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彙合(1 / 2)



推荐阅读:

這場戰鬥,伴隨著交手雙方的兩敗俱傷,而終於落下了帷幕。

有過曆練經驗的妙成和深悅,對於這種結果並沒有太大的感觸,反而是覺得這才是最正常的。畢竟交手的兩人都不是什麼小角色,而是同樣都來自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十九個宗門之一。

真正有所感觸的,還是妙言和蘇安然兩人。

這兩人雖然早就有所聽聞曆練的血腥爭鬥情況,可是聽得再多,也沒有這種親眼見識來得更直觀,更具衝擊力。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修道界。

“那個女人如果不死的話,未來劍神榜必然榜上有名。”妙成隨口說了一句,“不過如果死了的話,就沒有以後了。”

他這話看似簡單的點評,但是蘇安然卻是知道,這個大和尚很不老實,居然想要試探自己。

事實上,妙成確實很想知道,蘇安然之前到底是如何發現這兩人藏有底牌的。

他知道蘇子承,是因為此行之前,大日如來宗已經做過一輪情報收集的工作。

雖然無法明確那散落在外的另外七十個名額到底都在誰手上,但是大體上還是知道其中部分人員名單的。

例如神猿山莊,他知道的就有五個人進來了。

而劍神學府,也有四個人進入,妙成甚至知道其中兩人的長相和名字。

正因為知曉這些人,所以對於他們所修煉的功法和武技,也就有一個大概的了解。

是的,僅僅隻是大概而已。

所以妙成知道蘇子承修煉的是《神猿心經》和《連棍訣》,但是卻並不知道他已經修成《連棍訣》的奧義:化槍。

而在妙成看來,蘇安然之前的表現,則是他顯然早就知曉了這些情況——或者說,妙成認為,蘇安然從對方的交手中,就發現他們的武技有所保留,因此才會那麼聚精會神的旁觀。

畢竟,理論上而言,神海境二重天的修士,已經有資格進入幻象神海的深處了。

所以這兩人最終拚了個兩敗俱傷,對於妙成而言,就等於憑空少了兩個潛在對手。

從這方麵來說,這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蘇安然隻知道大和尚是想試探自己,但是具體到底在試探什麼,他不知道。

因為雙方的腦電波,從一開始就沒有在同一條線上。

那是在兩條永不重疊的平行線上漸行漸遠……

蘇安然想了想,然後笑道:“我還以為你會說,因為我們見證了這場戰鬥,如果她死了的話,我們會有麻煩呢。”

妙成心中一驚。

這話他剛才沒說,其實也是想試試看蘇安然到底知道些什麼。

而現在看蘇安然毫不在意的把這句大家心裡都懂的潛台詞說了出來,妙成猜想,蘇安然或許並不認識那兩個人,但是太一穀出身的他必然對修道界各大宗門的武技都有一個係統性的了解,因此才會發現那兩人招式上所暗藏的殺招。

“呼。”妙成輕輕的吐了口濁氣。

原來是輸在了宗門上,而不是我的悟性不夠。

還好,還好,不算丟人。

妙成自我寬慰一番。

蘇安然眨了眨眼,有些茫然的看著一秒鐘內臉色變幻了數次的大和尚,心中嘀咕:這大和尚在給自己加什麼戲呢?難道是雙魚座?天生戲精?

“那女人我不認識,不過最後那招是劍神學府有名的爆雨劍法,一般隻有核心弟子才能學習,是最後拚命和脫身用的秘術。”妙成臉色恢複正常,然後才開口說道,“但是劍神學府的這招秘術,對修士的自身有一定的危害性,不過據說劍神學府已經研發出一種針對性的丹藥,可以解決後遺症的問題。”

“所以問題,就在於蘇子承最後那一槍了?”蘇安然問道。

妙成沒有說話,而是點了點頭:“我是第一次見到化槍。也第一次知道,原來化槍還可以通過真氣爆發的手段,投擲出去。今天的確是有些大開眼界了。”

接下來一行四人都沒有在說什麼,很快就重新上路。

於妙成和深悅而言,這隻是一個小插曲而已,或許妙成有些收獲,但是深悅大概隻會好奇那兩人交手的原因。

而妙言也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小眼神裡已經不再迷茫。

……

蘇安然在秘境度過的第一個夜晚,是在修煉中度過的。

那種精神飽滿的感覺,讓他整個人都產生了一種極為舒爽愉悅的微妙感。

之前哪怕是在太一穀裡修煉,蘇安然也需要花費不少的精力,才能將真氣順著神海裡的精神力橋梁灌注到星芒裡。而在大日如來宗的靈舟上,吃力程度甚至是在太一穀裡的三倍以上,這也讓蘇安然意識到,在靈氣活躍程度不同的地方,修煉效率是有著相當明顯的區彆。

而在幻象神海這裡,因為精神力的格外活躍,蘇安然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成功的將真氣灌注進星芒裡。

唯一讓他覺得頗費時間的,反而是真元真氣的凝聚。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秘術大多都有弊端和各種各樣的問題,而《真元呼吸法》並不會對修煉者有任何壞處,所以它所需時間長這個弊端,就屬於完全可以忽視的問題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