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56. 蘇安然很無奈

56. 蘇安然很無奈(1 / 2)



推荐阅读:

青玉耷拉著腦袋跟在蘇安然的身後。

時不時的伸手揉著自己的頭——她的狗頭差點就被蘇安然給打爆了。

“說你是犬科動物你還不信。”蘇安然沒好氣的望著青玉,“你知道嗎?你這種狀況,叫作人設崩了。”

蘇安然想之前初遇青玉時,她那會雖然表現得有點蠢萌蠢萌的,被他一句話就炸出真相,但至少在後來的接觸中,還是屬於比較冷靜沉著的性格。當然也或許是因為身份家世的原因,所以還帶有一些童真和小小的傲氣,不過基本屬於無傷大雅,就憑她長得這麼好看,人格魅力還是很高的。

可是現在?

她的高冷和傲氣都消失了,都開始不顧形象的咬人了。

蘇安然的右手剛才就被她一口咬住,現在上麵兩排牙印還非常的清晰。

麵對蘇安然的嘲諷,青玉依舊低著腦袋,嘴裡不停的嘀咕著:“聽不見聽不見聽不見……”

“彆以為裝死就有用,我告訴你,你攤上事了。”

“聽不見聽不見聽不見……”

“青玉,你是頭豬!”

有青筋冒起。

“還術法天才呢,也不見你的法術多厲害,我覺得可能一頭豬學個法術都比你用得好。”

青筋似乎又多了一條。

“這麼一說,我似乎不該說你是豬,不然就像是在侮辱豬?”

鼓脹起來的青筋已經不止一條兩條了。

“都說君子動口不動手,這麼一看,你果然是個深諳君子之道的人。”

青玉憤恨的望著蘇安然,一臉的咬牙切齒,可惜蘇安然並沒有轉過身看著青玉,所以此時青玉也隻能盯著蘇安然的背影發怒。如果不是她打不過蘇安然的話,早就把蘇安然打死了,所以無奈眼下隻能在腦海裡幻想著自己如何把蘇安然吊起來打。

而蘇安然,在說了這麼多故意刺激青玉的話,卻見她始終沒有反應,於是便轉過頭望了一眼青玉。

卻隻看到青玉的臉上莫名其妙的露出得意的樣子,笑得跟個傻子似的。

蘇安然用腳指頭想也知道青玉在乾什麼,於是直接一個手刀就劈了上去。

“哎呦!”吃痛的青玉立即回過神來,惡狠狠的怒視著蘇安然,“你乾什麼!我又沒有咬你了!”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腦子裡在想什麼。”蘇安然冷眼斜視著青玉,“我們之前可是一起用過幻象魂引繩,那東西還有一個作用就是類似於佛門的他心通,或者你們術法一脈常說的心印術,所以你在想什麼我都知道。”

青玉的眼裡閃過一絲驚慌,但還是嘴硬的說道:“不可能!我怎麼沒聽說過!你胡說!”

蘇安然當然是在胡說了。

幻象魂引繩隻有在牽著的時候才會有這個效果,此時他們又沒有牽著這玩意,蘇安然自然不可能知道青玉到底在想什麼。

但是,就青玉這種還帶有燦爛童真的性格,蘇安然一猜一個準。

“所以說你沒常識,連幻象魂引繩這麼基礎的作用都不知道,還好意思說自己天才?什麼都知道?”蘇安然一臉鄙夷的望著青玉,“你剛才想著怎麼打我報仇呢,對吧?”

青玉不是眼裡驚慌了,而是真的驚慌了:“我我我……我錯了!彆打我的頭了!”

“哼。”蘇安然倒也沒有真的動手打青玉,他覺得這隻小狐狸怕是內心陰影麵積已經相當大了,“我跟你說,你最好少想些有的沒的,你現在尾巴一翹起來,準備拉什麼shi我都知道。”

青玉臉色羞得通紅,一臉悲憤欲絕,可卻又偏偏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最終,她隻能憋出兩個字:“粗鄙!”

“文雅能當飯吃?”蘇安然斜視著青玉,“你文雅,也不見得你就打得過我?所以文雅有什麼用?你們妖族不是一直都信奉實力為尊,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嗎?”

被蘇安然說得啞口無言的青玉,第一次發覺自己的口才居然那麼糟糕。

她記得以前在氏族裡,甚至就算是在妖盟裡,她都是以能說會辯著稱的。

可為什麼在蘇安然麵前她就說不出話來了呢?

青玉望了一眼蘇安然身後的屠夫,最終隻能歸結於肯定是受了那把劍的心理陰影影響。

這讓青玉很是懷疑,蘇安然到底是從哪弄來那把武器的?

雖然一路上略顯吵鬨,不過無論是蘇安然還是青玉,他們的注意力更多還是集中在這個黑色的世界裡。

這個已經徹底陷入死寂的浮島,天空是昏沉的,但並不黑暗,而且也不像無回徑那樣能見度極低。而大地,則是焦黑的,上麵也充滿了各種各樣的裂痕與斷層,很多時候蘇安然和青玉看似前方可以直行,可是等到走近後才愕然發現,在他們麵前是一道寬度超過百米的巨大裂縫。

為此,他們兩人不得不經常繞路,以至於後期甚至是順著這些裂縫斷層前進。

蘇安然已經發現,在這個意識世界裡,他們的感知是被徹底扭曲的,其中就包括了對時間流速的感知。

所以他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是早上,什麼時候又是晚上。

他們隻有行走到精疲力儘時,才會躺下來歇息,然後餓到極致的時候,才會停下來用餐。

其他時間,蘇安然的印象裡就隻剩下不斷的前行。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