否可以通過消耗成就點來提升境界,他就可以明確的判斷自己是否已經掌握。

在經過劍神的數次說明、演練,以及蘇安然的幾次實際操作之後,他終於在自己的個人麵板上看到了“風來吳山”的名字。

但是讓他驚訝的是,這個劍技的品級居然不高。

至少,是不如《煞劍訣》的。

【是否消耗50成就點,將“風來吳山”提升至第二層境界?】

【是否消耗100成就點,將風來吳山的熟練度由“入門”提升至“登堂”?】

他記得,當初通過消耗成就點將《煞劍訣》強行提升到第二層境界時,是花費了一百成就點。而想要提升《煞劍訣》的熟練度時,則需要花費兩百成就點——隻不過《煞劍訣》的熟練度是與凝聚煞劍氣的速度有關,所以蘇安然沒有浪費成就點。

而風來吳山的各方麵消耗,比起《煞劍訣》要足足少了一半。

鑒於此,蘇安然猜測風來吳山的品級應該是要比《煞劍訣》低最少一個檔次的。

不過考慮到風來吳山隻是一個基礎模版,同時也隻是一個單純的劍招,不像《煞劍訣》那樣是一門成套的劍術武技,所以兩者之間孰強孰弱,蘇安然還真的沒辦法分辨清楚。但至少他很清楚,眼下他是不需要強行提升風來吳山的境界和熟練度的,所以他自然不會去浪費這些成就點。

眾人又略微休整了片刻後,蘇安然才開口問道:“接下來,你們打算去哪?”

“按照之前的任務提示,我們下一步任務目的地是瓊山旁的鄂水河。”不等世子開口,天師就已經說道,“其實這個村子,並不是我們任務的目的地,如果不是遇到過客的話,我們早就已經放棄了這個村子的支線任務了。”

蘇安然似笑非笑的掃了一眼世子。

之前的時候,世子跟他的說辭可是清楚的表明,他們的任務必須要通過這個村子才能夠觸發。

當然,實際上那會世子和劍神的對話,蘇安然也早就聽到了。

他不動聲色的跟過來,原因也隻是想看看自己是否能夠從中獲利而已。

就目前的結果來看,收獲還算不錯。

當然,蘇安然並不介意,可不代表世子被天師這麼捅一刀後,臉色還能好看到哪去。

他瞪了一眼天師,然後才開口說道:“過客兄,我……”

“不用解釋,我並不在意這些。”蘇安然一臉大氣的罷了罷手,笑道,“我的任務和你們不一樣,所以去哪都沒什麼區彆。而且在這裡,我也有所收獲,並不算吃虧。……倒不如說,如果不是你們後來執意還要返回村子收集線索的話,我們也不可能有這些收獲了。”

“你看吧,我就說了,過客不會介意的。”天師嚷嚷道。

很顯然,在蘇安然和劍神請教風來吳山的時候,世子和天師說了什麼,試圖給天師洗腦。

但就眼下的情況來看,這次的洗腦工作並不順利。

甚至可以說,相當的失敗。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