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殺伐(1 / 2)



推荐阅读:

段安的拳頭,最終還是直接轟在了妙言小和尚的頭上。

“砰——”

猛烈的氣流瞬間爆發而出。

妙言小和尚的腦袋往後一仰,伴隨著身上所有的金光在這一瞬間全部破碎,宛如星屑般紛飛而出的同時,他整個人也跟著倒飛而出,重重的摔落在地。

鮮血從他的身體上湧出。

並不是單純隻從額前的傷口,而是從他全身的毛細孔裡流出,幾乎是轉眼間就將他整個人都染成一個血人。

這就是護身法門被破功後的下場。

眼下這種情況的重傷,已經算是最輕的傷勢了。

“哼。”段安看了一眼雖然已是出氣多進氣少,但還未徹底死去的妙言,不由得冷哼一聲,“不愧是修過佛門金身的人,就是命硬。”

他邁步朝著妙言走去,手中已經是再度真氣湧動。

段安相信,他這一次一定可以打爆這個禿驢的狗頭。

“小和尚!”蘇安然揮劍逼退周成,“給我滾開!”

周成雙手直接現出原型,身上的鬥篷在這一瞬間直接融入到他的身上,讓他的雙手都化作了一對翅膀。而麵對蘇安然這揮來的重劍,他隻是揚起自己的左翼,就將重劍的攻擊擋下,從羽翼上散發的光澤來看,周成現出原型後的羽翼硬度,幾乎已不在任何金屬之下。

一陣金鐵交擊的悶響,蘇安然臉上的怒色更盛。

他回頭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妙言,還有已然走到妙言小和尚麵前,已經揚起手準備打爆妙言腦袋的段安,蘇安然終於撤步拄劍,右手也抓住了重劍劍柄上的封靈帶一端。

他之前遲遲沒有解封屠夫,就是因為屠夫的影響是不分敵我的——除了蘇安然自己以外,其他人都會受到屠夫的生機破滅影響,這一點在之前對付雷獸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感受過了。

而按照妙言小和尚和黑犬兩人的傷勢情況,一旦屠夫解封的話,他們很可能會無法阻止體內生命力的流逝。

可現在,蘇安然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解封屠夫,如果速戰速決的話,那麼妙言小和尚還有一線生機。

但如果不解封的話,那麼妙言小和尚就必然是十死無生了。

如何抉擇,蘇安然還不至於糊塗。

握緊手中的封靈帶,蘇安然的神色顯得無比平靜。

與蘇安然對峙中的周成,心中猛然一驚。他雖然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是直覺卻清楚的告訴他,一旦讓蘇安然將封靈帶解封的話,那麼接下來必然不會發生什麼好事。

“解……”

蘇安然嘴唇輕啟。

周成的身形猛然而動。

“阿彌陀佛。”

一聲佛誦,驟然響起。

緊接著,便是讓人感到身心舒緩和溫暖的金色光華普照而落。

仿佛籠罩著整個幻陣天空的雷雲,都被陽光給驅散了。

所有人愕然抬頭。

隻見一道金色的光柱從空中射落,直指段安。

明明是看起來非常平常的金色光華,就好像是在遮陽板上打了一個故意讓陽光照落的圓洞一樣。

可是段安卻是猛然發出一聲鬼叫,整個人迅速向後飛退,根本不敢接近這道金色光柱。

而當蘇安然看到金色光柱落地的那一瞬間,他也才知曉為什麼段安不敢讓這道金色光柱照到——被金色光柱直照的大地,居然在眨眼間就開始冒起白煙,原本就已經出現龜裂的大地,此時裂紋更是被不斷擴大,以至於上麵都開始出現一層白灰。

如果說,之前蘇安然解封屠夫所造成的生機破壞還隻是停留在物質層麵的話,那麼現在這金色光輝所形成的破壞,就是直接作用於原子層麵了——大概就是**與靈魂的區彆。

一道身披袈裟的身影,緩緩從金光之中走出,一臉淡然的望著段安。

看到此人時,蘇安然的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這人赫然就是之前在無回徑裡與蘇安然等人分開且下落不明的妙成!

不過很快,蘇安然就注意到,妙成的左邊袖子是空的——他的左臂已經不見了!

這也就意味著,他之前在無回徑裡時看到的妙成那狼狽淒慘的身影,就是他那時的真實寫照。

“妙成大師!”蘇安然發出一聲低呼。

“辛苦你了,蘇施主。”妙成望向蘇安然時,淡然冷漠的臉上才露出一絲難得的微笑,“你好好休息下吧,接下來這裡就交給我們了。”

“我們?”蘇安然楞了一下。

一道氣流,陡然在蘇安然的身側爆發而出——當蘇安然的神識感知到有異常的時候,這股強勁的氣流已然徹底爆發。

“咚——”

隻聽得一聲宛如敲鐘般的巨響,回過頭的蘇安然已然看到倒飛而出的周成。

而站在他身側的,則是一身殺氣的妙英。

隻是一掌而已,之前還能夠輕易擋下蘇安然重劍攻擊的周成,此刻卻是倒飛而出的摔落在地,還接連滾了好幾個圈圈,才勉強卸下了來自妙英打在他身上的那股力道。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