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劍仙令(1 / 2)



推荐阅读:

聽到身後有動靜聲響起,蘇安然停止了擺弄篝火,轉過頭望著青玉:“醒了?”

“這裡是……”剛剛醒來的青玉,臉上還有些迷茫,但是很快就意識到什麼,轉過頭望著蘇安然,“你救了我?”

“要不然呢?”蘇安然沒好氣的說道,“你還真的指望那個龍女能夠不殺你?”

青玉想了想,然後才說道:“你說得對,如果沒機會的話,敖薇或許隻會重傷我,讓我再也不能成為她的威脅。但如果有機會的話……她一定會試著殺了我。”

聳了聳肩,蘇安然不置可否。

“謝謝你救了我。”青玉突然開口說道。

“不用客氣,我們現在是盟友。”

聽到蘇安然這麼說,青玉突然覺得有些失落:“我知道的,如果換一個場合的話,你是不會阻止敖薇殺了我的。”

蘇安然沒有回答。

他和青玉之間的關係,的確隻是源自於這一次秘境的合作而已。

如果不是敖薇在殺了青玉後,一定會嫁禍給蘇安然的話,蘇安然還真的不一定會去救青玉。

“這裡是哪裡?”見蘇安然沒有接話,青玉沉默了片刻後,也就自己轉移了話題。

此時他們所在的地方,已經不是那處成了死地的浮島,而是一個空氣還算清新,景色也還算是靚麗的浮島。

“我也不知道。”蘇安然搖頭,“我隻是覺得,在那個地方不太適合你恢複傷勢,所以就帶著你離開了。……不過我猜,要離開這個癲狂意識世界的出路,應該還是在那個死寂之地裡。”

“為什麼這麼說?”

“置之死地而後生嘛。”蘇安然聳了聳肩,“這是我們人族的一句俗語,我不知道你們妖族聽說過沒有。反正,如果是按照陣法的理念,那麼生門肯定就是隱藏在死門之後。而這個世界裡,唯一一處死地也隻有在那個浮島上。”

青玉一臉幽幽的望著蘇安然,她總覺得,蘇安然好像是把自己當成了傻瓜:“我聽說過的。”

“好吧。”蘇安然倒是沒有理會青玉幽怨的臉色,“等你狀態好一些,我們就回島上。”

青玉點了點頭。

她覺得蘇安然這個分析,也算是比較符合邏輯。

因為整個幻象神海秘境都是按照著陣法的理念在布局,所以這個癲狂意識世界的最後生路,肯定也就隱藏在那片死寂之地上,畢竟在那個浮島上不僅有著蜃妖大聖的意識樹林,還有她位於神海最核心之處的歸所。

不過一想到這一點,青玉就感到有些無奈。

因為那個浮島實在太大了,想要在這麼大的地方尋找到一條離開這個世界的生路,那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對了。”蘇安然突然開口問道,“你知道劍仙令嗎?”

“知道啊。”青玉有些奇怪為什麼蘇安然突然會問這個,“封存著劍仙一道劍氣的符篆,就叫劍仙令。”

“咦?是這樣嗎?”蘇安然眨了眨眼,“可是為什麼玄悲大師跟我說的是劍符呢?”

“封存著普通劍修的一道劍氣,才就叫劍符。”青玉早就知道蘇安然對這方麵的常識全然不解,所以倒也沒有驚訝於他連這點都不懂,“按照品質的不同,劍符其實也有高、中、低三個檔次之分,這主要是與劍修的實力強弱有關。蘊靈境劍修的一道劍氣,是低級劍符;本命境修士的劍符,才有可能凝聚出中、高檔次品質的劍符。”

“那劍仙令呢?”

“凝魂境修為的劍修,才有資格競爭當世劍仙榜,隻有劍仙榜上的劍仙,製作出來的劍符才有資格被稱為劍仙令。”青玉繼續解釋道,“不過也有一些實力幾乎不在劍仙榜十大劍仙之下的劍修,但是隻要不入劍仙榜,就始終稱不得劍仙令,所以這類劍修製作出來的劍符,一般都被稱為偽劍仙令。”

“原來如此。”蘇安然點了點頭,表示了解。

“你為什麼會突然問這個?”青玉有些奇怪蘇安然為什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

“哦,我有一枚劍仙令,不過之前玄悲大師說這是劍符。”蘇安然解釋道,“後來敖薇想要和我拚底牌,我拿出這個後才把她嚇跑的。……我隻是不明白,為什麼玄悲大師會說這劍仙令是劍符。”

“因為實力境界不同。”青玉白了蘇安然一眼,“對於大日如來宗的玄悲大師那種身份的得道高僧而言,隻有絕世劍仙榜上的劍仙所製造的劍符,才有資格稱為劍仙令。”

“絕世劍仙榜?當世劍仙榜?”蘇安然一臉懵逼,“為什麼會有兩個劍仙榜?”

“你是一名劍修,你連這個都不懂?”青玉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吐槽蘇安然好了。

看著青玉臉上露出的錯愕和一臉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一名劍修的表情,蘇安然也很是無奈。

他來到這個世界,滿打滿算也才半年光景,基本上所有時間都用在修煉上了,哪有時間和精力去了解這個世界的常識。而且之前不管是黃梓還是他的大師姐方倩雯,也都沒有跟他講述過這些,所以他自然搞不清楚這些東西了。

青玉歎了口氣,再一次為自己低估了蘇安然的常識而感到潰敗:“天地人三榜,知道嗎?”

蘇安然點頭。

“天榜對應的是凝魂境,但是凝魂境並不是修道之路的終點,在凝魂境之上還有其他的境界,隻是萬事樓對於那些突破了凝魂境的修士不再進行排名而已。”青玉開口說道,“當世劍仙榜收錄的,都是凝魂境的劍修。就像劍神榜……你知道劍神榜吧?”青玉在看到蘇安然沒好氣的點頭後,才繼續說道:“就像劍神榜一樣,當世劍仙榜其實還是以鼓勵和褒獎的意味居多。一旦有凝魂境的劍修突破境界,那麼他們就不再會被收錄到當世劍仙榜。”

“他們開始爭奪絕世劍仙榜?”

“不是爭奪,而是爭取榜上留名。”

“什麼意思?”蘇安然不懂。

“當世劍仙榜為了保持競爭,所以隻有十個名額,有人上榜,就必然會有人下榜。”青玉的臉上,難得的露出幾分向往的神色,“但是絕世劍仙榜不同,一旦上榜,隻有死亡才會除名。……而劍仙令的由來,也是由於絕世劍仙榜上的劍仙很多曾經都是各大門派的掌門,或者很有身份地位的人,他們製作出來的劍符既是一種法寶,也是一種信物,所以才被稱為劍仙令。”

蘇安然這個時候才想起來,青玉的術法裡,似乎也是以凝聚出飛劍為主。

他不太懂青玉的這種術法算不算劍修的手段,但這是畢竟涉及對方的修煉機密,而他與青玉也不算是朋友,自然也就不好意思開口詢問了。但是仔細想想,蘇安然覺得青玉應該是有一顆想要成為劍仙的野心。

“絕世劍仙榜,最巔峰的時候一共有二十二人上榜。”

“聽起來,似乎上榜不難嘛?”

“不難?”青玉斜了蘇安然一眼,然後發出一聲冷笑,“想要上榜隻有兩個方法。第一個就是挑戰絕世劍仙榜上的劍仙,你能殺了對方自然就能上榜。實在不行,最少要有三次平手的記錄,戰敗而逃可不算。”

“第二個辦法,就是擁有整個修道界所有劍修公認的實力。什麼樣是公認?沒人知道,萬事樓有一套自己的判斷標準,但反正不容易就是了。自蜃妖大聖死後這八千年時間裡,絕世劍仙榜上的劍仙隻有隕落,沒有新增。”

“好吧。”看著青玉如此氣呼呼,蘇安然知道她是真的有一顆渴望成為劍仙的心,“那……劍仙榜上,有沒有妖族?”

“有。”青玉點頭,“當世劍仙榜,排名第二的空不悔,就是來自妖盟八王之一的點蒼氏族。還有一位,是我的姐姐,當世劍仙榜裡排名最末……不過她的排名大概半年後就沒了,因為北海劍島第十三島島主的首徒,半年前向我姐姐約戰了。如今距離約戰時間大概還有半年左右吧。”

“彆那麼悲觀嘛,說不定你姐姐能贏呢。”

“不可能的。”青玉搖了搖頭,一臉的鄙夷,“當今四大劍修聖地,隻有北海劍島沒有任何一名劍修位列當世劍仙榜,所以這一次的約戰直接關係到北海劍島的劍修聖地名譽,必然是一場真正的死戰。……而我那位姐姐當初能上榜,都帶有幾分僥幸,所以我甚至在懷疑,約戰時間一到,她怕是會直接棄權。”

“還能這樣?”蘇安然目瞪口呆。

劍修不都是一往無前,寧折不屈,死戰不退的嗎?

似乎是看出了蘇安然眼中的疑問,青玉淡淡的說道:“對一般的劍修而言,戰死或許是光榮的。但是我姐姐……就像你說的,她隻是一隻狐狸,你能指望一隻狡猾的狐狸死戰不退嗎?”

“你說得……好有道理。”蘇安然一時間,竟無言以對。

“不過,你們妖盟也有一位在當世劍仙榜拿了第二的排名,已經很厲害了。”

“如果沒有唐詩韻的話,空不悔的確很強,甚至說不定未來有希望成就絕世劍仙之名。”青玉搖了搖頭,“但是自從唐詩韻橫空出世後,空不悔就處處被壓製,今生怕是無望絕世劍仙了。”

“這唐詩韻這麼厲害,是哪個門派的啊?”

青玉望著蘇安然,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幾眼後,才開口說道:“我現任更加確信一件事了。”

“什麼事?”

“你肯定不是太一穀的弟子。”青玉一臉認真的說道。

蘇安然有些茫然。

他搞不懂青玉的腦回路到底在想些什麼。

憑什麼突然間莫名其妙的就說自己不是……

等等!

蘇安然想了想,他是在詢問了“唐詩韻是哪個門派弟子”這句話後,青玉才一臉肯定的說自己不是太一穀弟子。然後再往前聯想一下當時敖薇看到他手上的劍仙令,以及這枚劍仙令是黃梓交給自己的……

“唐詩韻是我三師姐?”

“你身為太一穀的弟子,連自己的師姐都不認識……”青玉瞥了一眼蘇安然,冷笑一聲,“你還哪來的臉說自己是太一穀弟子啊?就算你再怎麼沒有常識,你也不會連自己師姐的大名都沒有聽說過吧?”

“不,我拜入太一穀到現在也才半年,這段時間我一直都在修煉功法,平時負責教導我的也是我的大師姐方倩雯,其他幾位師姐都不在穀內,我自然不認得了。”

“嗬嗬。”青玉嗬嗬一笑,“就算你其他師姐都不在,但是正常情況下,你七師姐和八師姐你總該知道了吧?”

“七師姐去參加法寶交流會了,八師姐去……幫人做售後服務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