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58. 聽說你想吊打我?

58. 聽說你想吊打我?(1 / 2)



推荐阅读:

位於整個枯木林的正中央,有一個院落。

院落並不大,竹籬圍成的籬笆將院內的小屋與外界的樹林分隔成兩個世界。

在蜃妖大聖未死的時候,這裡的景色或許是優美的。

枝葉茂盛的樹林裡,有著一座宛如世外桃源般的小院。

院內的田地裡種植著一些罕見的靈植。

進入到這裡的人,不管是誰,恐怕都不會認為這是一個想象出來的意識世界,而是會將這裡當成一個真實的世外桃源。

但是現在。

院門與竹籬殘破不堪,院中的田地也像是被荒廢了許久的旱地,原本上麵開著的靈植都早已枯萎死去。

甚至就連院內的房屋也同樣破敗,就像是年久失修的危房——位於主屋的彆廂,甚至已經倒塌。

蘇安然與青玉站在這個院落外,神情複雜的看著這裡。

他們不知道花費了多長時間,才終於穿過枯木林,來到了這處核心中的核心之地。

隻是畫麵,並沒有青玉想象的那般美好。

當然,也不像蘇安然想象的那樣,堆滿了珠光寶氣的珍寶。

入目所見,不是破敗不堪,就是荒涼死寂。

與這個浮島的主題,並無不同。

自然,也就不存任何希望。

青玉想要伸手觸碰已經倒塌了一扇,剩下一扇也半掛著的院門,可是或許是想起了之前被蜃妖大聖記憶同化的痛苦,她的手最終還是沒有觸碰到這扇門扉,而是縮了回來。

“任你生前再風光,死後也不過隻是一捧黃土。”蘇安然唏噓的歎了口氣。

青玉轉過頭怒視著蘇安然:“這是蜃妖大聖的最後歸所,你這人能不能保持一點敬意。”

“蜃妖大聖是你們妖族的大聖,又不是我們人族的人。”蘇安然懶洋洋的說道。

“你這人……”青玉有些氣急敗壞,“你們人族總說我們是妖怪,不通人性。可就算是你們人族那些能夠與大聖比肩的真正強者隕落,我們妖族在提及的時候也還是會保持著最起碼的敬意。……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誰更沒有人性。”

蘇安然陷入沉思。

“你說得對。”片刻後,蘇安然才點了點頭,語氣也真摯了不少,“強者理應被尊重,不管生前還是死後。之前我對蜃妖大聖的言論,卻是有諸多失禮之處。”

“你……你你你……”聽到蘇安然如此坦然的承認了自己的錯誤,而且還稱蜃妖為大聖,青玉的臉上這一瞬間竟露難以置信的神色,但是她還是很快就繃住了臉色,露出一副理應如此的表情,“哼哼,你知道就好!”

隻可惜,她剛才的表情變化,隻要不是瞎子都能夠看得到。

“所以,這裡就是藏寶室?”蘇安然望著眼前的院落,然後邁步走進院子。

“或許吧?”青玉也搞不清楚,有些困惑的點了點頭,然後快步跟上。

但她並未像蘇安然那樣去查看院子的前庭和後院,而是徑直走向了主屋,然後以術法代替自身,推開了主屋的房門。

屋內的布置非常簡陋。

屋內的正中是一張方桌,方桌上是一盞燈具。

燈具的造型,是一條隻有三隻爪子的神龍盤踞在一塊石碑上,石碑被放置於一塊圓盤上。圓盤裡的燈油已經乾涸,而且也看不到燈芯,似乎這盞燈具已經沒用了。

方桌兩側,是兩張椅子,椅子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就像尋常人家所坐的那種木椅。

不過屋內的另一側,倒是有一個木架,上麵掛著一套銀白色的寬袖交領漢服,旁邊還有一件敞開掛著的白色披風,上麵繡著一條三爪金龍,顯然與旁邊的那套衣服是成套的。

不同於燈具看起來的黯淡,這套服飾流光四溢,明顯是一套法寶。

看到這套衣物時,青玉的眼睛都變得明亮起來了:“銀光袍和蜃樓披風!”

“聽起來似乎很厲害?”聽到青玉的低呼聲,蘇安然才從主屋的後院走回來。

“何止厲害啊!”青玉驚喜的說道,“這是蜃妖大聖以自身的皮毛為原材料打造出來的本命法寶。聽說就算是同為大聖強者的攻擊,也能偏轉和扭曲,尤為克製物理手段的攻擊!”

說到這裡,青玉突然轉過頭望著蘇安然,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她一時興奮,說出了這套法寶最為重要的特性,所以她是真的怕蘇安然會動手搶——她現在和蘇安然的距離極近,隻要蘇安然一動手,她覺得自己肯定會被打趴下。

“你以為你穿上這套衣服,我就打不到?”蘇安然斜了一眼青玉,哪裡不知道這蠢貨想什麼,“海市蜃樓的原理我比你還清楚,所以我隻要把所有的劍氣都進行集中覆蓋打擊,你覺得你還躲得了?”

青玉的臉色更難看了。

因為她剛幻想自己穿上這套衣服後就可以吊打蘇安然的美夢,已經破碎了。

“這個世界,就沒有能夠讓任何修士真正天下無敵的法寶。”蘇安然不屑的撇了撇嘴,“我想要的東西呢?”

青玉興趣寥寥的望了一眼屋內的情況。

她發現,這個屋子裡的法寶和珍品其實不少,隻是並不是所有法寶都像這套銀光袍和蜃樓披風一樣,還保存著相當的靈性。絕大多數法寶似乎早就在這無數年的歲月裡逐漸破損,失去了其本身的效用,真正還具有靈光的法寶已經不足七件。

其中兩件還是這成套的銀光袍和蜃樓披風。

其他四件,分彆是一塊玉佩,一顆拳頭那麼大的珍珠,一支步搖,一柄護身短劍。

還有最後的半件。

隻剩一隻的耳環。

“雲海佩。”青玉快步走向屋內一旁的梳妝台,然後拿起上麵的一塊玉佩,拋給了蘇安然,“你要的就是這塊玉佩。……這也是蜃妖大聖最有價值的四件法寶之一。”

“還有一件是什麼?”蘇安然望向了與這枚玉佩一起放在梳妝台上的步搖和一隻耳環。

不用猜他也知道,四件最有價值的法寶,那麼以蜃妖大聖自身皮毛打造出來的銀光袍和蜃樓披風必然就是其中之一。隻不過蘇安然沒有想到的是,這塊似乎隻能刺激神識,讓神海精神力一直處於高度活躍狀態,除此以外完全沒卵用的法寶,居然也是蜃妖大聖最重要的法寶之一。

“還有一件已經毀了。”青玉搖了搖頭,然後隨手拿起了梳妝台上的步搖,直接替換了自己原本的發釵,“好看嗎?”

“這發釵有什麼用?”

青玉臉色有些發黑:“這是步搖!”

“在我看來都是一樣,你們女人用來插頭發的。”

青玉覺得心好累,她為自己之前居然去問蘇安然這步搖插在自己頭上是否好看而感到羞愧。

這個男人根本就是個睜眼瞎!

哪懂得什麼好看不好看!

“這支步搖沒什麼特彆的效果,就隻是讓佩戴者在運轉真氣的速度更快一點。”青玉有氣無力的說道,“對於專精於術法一道的修煉者而言,精神力長期處於活躍狀態,以及真氣的運轉的速度加快,則意味著我們在戰鬥中能夠更快的施展術法。”

蘇安然了然的點了點頭。

這兩件法寶,都是屬於輔助類型的法寶,大概就類似於“藍耗減少”和“施法速度提升”這樣的裝備。

相比起施法速度提升,藍耗減少的價值顯然要更大。

畢竟前者隻是決定戰鬥用時,而後者卻是決定了一場戰鬥的持續性。

蘇安然有些理解為什麼“雲海佩”是蜃妖大聖最有價值的四件法寶之一了。

不過一般法師的戰鬥標配都是三件套,應該還會有一件回藍。

“那麼是不是應該還有一件靈力吸收速度加快的?或者轉化速度加快的?”

“你怎麼知道的?”青玉一臉見鬼的表情,“確實還有這兩件,不過有一件似乎是在之前那場讓蜃妖大聖隕落的戰鬥裡被摧毀了。另一件……”

青玉沒有繼續說,而是拿起了隻剩一個的耳環。

原來回藍裝備有兩件,一件戰後和一件戰時,這倒的確是一個非常完美的搭配。

以蘇安然的看法,蜃妖大聖有這四件套,再配上銀光袍和蜃樓披風的特性,如果不是她自己作死的話,恐怕還真沒人能夠殺得死她——從這些法寶的情況來看,蘇安然如果還不知道蜃妖大聖是個女人,那他就真的是頭豬了——不過這也讓蘇安然變得更加好奇,幾乎不可能戰死的蜃妖大聖,到底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才會選擇死戰直至死亡呢?

“你知道蜃妖大聖為什麼會死嗎?”

“不是戰死的嗎?”青玉有些奇怪蘇安然的問題。

蘇安然覺得可能是被青玉的愚蠢給感染了,他居然會去問青玉這種問題。

他早就該想到的,以這隻狐狸的愚蠢,是絕對無法弄明白六神裝的蜃妖大聖為什麼會死戰不退的。

“你又在想什麼失禮的事情嗎?”青玉一臉狐疑的望著蘇安然。

“沒有,我隻是想到一個事實,並且為自己居然忽略了這個事實而感到羞愧。”

“你居然也會感到羞愧?”青玉一臉的震驚。

蘇安然已經懶得理會這隻蠢狐狸了,他覺得等之後回到太一穀去問黃梓,說不定黃梓知道的還要比他們妖盟知道的東西更多,畢竟那可是一個活了六千年的老不死。

“既然你東西都拿到了,我們就趕緊找出口離開這裡吧。”蘇安然懶得理會青玉。

“等下,我還要換衣服!”青玉急忙說道。

“你不會收到納物袋裡嗎?”

“我的納物袋裝不下。”青玉拿出自己的納物袋,那就是一個像荷包一樣的精美納物袋。

以這個袋子的袋口來看,就算是把這套漢服拆分出來一點一點的往袋口塞,怕是都塞不進去。

所以青玉直接在這裡換上這套銀光袍和蜃樓披風,無疑就是最好的選擇。

蘇安然歎了口氣,然後轉身離開了屋子。

當然,他也沒忘了替青玉把房門關上。

不過等蘇安然重回院子時,他的臉色卻是突然一變,猛然握緊了手中的重劍劍柄。

一陣清脆的鈴聲響起。

蘇安然隻感到自己的四肢變得有些僵硬和沉重,就好像四肢的關節全部生鏽了一樣。

“這是!”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一定不會亂動。”一聲冷漠的女音,突然從不遠處響起。

緊接著,兩道倩影緩緩的從不遠處的枯木林裡走了出來。

望了一眼兩人,蘇安然的眼裡露出一絲驚訝。

他有些懷疑,是不是妖族的女人都長得特彆好看?

這兩個人的相貌質量居然完全不在青玉之下!

但是氣質卻各有千秋。

左邊一人身材高挑火辣,但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卻顯得有些陰冷,被她那雙美眸凝視著,蘇安然竟感到身體有些滑膩,就好像是有一條毒蛇正在自己的身上爬動著一樣,顯得極不舒服。

而右邊那人,氣質雖顯高雅,可卻滿臉的凜然煞氣,典型一副彆人欠了她好幾百萬的樣子。她哪怕就那麼隨意一站,並未開口說話,可依舊會成為全場的焦點和重心,存在感強烈得根本就讓人無法忽視她的存在。

如果說左邊那人給蘇安然的感覺更像是一條致命毒蛇的話,那麼右邊這人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劍,還是那種狂亂的劍氣正在肆虐的出鞘利劍。

“你們是誰?”

“青玉在裡麵?”右邊那名黑衣女子,不答反問。

蘇安然沒有回答,隻是一臉凝重的凝視著這兩人,不過他的右手,卻是已經握住了封靈帶的一端,隻要一甩手,這條封靈帶就會立即從屠夫身上滑落。

但是蘇安然的這個小動作,顯然被左邊那名冷豔女子發現了。

她右手的手腕再度輕輕一抖,銀玲般的聲音響起。

蘇安然就發現,自己的右手變得更加僵硬了,連手腕都動不了,那麼就更不用說做出甩手的動作了。

“我知道你纏在重劍上的東西是什麼,所以我不會給你解封的機會。”冷豔女子柔聲的說道,“你知道嗎?像你這種手持重劍,反應遲鈍的對手,可是我最喜歡的對手了。因為,我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解決你們,就像這樣……”

銀鈴輕響。

蘇安然頓時感到,似乎有人正用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他的呼吸開始變得有些困難。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