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莫名的襲擊(1 / 2)



推荐阅读:

妙成大和尚,恐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在和妙言小和尚的交談中,蘇安然終於知道妙言小和尚身上的傷勢是如何得來。

他在無回徑上,同樣因為走神的瞬間而陷入幻陣之中。

隻不過相比起蘇安然很快就遇到妙成不同,妙言小和尚因為心思淳樸,所以並沒有立即進入幻陣的第二階段。

他是在前行了很長一段距離後,才見到了妙成。

具體情況,妙言自己也不甚清楚。

而那時他所見到的妙成形象,與蘇安然所見到的形象一模一樣:臉上有一道從左眉角到下顎處的猙獰傷口,左臂被利器斬斷,僧袍破裂,身上也有多處染了血跡的傷口。

同樣的,妙成也在勸阻妙言趕緊退出迷幻林。

但是不同於蘇安然一劍就把這樣的妙成劈了,妙言小和尚一臉急切的迎了上去,並且試圖給妙成救治傷口。

可不管什麼傷藥,都無法治好妙成的傷勢,急切之下妙言一不小心就把重傷的妙成給……

折騰死了。

蘇安然聽到這裡時,整個人是懵逼的。

他完全沒看出來,妙成居然還有這樣的天賦。

隻是幫忙療個傷都能夠把人給弄死,這讓蘇安然決定以後哪怕就算重傷瀕死,也絕不能讓妙言喂藥,否則很可能分分鐘藥沒吃,整個人就沒了。

之後的事情發展,就和蘇安然猜測的差不多。

心神震蕩之下,那些霧氣紛紛化作了某種妖魔,開始對妙言小和尚展開瘋狂的襲擊。

隻有神海境一重天的他,神識根本就無法外放展開,被那些霧氣死死的壓製住,這也就導致了妙言身上會有這麼多傷口的原因。不過比較幸運的是,妙成雖然淳樸天真,但至少不是個傻子,他很快就施展金剛身,大幅度強化自身的防禦能力,大有一種你打任你打,我自巍然不動的架勢。

憑借著金剛身,妙成封閉自身五感,並且默念靜心咒,然後就這麼一路前行的走出了迷幻林和無回徑。

接著,就遇到了蘇安然。

如果妙言小和尚再晚一點出來的話,他就無法遇到即將離開的蘇安然,而封閉了自身五感的他接下來會遇到什麼情況,就真的不好說了。

蘇安然陪著情緒失落的妙言小和尚,在原野上等候了約莫四天的時間——因為感知被扭曲的緣故,蘇安然也無法確定具體的時間,他是依照用餐次數來判定時間流逝的,因為就算感知被蒙蔽和扭曲了,但是以他目前境界的身體需求卻還是無法被蒙蔽,所以該餓的時候還是會餓,想上廁所的時候還是會想上廁所。

在此期間,蘇安然和妙言倒是又看到了有不少修煉者從迷幻林的無回徑闖了過來。

他們有的一臉淡然,仿佛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有的則是一臉如臨大敵,哪怕出了迷幻林,心神依舊緊張戒備著,甚至差點和蘇安然、妙言兩人動手。

也有的帶著一身的傷痕和血跡,慌慌張張的衝了出來。幸運一些的,至少還能找個地方療傷;比較倒黴或者不幸的,在闖出迷幻林後,就這麼倒在地上死去了。

而那些沒有死在迷幻林,卻反而死在原野上的那些修煉者,也讓蘇安然見識到了這片原野上隱藏著的凶險。

滴落在原野上的血跡,很快就引來某種類似於狼的奇怪妖獸——這些妖獸都是憑空出現的,仿佛天生就掌握著隱形的能力一般。它們隻會針對受傷流血的人,哪怕蘇安然和妙言兩人在第一次見到這種妖獸時,就不由自主的進入戰鬥狀態,可是這些妖獸卻是連看都不看蘇安然等人一眼,隻顧著追擊那些受傷的人。

之後,蘇安然便看到,隻要不去攻擊這些妖獸,那麼這些妖獸就不會去襲擊目標以外的修煉者。

他就看到,有幾名修煉者為了救援自己的同伴而和這些妖獸展開大戰。

雖然妖獸的整體實力並不算強,可能也就相當於聚氣境八、九層的修為,以神海境二重天修為以上的修士實力,擊殺起來並不算困難。但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救援途中絕對不能負傷流血——蘇安然就看到,有其他修士在救援同伴的時候,不小心負傷流血,然後就引來了更多的妖狼。

當妖狼足有上百隻的時候,就算是數名神海境二重天、三重天的修士,也照樣抵擋不住。

這個發現,讓蘇安然意識到,在這片原野上絕不能受傷。

哪怕受傷也不能讓血液滴落在地。

因為妙言小和尚以及還有好些成功闖過迷幻林的修士,都是身上帶傷的。隻不過大多數人身上的血跡已經乾涸,所以沒有出現血液滴落在地,引來妖狼襲擊的情況。

而除此之外,蘇安然還發現,死在這片原野上的修煉者——不管是被妖狼殺死,還是闖出迷幻林後就無力為繼而亡,他們的屍體很快就被周圍的土地覆蓋,形成一個類似小土包一樣的隆起。約莫一刻鐘左右後,隆起的土包就會漸漸平複,但是屍體則會消失不見。

如果說,迷幻林是在拘禁神魂,那麼翠綠原野就是在吞噬肉身。

種種神異光怪的情況,在不斷的刷新著蘇安然的認知。

當然,這些也都紛紛化作了蘇安然的經驗。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