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戰後(1 / 2)



推荐阅读:

“封印。”

蘇安然將右掌朝向屠夫,沉聲喝道。

纏繞在他右手手腕上,以及屠夫劍柄的封靈帶立即就散落開來,並且迅速的朝著屠夫環繞著。仿佛受到某種特殊力量的牽引,屠夫在周圍封靈帶的環繞下,緩緩的浮升在半空中。等到屠夫定格在半空中後,所有的封靈帶才開始朝著屠夫纏繞過去,重新將其密封起來。

當封靈帶最後的一小截徹底貼在屠夫的劍柄上時,從屠夫上不斷散發出來的血煞氣息與死寂之力,才真正的被隔絕。

就連蘇安然與煞劍氣之間的聯係,也隨著封靈帶的重新密封而徹底斷絕。

失去了牽引力的屠夫重新掉落回地麵,插在大地之上。

蘇安然這才走到屠夫旁邊,將這柄重劍拿起,重新背回身後。

在他的身後,是已經徹底失去的雷獸身體。

但是與之前那頭威武雄壯的雷獸形象不同,此時已然成為屍體的雷獸,它那如同小山般的身軀早已消失不見,遺留下來的隻有失去所有血肉,隻勉強剩下一個骨架的軀殼。唯一還能夠證明這具屍體生前是處於雷池水澤食物鏈頂端霸主的痕跡,就隻有那個被蘇安然用重劍斬落的頭顱。

不過真正讓青玉和妙言小和尚等人感到驚恐的,並不是雷獸的死亡慘狀。

而是這片戰場的情況。

作為戰場最中心的區域,方圓五十米內不說天崩地裂,但也相差不遠。

大地在接連的破壞下,已經徹底崩塌,顯露出某種不屬於雷池水澤幻境的白色地質層——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但是蘇安然內心則隱隱有個猜測,或許這就是那隻蜃妖大聖的頭骨。

而直徑五十米外的區域,則漸次依據遠近程度以及戰場的激烈程度略有不同。

最遠的地方,就隻有被屠夫的死寂之力影響下所產生的破敗。

稍近的地方,則在幾次衝擊波的作用影響下將地麵徹底犁開。

但不管是遠還是近,方圓兩百裡內的區域,所有水流徹底被蒸發,大地隻餘留下一片破敗死寂的昏黑。

“你們沒事吧?”蘇安然先是走到距離最近的犬妖和妙言小和尚身邊,查看了一下兩人的傷勢。

犬妖在戰鬥之初就被雷獸直接抽飛,後來看他能夠回身戰鬥,還擋在雷獸的麵前試圖為青玉爭取逃脫的機會,所有人都以為他的傷勢應該沒什麼大礙。但是沒想到的是,其實他的胸骨已經出現了多處骨折,甚至肋骨還有兩根斷裂,如果不是妖族的生命力卻是頑強的話,隻怕那一下鞭尾抽擊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而之後當蘇安然解封屠夫後,他又因為距離屠夫最近,受到的影響也是最大,此時反而成了傷勢最重的一位。

大量生命力的流失,讓他幾乎徹底失去了對身體以及妖氣的控製權。

簡單點說,就是犬妖在短時間內無法恢複成人類的形態——哪怕是未完全的人類形態。

看著這樣的犬妖,蘇安然總算知道為什麼很多影視劇裡,妖怪死亡後總是會顯露出本體了。因為妖氣對於妖怪而言,就跟真氣對於人類而言是一樣的:人類修士吸收靈氣,將靈氣轉化為真氣;妖怪則是將靈氣吸收轉化為妖氣,然後通過控製妖氣他們可以化形為人,也可以利用妖氣進行身體的強化和操縱術法等等。

但是一旦妖怪死去,所有的妖氣就會徹底失控,因此自然也就無法維持住人形——這也是為什麼一旦妖怪的妖氣失控暴走,他們也同樣會無法維持住人類形態的原因。

相比起犬妖的情況,妙言小和尚雖然看起來異常的狼狽和難堪,甚至可以說傷痕累累,可他的傷勢卻要輕得多了。

他最大的傷勢,是體內受到震蕩影響而導致的類似於內出血的異常狀況,除此之外就是金剛身差點被破功的反噬危險。

前者的傷勢,以修煉者的體格強度,在服用丹藥後經過一定時間的調養休息,自然上就可以痊愈。而後者的問題,在幻象神海裡則屬於比較麻煩的情況,因為這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重新梳理和穩固功法境界,基本等同於是要把功法重新再修煉一遍,這也就需要消耗大量的靈氣。

幻象神海的靈氣,與外界沒什麼區彆,甚至比起外界要略微低一點。

這個秘境的真正作用,是刺激神海境修士的精神力,讓其精神力變得異常活躍,能夠加速神海境的修煉進度而已。

確認了這兩人還不至於斃命後,蘇安然就轉身向著青玉走了過去。

相比起犬妖,青玉的生命力幾乎可以用旺盛來形容。

不愧是有大聖坐鎮的氏族——蘇安然隻能發出這樣的感慨。

青玉的傷勢,基本是因為術法被破而產生反噬所導致的,這種傷勢相比起另外兩人來說,就要輕得多了。當然,就狀態上來看,顯然是不會好到哪去的,畢竟術法的施展基本都是依靠神識感應來鎖定,這就和蘇安然施展煞劍氣的道理是一樣的。

所以術法反噬的痛楚,就跟把整個腦子丟到攪拌機裡攪一攪一樣。

蘇安然體驗過一次這種痛苦。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雷獸要撞破他的血色晶壁時,蘇安然寧願冒著被撞飛的可能性,也要解除血色晶壁的原因。

看看現在青玉的情況。

這位一路上都表現出極大野心與獨立性的修仙版女強人,此刻正臉色蒼白的跌坐在地,有氣無力的望著蘇安然。她的衣裙已經沾滿了泥土與灰塵,看起來就像是一位仙女從天而降時沒有掌握好正確的降落姿勢,然後直接摔進了泥潭裡——不過幸運的是,至少她不是臉先著地。

此時的青玉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種惹人憐惜的嬌弱感,尤其是配合她那副哪怕是放在這個是個女修就能隨意整容的世界裡也依舊能夠算是驚豔絕美的麵容,那瞬間爆發出來的視覺衝擊力,就算是受過信息爆炸時代的顏值藝術熏陶的蘇安然,也突然有一種砰然心跳的感覺。

驚豔與清純,兩種近乎於截然相反的氣質,居然同時出現在一起,卻並不突兀和違和。

兩人默默的彼此對視。

確認過眼神。

然後,蘇安然終於開口了。

“你對我用了魅惑術?”

青玉臉色緋紅,差點氣絕:“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