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69. 村落裡的墓室

69. 村落裡的墓室(1 / 2)



推荐阅读:

月黑風高,寒風呼嘯。

幾道身影飛速的疾馳著。

他們從村落的屋頂上飛掠著,足尖隻是輕輕一點,就能夠飛躍數米之遠。不過讓人不得不驚歎於他們身手的,卻是哪怕他們的足尖落在瓦片上,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真正的詮釋了什麼叫“身輕如燕掠無聲”。

不過片刻間,他們就已經橫穿了整個村落,落在了一個村子東邊的祠堂屋頂上。

“你確定就是這裡嗎?”一道男聲響起。

聲音有著刻意壓低的沙啞,但聲線非常的乾淨清朗,還是能夠分辨出此人的年紀並不大。

“就是這裡。”回話的是一道女聲。

相比起男聲刻意的裝低沉,這道女聲倒是一聽就能夠判斷出對方的年紀不大。

“我上一次來的時候和劍神一起發現的,這裡麵肯定藏有好東西。”女聲繼續說道。

“我看到他們抬著一個棺柩進去了,據說是這個村子那些人的老祖宗,以前聽說是個高手。”這一次說話的,是一道男聲,聲音明淨,咬字清晰,但與女聲一樣應該年紀並不大,“上一次時間來不及,我和天師隻是摸進去看了一眼。”

“你們之前拿到的那本《先天一氣訣》就是在這裡拿到的?”又有人開口了,這一次的嗓音帶有一種沙啞,但卻並不是刻意壓低或者偽裝出來。

“是的。”似乎是劍神的男子開口,“這個村落裡的人,幾乎每一個人都有聚氣五層以上的水準,這顯然不正常。所以我和天師才會跟過來,結果就發現了這個秘密。”

“《先天一氣訣》確實是一本不錯的功法,至少神海無虞。”最先開口的那人又說道,“不過裡麵應該不止這麼點東西吧?”

“不止。”那女聲應該就是劍神口中的天師了,此時又開口說道:“我們上一次不敢深入,一是因為抬棺進去的人還在,所以我們隻能在外麵的陪葬室看一下,二是當時時間也來不及了。……不過裡麵的東西並不適合我。”

“放心,按照我們之前的協議,我們會給你做出補償的。”最先開口的那人說道,“等出去之後,我會給你找一門中品術**法作為補償的。”

“好。”天師的聲音充滿了幾分興奮和激動。

協商的話題剛結束,那名聲音沙啞的男子就又開口了:“這個村落肯定有秘密,如果我們繼續深挖的話,說不定能夠有更大的收獲。能夠讓一整個村子的村民都可以修煉,現在外界也隻有那些家族才做得到了,畢竟這裡麵所需要的資源可是非常恐怖的,小家族都無法維持。”

“深挖秘密的事,等我們先探完這個墓穴後再說。”刻意壓低嗓音的男子說道,“我這兩天已經觀察過了,這個村落裡的人擅長的武技有劍術、槍術和拳法,是典型的武道路數,而且從他們的武技路數來看,最起碼應該有四到五種功法,其中劍術兩種,槍術一種,拳法……我不確定是一種還是兩種。”

“兩種。”聲音沙啞的男子緩緩開口,“一種是拳法,一種是腿法。……腿法有點《碎空腿》的影子。”

“古武宗的《碎空腿》?”

“恩。”

“可惜了。”劍神語氣無奈,“這村落裡的東西都不適合天師。”

“不會啊,拳法武技的話,還是值得一試的。而且再說了,按照我們之前組隊的協議,我們可以按勞分配嘛。”天師無所謂的說道,“回頭你們補發貢獻點或者是找同等價值的術**法給我都行。”

“術**法我是沒門路了,世子或許可以。”聲音沙啞的男子說道,“我隻能補你貢獻點。”

“看最後收獲價值如何。”被稱為世子的應該就是最開始說話的那人了,“我這邊應該可以找到兩、三門術**法,不過我目前也無法確定,實在不行的話我也隻能給你補償貢獻點了。”

“有貢獻點也可以。”天師笑嘻嘻的說道,“我看上一門上品術法很久了,如果這次收獲足夠豐厚的話,回去我應該就可以兌換到了。”

“上品術法修煉難度不低,而且花費的時間也比較長,以我們目前每星期都要進入這個神秘世界一次的節奏,不利於你的實力快速提升。”聲音沙啞的男子緩緩開口,“之前作為我們引導者的那位前輩也說過,如果實力提升太慢的話,在這個世界很快就會被淘汰的。而淘汰的下場……你上一次已經見過了。”

“我也覺得大叔說得對。”劍神很是認同的開口說道,“你已經有兩次保持原地踏步了,以我們目前不過隻是聚氣境六層的修為而言,現在應對這個神秘世界的所謂任務已經很吃力了,如果像上次那樣突然發生一點意外的話,我們很可能就會出事。”

“上次明明是新人太貪心了,才會引起難度提升。”天師的語氣有些賭氣,“而且這裡都沒有與道術相關的東西,我能怎麼辦嘛,我的修煉路數和你們又不一樣。”

“行了,這種事等回頭再討論吧,趁著現在沒人,我們先進入這個墓穴看看吧。”最終開口的,還是那名被稱為世子的男子。

這名男子在這個小隊裡似乎有著不低的身份,他開口之後,其他人就紛紛停止了繼續這種無意義的爭論。

作為已經彼此合作過數次的小隊,他們之間的默契還算是比較充足的。

很快就有一道人影迅速落到祠堂的大門邊。

他謹慎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以及祠堂內的環境,在確認沒有任何危險後,便迅速打了個手勢讓隊友下來。

很快,一行四人就迅速閃身進入祠堂之內。

借著月光的映照,一名年紀不過十六七歲的少女迅速的走到放著無數靈牌的神台邊,然後伸手將其中一塊靈牌轉動半圈,緊接著又走向旁邊的一個高杆九位燭台邊,將位於第二圈左邊的一根蠟燭取下,然後才對著一名年紀與少女同樣的年輕男子微微點頭。

這名少年,很快就轉動了身邊的一個花瓶,讓花瓶上原本正對著神台的神龍圖案給轉到了麵向身後的牆壁。

少女,應該就是天師了,她蹲在地上,將位於神台前正中間的蒲團轉了半圈,然後又拿起掛在房間左側的一柄長劍,將其掛到了房間的右側一處掛鉤上。

直到這時,祠堂內的四人才聽到一聲機括轉動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便見祠堂正中間石板突然分開,露出了一條通往地下的台階。位於台階兩側的油燈,也緊接著像是受到某種力量的牽引一般,開始一盞接一盞的點亮,將整條石階通道照得敞亮。

“沒人。”一名三十來歲的中年男子走到台階邊,然後看了一眼這條台階,片刻後才緩緩點頭,“通風良好,空氣乾淨,下麵沒什麼陷阱。”

“用正確的方法打開,就不會有陷阱。”少女天師緩緩說道,“這其實是一個陣法,涉及到了五行元素,是……”

“行了,我們知道你在陣法這方麵非常的厲害。”一名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苦笑一聲,對於天師的少年心性頗感無奈,“我們還是先下去看看吧。……這裡麵沒有什麼陣法相關的陷阱了吧?”

“沒有。”天師搖頭,“其實這個陣法很簡陋的,如果……”

不等天師說完,中年男子已經先一步走了下去。

緊隨其後的是年輕男子和那名少年。

很顯然,他們一點也不想聽天師的科普環節。

對於他們這些走武道路數的修煉者而言,道法一脈的內容聽起來跟聽天書沒什麼區彆。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武道一途的修煉者與道法一脈的修煉者彼此之間經常會互相打嘴炮。

台階通道並不幽暗,所以四人走起來也沒什麼壓力,隻是這一段路確實走了頗久的時間——中年男子推測,他們應該已經深入到地下三十米以上的位置。

而在通過這條台階通道後,進入的第一個墓室,則是一間收錄著陪葬品的大廳。

這裡堆放著不少的兵器和金銀珠寶,看起來品質應該都不算高,而且年代久遠,很多東西都已經腐朽不堪。當然會造成這種結果的,也就證明了這些陪葬品的品質並不高,至少當不得“法寶”二字。

四人都沒有去理會那些隨意堆放在大廳內的各種兵器和珠寶,而是將目光鎖定到兩側的架子上。

這些架子上放有不少的玉簡、竹冊、經文,但是除了那些玉簡之外,其他的竹冊、經文、書籍都已經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腐朽,其中絕大部分甚至都已經化作飛灰——就算沒有的,稍微動靜大一些,那些綁著竹冊的細繩也會化作飛灰,紙頁書籍的下場也同樣好不到哪去。

對於那些書籍之類的,眾人照樣沒有去理會,而是迅速拿去兩側架子上僅有的那十來個玉簡。

一番監視後,中年男子和年輕男子兩人便麵露喜色。

“這個村子原來不止五種武技。”中年男子開口說道,“這裡還有一門劍術和一門拳法!”

“除了《先天一氣訣》外,還有另外兩門同樣是中品的修煉功法,其中一門甚至理論上可以修煉到通竅境!”年輕男子也發出一聲驚喜的聲音,“陪葬室的東西,價值就已經這麼高了。主墓穴那邊肯定有更好的東西!”

“不過你不覺得奇怪嗎?”中年男子有些疑惑的說道,“這個村落……我們好像沒有看到神海境以上修為的修煉者。而且這門《飛流劍訣》我們也沒看到有人修煉。”

“說不定隻有村長之類的人才能夠修煉呢?”年輕男子皺眉說道,“畢竟這裡的情況,很像是世家大族的習俗。一般大家族為了保持統治地位,有些功法都隻會傳給嫡係子弟,旁支都不得修煉,而且在確認真正的繼承權之前,就算是嫡係子弟能夠修煉的功法也是有所局限的。”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他知道,他在這方麵的見識是不如這名自稱“世子”的年輕男子的。

天師和劍神或許不了解其中的含義,但是中年男子確實再清楚不過了。對方這個名字的意思,指的是“世家子弟”的意思,而且聽他此時話語裡的怨氣,顯然在家族的地位也並不算高。

“咦?”天師突然發出一聲驚訝的聲音,“你不是說這裡都是破銅爛鐵,沒什麼好東西嗎?”

“這把劍不一樣。”劍神沉聲說道,“上一次我們來的時候,可沒有這東西的。”

聽到天師和劍神兩人的聲音,中年男子和世子兩人立即轉過頭望了過去。

隻見劍神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拖了一柄含柄全長超過兩米,劍身也有一米的寬度的巨型重劍出來。隻不過現在這柄重劍,卻是看不出原本的麵貌是什麼,因為它被白色的布條緊緊的纏繞著。

“封靈帶!”世子發出一聲低呼。

“這就是封靈帶?”中年男子雖沒見過封靈帶,但是顯然也是聽過這種東西的名字,“專門用於封印物品的靈氣不外泄的特殊封印物?”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