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離開(1 / 2)



推荐阅读:

蠢狐狸哼著小曲兒,一臉忘我的不知道陶醉在哪個世界,就這麼樂嗬樂嗬的跟在蘇安然的身後。

蘇安然覺得,她如果再流點口水的話,說她是剛從精神病院出來的患者,都不會有人懷疑。

但是青玉卻完全沒有身為精神病患者的自覺,她的滿臉都是“老娘我很高興”的表情。

不過仔細想想,說青玉是這次幻象神海的最大贏家,似乎也沒什麼毛病?

蜃妖大聖的標配六件神裝,除了被摧毀的那件,青玉拿了三件:銀光袍和蜃樓披風,還有一支名為碧海搖光的步搖——這玩意隻聽名字,就知道是碧海氏族出名了。

剩下的兩件裡,蘇安然拿了雲海佩,這也是蘇安然會和青玉同行的原因。

最後一件則是隻剩一隻的耳環——這種成對的法寶,隻剩一隻的話和廢了是沒什麼區彆的。

這也是為什麼青玉和敖薇兩人都沒有拿走的原因。

當然,敖薇這一次進入幻象神海的根本目的也並不是這些法寶——如果當時青玉拿走了短劍和那顆拳頭大的珍珠,那恐怕敖薇就不可能那麼輕易退走了。

“有點不對勁?”蘇安然的眉頭突然一皺。

“怎麼了?”蠢狐狸還沒反應過來,依舊在自我陶醉中。

不過還好,這狐狸雖然有點蠢,但還不至於不靠譜。

下一秒,她就雙目圓睜,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生命力的氣息!好濃鬱!這……這……這……”

一連三個這,說話就跟磁盤卡帶了一樣,沒了下文。

不過也難怪青玉會露出這樣的神態。

在青玉的狀態恢複後,蘇安然和她就重返那塊死寂的浮島。

但是與之前在這個浮島上感受到的那種死亡、絕望、孤寂的氛圍不同。

此時浮島上,到處彌漫著一種生機蓬勃的氣息——儘管非常微弱,但的確是獨屬於生命力的氣息,而聯想到整個浮島的地域遼闊程度,卻依舊能夠感受到這股蓬勃的生機,像青玉這樣對生命力氣息非常敏感的生靈,會說的這裡的生命力氣息濃鬱也就不難理解了。

“先說好啊,你們妖盟之間的事,我可不參與。”蘇安然又不是笨蛋,自然猜想到了什麼。

顯然,現在浮島的狀況,就是敖薇那條龍女折騰出來的。

青玉白了蘇安然一眼,臉色也不是很好看,氣鼓鼓的說道:“我知道!”

“那我們還是找找怎麼離開這裡吧。”蘇安然開口說道。

“你知道出路在哪嗎?”青玉反問道。

這個問題,還真的是把蘇安然給難住了。

蘇安然對於這個世界就連歸屬與“常識”範疇的問題都認不全,更不用說這類涉及到破陣的高難度問題了。

所以蘇安然很光棍的說道:“不知道。”

青玉一開始也沒指望過蘇安然知道,所以此時倒也說不上心情好壞:“那就順著生命力氣息的強盛處走吧。敖薇在這裡弄出了這麼大的動靜,肯定……”

“我是不會……”

“不會參與到我們妖盟內部的鬥爭嘛,我知道,我知道。”青玉沒好氣的說道,“反正我們現在也沒找到出路,萬一敖薇弄出來的變故就是出路呢?我們一直不去的話,那不是要一直都困在這裡了?”

蘇安然一聽,青玉說得也好有道理,於是便點了點頭,同意她的方案。

自古以來傳聞狐狸擅**氣,這不是無的放矢。

精氣,就是精氣神的一種,也是生命力的一種外在表現。

所以狐妖對於生命力的氣息都是極為敏感。

至少蘇安然沒感受到這個浮島有什麼太大的變化,最多也就是空氣清新了一點,不像之前有一種好像在通氣環境不好的地下室一樣。這也是他會說有點不對勁的地方,因為雖然有一些變化,但是變化不夠明顯,所以蘇安然沒有太大的感覺。

可作為青丘一族的青玉就不一樣了。

她一開始沒有太在意,是因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沒有理會外界的變化。

等她反應過來時,立即就發現其中不一樣的地方了。

此時在青玉的帶領下,蘇安然跟著她一路前行,很快就來到了一處山崖邊。

說是山崖,其實是因為有一條寬約百米的巨大的裂縫將大地一分為二。

這條裂縫深不見底,兩邊首尾也似乎看不到儘頭。

唯一還能夠看到的,就是站在山崖邊向下俯視時,依稀能夠看到懸崖邊下方大概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個平台,整個浮島上散發出來的濃鬱生命力氣息,正是在這個平台上散發出來的。

“我們下去?”

百來米左右的高度,以神海境修士的實力,隻要能夠借力緩衝的話,其實安穩落下並不難。

蘇安然會這麼問的原因,是因為他擔心如果他們兩人就這麼貿然下落到平台的話,很可能會遭遇到敖薇或者羅娜的埋伏攻擊,畢竟他看到崖壁有好幾個淺坑,顯然是已經有人在崖壁上借力緩衝,落入下麵的平台。

“沒有其他辦法了。”青玉知道蘇安然想問什麼,她有些無奈的開口說道,“而且我發現,下麵的生命力似乎已經開始在減弱了。……我懷疑那裡很可能真的是出口,應該是敖薇用某種方式打開的與外界連接的通道,現在這條通道正在關閉。”

“那還等什麼!”蘇安然一聲低呼,縱身一躍就跳了下去。

“等……”青玉正想開口勸阻,蘇安然已經在她麵前消失了。

直墜而落的蘇安然,很好的體驗了一次跳樓機的快感。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