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好人?(1 / 2)



推荐阅读:

半身染血的青玉,就這麼站在原地,和妙英、妙成兩人對視著。

片刻後,她才開口打破這種沉默的氛圍:“感謝兩位大師的援手,幫我清理妖盟內部的叛徒。”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這時候,妙成的臉上才露出些微的笑意。

作為戒律院執事玄雄大師最為器重的弟子之一,妙成可不像妙言和妙英這樣什麼都不懂。

所以他自然聽得懂青玉這句話裡的潛台詞。

作為妖盟八王的氏族子嗣之一,還是一個出過大聖的氏族,青玉說出來的話,自然也是有一定的效用。

僅憑她剛說的這句話,就等於是將這次的事件定性為妖盟兩大氏族的內部矛盾,是青丘氏族與北冥氏族之間的族群問題。

到時候哪怕北冥氏族知道大日如來宗在這次事件裡發揮的作用,也無法動用整個妖盟的力量對付大日如來宗。甚至就算是北冥氏族自身想要報複,也無法把這件事放到台麵上來說,隻能通過暗地裡的手段來較量。

有了這種共同的默契後,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許多了。

青玉過去喂黑犬服藥,同時掐訣發出一道傳信。

不過青玉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因為五行幻陣雖說是同一個區域,但是每個區域之間是被陣法力量分割獨立的。因此她的這道傳訊,隻有同在雷池水澤的人才能夠收到。

而妙成和妙英兩位大師,則開始救治妙言小和尚。

相比起黑犬,妙言小和尚的傷勢就重得多了。

金剛身的破功給妙言小和尚帶來的傷勢,就不是短時間內可以恢複的,更不用說因此而導致的身體其他傷勢——蘇安然就看到,妙英一連給妙言小和尚喂食了四、五種丹藥,才勉強讓妙言小和尚那蒼白至極的臉色稍稍恢複了一點血色。

不過哪怕如此,妙言小和尚也依舊沒有恢複意識。

“如何?”

“傷勢穩住了,但是必須儘快送回宗門接受治療。”妙英臉色沉重的說道,“他的金剛身本就是借助外力迅速凝練而成的,所以這一次被破功,也加劇了他的傷勢惡化,臟腑幾乎都出現了移位和大出血,就我身上帶著的丹藥,不可能治好。而且如果繼續拖延下去,他的根基都會廢掉。”

“我明白了。”妙成點了點頭,“那麼就由我將妙言師弟送出去吧,我現在的情況,也不太適合繼續在這裡搜索神海不朽果。接下來的事情,就要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妙英點點頭,“我一定會找到神海吸血藤的。”

一直在一旁聽著的蘇安然,這會才發現,原來妙英和妙成他們並不知道神海不朽果是生長在不老樹上的。也才終於明白,為什麼大日如來宗派人進了幻象神海這麼多次,卻始終都未能找到神海不朽果的原因。

如果真按照玄悲大師那副畫卷去尋找什麼神海吸血藤的話,怕是找到末法大劫降臨都不可能找到。

事實上,蘇安然會知道這些,也得歸功於藥神的描述和講解。

所謂的神海吸血藤,實際上就是不老樹的樹心所誕生的伴生物一部分。

當不老樹因為外力或者其他原因而導致生命力開始流逝,並且無法得到補充時,它就會從身體分離出一部分不朽藤,卷帶著神海不朽果脫離本體,另覓他處生根,重新成長為不老樹。而在這一過程裡,因為需要補充極為大量的養料來促進成長,所以神海不朽藤就會表現得極具攻擊性,會襲擊並且吞食所有靠近自身範圍的生物。

蘇安然猜測,或許就是因為不朽藤表現出的吸血特性,所以才會被誤認為是吸血藤。

隻不過這種狀態下的神海不朽藤,是不能用來入藥。而同樣的,其上生長著的兩顆神海不朽果,也因為靈力的散逸導致藥效大減,甚至就連果實的色澤都變得黯淡無光。

而相比起大日如來宗的一知半解,妖族的人對於神海不朽果就顯然知道得更多。

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在看到蘇安然從不老樹上下落後,就要求他交出不老果了。

“神海不朽果,我找到了。”蘇安然不忍看玄英他們繼續折騰,於是便從納物袋裡取出一個盒子,遞給了妙英。

“蘇施主已經找到了?”妙成一臉的驚訝,同時急忙示意妙英打開盒子。

盒子是方形的,整體呈現深藍色,拿在手上時可以感受到一種金屬般的冰涼。

當妙英將盒子打開時,頓時就有一股寒氣從盒子內冒出,明顯證明盒內的溫度還要更低。

“紅色的神海不朽果!”妙成發出一聲驚呼,“品相比師父交代的還要更好!”

雖然大日如來宗不太清楚神海不朽果的真正誕生地點,但至少他們還是知道哪一種神海不朽果的品相和藥效更佳。

妙成和妙英兩人彼此對視了一眼,都能夠看得出對方眼中的驚訝和震撼。

尤其是妙英。

她雖然從妙成這裡聽說了關於蘇安然的佛緣事跡,但實際上她卻並未深信。隻是礙於門規限製,所以妙成讓她之後不顧一切也要保護蘇安然,她也隻好聽命行事。

但是此刻,在看到這枚神海不朽果後,妙英對於蘇安然擁有佛緣的說法,立即變得堅信不疑。

他們大日如來宗前前後後已經有四次進入幻象神海秘境了,曆時上百年的時間,卻始終沒能找到神海不朽果。這一次,與他們平時也沒什麼區彆,就隻是多了太一穀蘇安然這麼個外援而已,但是結果卻是截然不同。

這對於講究“緣分”的佛門弟子而言,其意義自然是與眾不同的。

妙成收好神海不朽果,臉上的喜色毫不掩飾,然後再次說道:“我現在就帶著妙言師弟和神海不朽果離開。”

“好!”妙英點了點頭。

如今距離幻象神海秘境關閉還有差不多兩個月出頭一點的時間,這對於妙英而言是一個不能錯過的機遇,畢竟這一次她進入幻象神海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想要借助幻象神海的特殊性來增進修為。

雖說在這幻象神海深處修煉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危險性相比外圍畢竟更大一些。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在外圍修煉的話,以她的修為實力,完全可以去搶奪一處節點,這樣她就能夠達到五倍的修煉速度——幻象神海深處這裡,並沒有節點存在,所以修煉速度也僅僅隻能達到三倍而已。

“那麼蘇施主,你是要和我一起離開,還是打算在外圍修煉?”妙成是清楚蘇安然的打算,因為之前的時候他就打聽過,所以此時詢問隻是一個客套話而已,就如同打招呼一樣。

“我暫時還有事。”可讓妙成沒有料想到的是,卻是蘇安然的回答與他想象的不一樣,“我和青玉有個約定,如今還要履行承諾,所以暫時還不能離開。”

“這……”妙成的臉上頓時就露出為難之色。

他們這次進入幻象神海時,玄悲大師就已經特彆交代過了,妙成的職責就是負責保護蘇安然,而且萬事都要以他為主。原本的計劃裡,是由妙成和妙英兩人護著他們一路前行,等摘取到神海不朽果後,他們就可以退回外圍區域,到時候他將直接離開幻象神海,而外圍也有妙英、深德、深悅等人坐鎮,就算發生什麼衝突,大日如來宗也能會教對方做人。

可是誰也沒有料到,才剛進入無回徑,他們就出了問題,結果導致眾人失散。

等到現在重新彙合時,這計劃就被完全改變了。

“你送妙言師弟離開吧。”玄英像是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臉上有著慷慨赴義般的決然,“師兄你的傷,還有妙言師弟的傷都是拖不得。……接下來就由我隨蘇施主同行吧。”

“可是師妹……”

“隨緣吧。”妙英笑著搖頭,“這麼多年了都過去了,也不在乎剩下的時間了。”

蘇安然眨了眨眼,這劇情的發展變化太快,他都有些看不懂了。

“蘇施主,接下來你在幻象神海裡的安全就由我來負責。”妙英雙手合十,低聲念了聲佛誦。

看到這裡蘇安然總算明白妙英那一臉慷慨赴義的神色從何而來。

她卡在神海境四重天已有十來年,這樣的資質已屬非常平庸,這一次進入幻象神海就是為了找到神海不朽果後,能夠借助幻象神海的特殊性突破到通竅境。可如果她接下來要負責保護蘇安然的話,那麼她就等於是徹底錯過這一次的機緣了,因此會有慷慨赴義的神色,也很正常。

畢竟,這很有可能等於是斷了她的修煉道路。

蘇安然可不願意當這個惡人:“不用在意我,我和青玉約好的事是個秘密。本來我也是打算拿到神海不朽果後,就讓妙言先行離開的,隻是沒想到遇到神猿山莊的人,所以才爆發了這場衝突。既然妙成大師你們都來了,接下來我也就可以放心了,畢竟之前妙言的傷勢就已經不輕了。”

“可是……”妙英似乎還想說什麼。

但是蘇安然卻是擺了擺手,道:“妙英師太,這是很可能牽扯到他們妖盟的內部事務,如果讓人發現大日如來宗的弟子參與其中的話,恐怕會變得非常麻煩。”

蘇安然這些天和青玉混在一起,自然也不是什麼事都沒乾的。

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不少當前修道界的一些局勢。

例如神猿山莊的那頭神猿,曾經就是妖族七位大聖之一,隻是後來被靈山那位掌門降服,成了靈山獵殺妖族的幫凶,才因此和龍王、妖後、蜃妖交惡。後來靈山分裂,那頭老猴子脫離了靈山,但是因為和妖族交惡的緣故,無法回到北庭和妖族,才建立了神猿山莊,甚至因為被驅逐出妖族的怨恨,而一度和妖族大打出手。

不過隨著龍王和妖後和青丘氏族的九尾大聖達成協議,妖盟的正式成立後,這種情況才得以緩解。

但是神猿山莊與龍王、妖後一族勢不兩立,這也是整個修道界眾所周知的事。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