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59. 羅娜的體驗很差

59. 羅娜的體驗很差(1 / 2)



推荐阅读:

“轟——!”

連串的爆炸響聲,震耳欲聾。

在彌漫著的硝煙塵埃裡,一道身影狼狽的衝了出來。

羅娜身上的服飾,已經多有破損。

例如手臂、肩膀,甚至是腰腹、背部等地方,都有著一道或幾道的裂口。

但是從這些裂口裡顯露出來的,卻不是正常的人類肌膚,而是黑色的皮層,上麵還有著如同剛毛一樣的細小毛發,看起來異常的猙獰惡心。

從這一點上就能夠看得出來,羅娜雖已化形,但她的化形顯然並不完整。

她隻是讓自己的麵容、雙手等無法遮掩起來的地方看起來更具人形。而其他可以通過衣物、飾品等物件來掩飾的,她顯然並沒有太過專注其中,至少現在就能夠看得出來,羅娜的身體還依舊保持著相當程度的原形皮毛。

“咻——”

又是一聲銳利的破空響聲。

這聲音來得即急且猛,羅娜瞬間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躲避得了。

她一咬牙,猛然轉身終於張嘴噴吐出一道銀色的絲線。

這道絲線初時濕潤,依稀能夠看到上麵還沾染著的某些正在滴落的液體。但是剛一飛出,就被迅速風乾,整道絲線也變得堅硬起來,宛如鋼鐵一般直接撞上了一柄血紅色長劍。

隻聽得一聲刺耳的撞擊聲響起之後,羅娜貝齒一咬,直接咬斷了那道蛛絲,整個人也迅速的向後飛躍。

下一秒,十數柄血紅色的長劍就當空砸落。

直接將大地擊出一個深坑。

無數破碎的石塊四散飛出,其中好幾塊更是直接轟擊在羅娜的後背上。

強忍著周身傳來的各種痛楚,羅娜根本不敢停留在原地,急忙繼續奔行著。

可是很快,又是一輪血紅色長劍的密集攢射,直擊羅娜的位置。

這一次,羅娜終於沒能徹底躲開,被一柄血紅色長劍貫穿了肩胛骨,整個人更是被這股衝擊力帶飛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隻不過羅娜也著實硬氣,借著衝擊力的慣性作用在地上幾個翻滾後,再一次迅速拉開距離,不發一言的起身就跑。

一邊奔跑著,羅娜迅速凝聚妖氣生成蛛絲,纏繞到這柄血色長劍上——她在第一次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直接用手去抓這柄血色長劍,差點把自己的小命搭進去後,她就不敢直接用手去抓劍了——後,才伸手握住被蛛絲纏繞的位置,強行將長劍拔出,扔到地上。

整個過程,她寧願咬緊牙關強忍劇痛,也絕不會發出一聲悶哼。

可哪怕僅僅隻是數秒的時間,羅娜也依舊感到一陣腳步虛浮,差點就這麼摔倒在地。

不用看她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臉色一定蒼白得可怕。

因為她的生命力流失得太嚴重了。

而那柄被羅娜扔掉的長劍,上麵纏繞著的蛛絲也正以極快的速度消融著,化作一縷縷灰色的青煙,隨風飄散。

緊接著,那柄長劍就又自動升空懸浮而起,然後彙聚到半空中那如同飛鳥群的血色長劍群體中。

“你們妖族的生命力,可真是頑強呢。”蘇安然的身影,從彌漫著的塵煙中衝出,緊追在羅娜的身後,“接了我這麼多次導彈洗地,你居然還能跑能跳,該說你不愧是大聖的血裔嗎?”

羅娜充耳不聞,隻顧著埋頭前衝。

她現在完全是隻憑一口氣憋著,如果敢還嘴的話,這口氣泄了的話,她被壓製著的傷勢就會立即爆發,到時候隻怕就會被蘇安然追進十米之內。

而她,好不容易才拉開十米遠的距離,怎麼可能再被蘇安然追上——為此,她前後硬是承受了蘇安然最少七次的煞劍氣集群攻擊。至於其他從各種刁鑽角度突然襲來的攻擊,更是數不勝數。

“之前不是說要吊打我嗎?怎麼跑了啊?”蘇安然垃圾話不斷,“彆走得那麼快啊,我們可以再深入的交流一下啊。雖然你是一隻蜘蛛精,大家也總是說人妖殊途,但我覺得你還是可以搶救一下的啊,起碼你那身黑毛穿上衣服就看不到了嘛。”

羅娜差點把牙齒都咬碎了。

“對了,你喜歡吃蟲子嗎?”蘇安然的聲音,就如同催命符一樣,在羅娜的身後不斷的回響著,“你一定喜歡吃蟲子吧,畢竟你們蜘蛛都是吃這個的啊。”

“你為什麼要跑那麼快?……你是在害羞嗎?還是覺得自己長得醜,不敢見人了?都說我不會嫌你長得醜了,我以前也是養過蜘蛛的,這方麵我很有心得的,保證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就跟蠶寶寶一樣。”

“你看,我們真的可以好好的溝通下,我還沒養過蜘蛛精當寵物呢。”

“而且你之前不是說,我是活靶子嗎?你為什麼害怕我這個活靶子呢?”

羅娜的眼裡,流露出憤恨的光芒,她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狼狽。

一直以來,她都是以超然和灑脫的姿態俯視妖盟的所有年輕一代的妖族。因為在羅娜看來,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唯一有資格當她對手的隻有敖薇——就連如今已是妖王的強者,羅娜都沒有放眼裡,她認為自己超越他們隻是時間問題而已,所以就不用說同為三聖氏族之一出身的青玉了。

事實上,羅娜如今的在妖盟裡的名聲,也完全不在敖薇之下。

甚至在許多人看來,羅娜的名氣是要大於敖薇的。

畢竟敖薇的名氣之大更多是因為她是碧海氏族的小公主,可羅娜的名氣則是實打實的靠踩著妖盟其他人闖出來的。基本上除了碧海氏族與青丘氏族之外,其他氏族——甚至包括羅娜自身的幽影氏族——的妖族全部都吃過她的虧,其中甚至有不少曾被譽為天才的妖族如今更是下落不明。

整個妖族的人都清楚,是羅娜殺了他們。

可是,沒有任何人有確鑿的證據。

而憑借羅娜身後站著一位大聖,在沒有確鑿的證據,而且她又從未主動招惹青丘氏族和碧海氏族的人,自然不會有強者自降身份的找羅娜麻煩——她也不會愚蠢到去挑釁那些比自己強的對手。

這一點,才是羅娜真正最為恐怖的地方——你永遠隻能看著她在一點點的不斷變強,一點點的蠶食著你的一切,可卻無法阻止她的成長與強大。

直到今天。

她遇到了蘇安然。

不管她使出任何手段,設下任何陷阱,在蘇安然麵前都會被輕易的粉碎。

如果是絕對實力帶來的差距,那麼羅娜覺得自己也認了。

可偏偏事實上,在蘇安然將屠夫解封之前,不過隻是任由她揉圓搓扁的玩物而已。但在屠夫解封之後,局勢就被完全逆轉了,並不僅僅是因為蘇安然掌握的攻擊手段完全克製住了她。

還因為她發現自己的生命力在瘋狂的流逝,為此她不得不付出接近三分之一的妖氣來抗衡這種生命力不斷流逝的異常狀態。如此一來等於她一身實力隻能發揮不到七成。

羅娜的心中憤怒可想而知。

當然,還有著難以置信。

劍氣!

這是劍修最擅長的攻擊手段。

可是羅娜從未聽說有劍修在通竅境之前就掌握了劍氣攻擊的手段——不是無法修煉,而是神識覆蓋範圍不足!

凝聚劍氣殺敵,聽起來很帥氣,但是這種攻擊手段是需要依靠神識來鎖定目標和操縱劍氣的。

一般來說,不到神海境四重天的修士,神識覆蓋範圍極小,就算修煉了禦劍手段也幾乎毫無用武之地。

而且更重要的是!

這裡是幻象神海!

是神識會受到極大壓製的地方,尤其是對人類修士而言,神海境二重天修士的神識覆蓋範圍能有一米已算是神識強度極高的天才了。正常人族修士如果隻有神海境二重天的修為,根本就不敢進入幻象神海的深處,因為他們和瞎子聾子沒什麼區彆。

可是現在?

埋頭狂奔著的羅娜,眼眸深處有著一絲驚慌與無助。

那是名為“恐懼”的情緒。

而這種情緒,她以前從未體驗過。

直到現在,羅娜都弄不清楚。

蘇安然怎麼可能讓自身的神識覆蓋到半徑十米的區域?

就算他是妖族,可他也沒有神海境三重天的修為啊!

看著狂奔逃竄著的羅娜,蘇安然的內心非常平靜。

既然羅娜從一開始就想殺死自己,那麼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殺死羅娜。

蘇安然才不理會羅娜有什麼背景和身份,眼下她有這個機會和這個實力,那麼他就不打算放過。

唯一讓蘇安然覺得有點可惜的,是羅娜鐵了心一心想逃的話,他目前還真的追不上——事實上,羅娜確實有一點說對了:以屠夫的重量對於目前的蘇安然而言,的確是個不小的負擔,很大程度上限製住了他的動作和速度。

但是,屠夫那種不分敵我不斷持續消耗活物生命力的特殊效果,如果隻是在麵對敵人的話,事實上也同樣會讓敵人的實力受到很大程度的影響——至少在沒有辦法抵禦住屠夫的生命力侵蝕之前。

隻不過,羅娜的修為畢竟高於蘇安然。

她不接戰,隻是壓製住自己體內傷勢的話,在她體力耗儘之前,蘇安然還真的沒什麼好辦法。

不過除了一點惋惜之外,蘇安然還有一些感慨。

他左手輕輕擦撫著的雲海佩——這就是他的感慨來源。

蘇安然現在知道,為什麼這枚玉佩是蜃妖大聖最重要的四件法寶之一了。

刺激精神力,讓神識一直保持高度活躍狀態,僅僅隻是其附帶功能之一。

雲海佩最重要的能力,是它可以通過刺激佩戴者的神海活躍,讓佩戴者的神識覆蓋範圍超出一倍!

以蘇安然神海境二重天修為所具備的神識覆蓋範圍為例。

正常情況下,他的神識覆蓋半徑隻有五米,可是在雲海佩的刺激下,他的神識覆蓋範圍卻是達到了十米!

而且不僅如此,在佩戴了雲海佩後,蘇安然發現自己居然不再受到秘境的神秘力量壓製,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夠將煞劍氣的控製距離延遲到十米遠的原因。

自然而然的,蘇安然也就有了幾分明悟:他總算知道為什麼在院落裡的時候,他和羅娜明明相距超過十米,可自己還是會受到羅娜的埋伏著的蛛絲襲擊。同樣的,也明白為什麼之前在對付雷獸的時候,青玉能夠無視秘境的力量壓製,在相距十米以上的距離時施展術法攻擊。

這一切,都是源自於幻象神海秘境的“偏袒”。

這是一個對妖族有利,而對人族反而無利的特殊秘境。

蘇安然覺得,自己甚至已經猜到了蜃妖大聖當年死戰不退的原因。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