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妖盟階層(1 / 2)



推荐阅读:

紫蓮妙玉種,外形如同蓮子,整體呈紫粉色,入手的觸感有點像是暖玉,溫潤光滑。

“這玩意能吃?”蘇安然拿著手上的蓮子,有些訝異的問道。

青玉沒有理會蘇安然,她分了兩顆蓮子給蘇安然和妙言後,又將剩下的七顆遞給了綠毛妖,道:“你們兩個,留一個人在這裡等其他人回來吧。”

然後青玉就一口把蓮子吞下,全然不理會兩隻妖怪到底是誰留下,也不理會這兩人是否會為了跟隨在青玉身邊而把腦漿子打出來的慘況。隻見青玉一個邁步,整個人就這麼直直的跳到了水池裡。

蘇安然和妙言對視了一眼,然後蘇安然一仰頭也把蓮子吞服下去,邁步一躍,就跳到水池中。

蓮子在口中融化的感覺,有點像是巧克力融化了的感覺一樣。

口腔內多了一股粘稠感。

隻不過,融化了的液體很快就開始蒸發開來——無數散逸開來的靈氣,開始在蘇安然的體內遊走,然後通過身體透射到表皮。在這一瞬間,蘇安然感覺自己的身體皮膚似乎多了一層保護層,他能夠看到自己的皮膚逐漸變成一種紫粉色。

原本一開始跳入水池時,那一瞬間產生的刺痛感,也在皮膚表層的顏色變成紫紅色後,迅速減輕,隻留下一種酥麻。

蘇安然能夠清晰的看到,整個水池內彌補這的電芒,在接觸到自己的身體時,就被迅速吸收,而皮膚表層上的那層紫粉色,也會在吸收了電芒後,顏色變得極淡。

他立即就明白,哪怕吞服了紫蓮妙玉種,也沒辦法在這個水池內呆太久。

於是,蘇安然迅速轉頭,尋找著青玉的身影。

隻見不遠處的青玉,在看到蘇安然的目光望過來後,她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上方,然後雙腿邁動,整個人迅速上浮。

蘇安然看到妙言也落水後,同樣為妙言指了指方向後,就迅速上浮。

當蘇安然的頭終於從水池裡冒出來的時候,他的臉上浮現出一抹驚訝,以至於他沒能在第一時間上岸,然後就嘗試到了電殛之痛是一種什麼樣的痛楚——那是仿佛要將靈魂撕裂的痛楚。所幸紫蓮妙玉種的效果還沒有徹底消失,所以這種痛楚並沒有真的讓蘇安然就這麼死去,所以他最終還是順利上了岸。

隻是,神情顯得有些萎靡不振。

緊接著,從水池裡冒頭而出的是妙言小和尚。

他的臉上也同樣浮現出驚訝。

因為此時,他們所處的地方已經不再是那一片荒漠。

整個世界已經從一片黃沙轉換成了深綠色的濕地:一處又一處的水池,或被獨立隔離成一個個小水塘,或接連在一起形成更大的水澤。相比起烈陽荒漠的黃沙,雷池水澤的景觀要顯得優美許多,這裡有花有樹,甚至還依稀能夠看到不少生活在其中的生物。

隻不過,無論是生活其中的動物還是植物,大多數的身上都帶有著明顯的雷光或電芒。

顯然在這個雷池水澤生存著的生物,都不可避免的被帶上了一些雷電的性質。

三人在水池的岸邊略微等了一小會後,終於又有人冒頭了。

蘇安然在上岸後,還特意的觀察了一下,他發現剛才他們上來的那處雷池,已經看不到任何雷光閃動,他甚至趁著紫蓮妙玉種的效果還沒有徹底消失時,將手伸到水池裡,但是卻也同樣感受不到了那種電殛的刺激,似乎整個水池在他們上岸之後就變成了一處普通的水池一樣。

自然,也就看不到跟隨青玉而來的那隻妖怪到底是如何出現的——事實上,在犬妖從水池裡冒頭之前,蘇安然等人都沒有看到他在水裡出現,就仿佛是憑空出現的一般。

蘇安然知道,這裡麵肯定牽扯到了某種空間概念。

哪怕是在修道界,空間的概念,也是陣法一道最為頂尖的知識與奧秘。

以蘇安然連最基礎的陣法都搞不懂的水準,就更彆想弄清楚這個五行幻陣裡那種空間顛倒的秘密了。

“接下來怎麼做?”青玉開口詢問道。

她的任務,是幫蘇安然來到雷池水澤,以及在麵對采集神海不朽果的時候,應對有可能出現的危險與麻煩。除此之外的事項,都不在她的考慮範圍內。

“往深處走走看。”蘇安然想了一下藥神小姐姐之前告訴他的那些話,然後才開口說道,“不老樹隻會生長在水分充足的地方,它的成長需要大量的水分和養料供給,所以本體應該不會太小。”

“不老樹?”

“就是會結出神海不朽果的靈植。”蘇安然回答道,“反正我也是聽人說的,所以我們找找看吧。”

對於這一點,其他人也沒什麼異議。

反正他們什麼都不懂,眼下知道一個大概,也總好過沒有目標和方向。

一行四人很快就開始上路。

不過,那頭犬妖倒是一路上都非常儘職的留下一些神識印記,方便之後的同伴追過來時能夠找到他們。

蘇安然看了一眼犬妖,發現他身上有一些紫青痕跡,顯然是在爭奪唯一一個追隨權的時候,這兩隻妖怪是真的沒少下黑手和死手。隻是蘇安然不明白,他剛才從那兩隻妖怪身上的氣勢來判斷,綠毛應該是要比犬妖更強一些的,可為什麼最終過來的會是犬妖呢?

蘇安然秉持著不懂就問的原則,直接就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聽到蘇安然的問題,犬妖的神色略微顯得有一點點的失落:“連你也看出來了啊。”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