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化槍(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四人並不是空氣,相反他們每個人身上的氣勢,比起蘇子承和那名女劍修都要強得多。

所以對於在一旁虎視眈眈——他們認真盯這蘇子承和女劍修戰鬥的模樣,在這兩人的理解上就是虎視眈眈——的望著他們,這種無言的壓力使得兩人的神經都繃得緊緊的。

事實上,這也是那名女劍修率先打破對峙,發動搶攻的真正原因。

她在這種沉重的壓力氛圍下,精神率先崩盤。

從這方麵而言,她並不是一名合格的劍修。

甚至可以說,比起蘇子承而言,這名女劍修的意誌力還要不如——當然,也有部分原因是因為這名女劍修更年輕,不像蘇子承經曆過歲月的沉澱。

可哪怕如此,蘇子承的招架也依舊顯得岌岌可危,幾乎每一次都是在險之又險的情況下,才堪堪擋下了來自那名女劍修的攻擊。如此一來彆說是反擊了,他的防禦架勢被徹底攻破,也隻是一個時間問題了。

金屬長棍,如同靈蛇吐信一般,不斷的朝著虛空接連點出。

長棍觸及的區域,明明空無一物,可是每一次伴隨著長棍的點出,卻總是能夠迸濺出一道火花。

而蘇子承,也會因此而後退一大步。

蘇安然甚至能夠看到,他的右手在每次長棍點出後,都會被震開,而左手的手臂更是會產生一陣輕顫。

這讓蘇安然意識到,那名女劍修的力量要比蘇子承更大、更強。

“衍空劍法,是劍神學府的人無誤了。”妙成在一旁開口說道,“蘇子承修的是《連棍訣》,這套棍法是越戰越強,一旦連擊成勢的話,就能配合神識散發出強大的精神威壓,死死的壓製住對手的神識和精神。但是蘇子承連不起來,他的招式全都被對方破了。”

蘇安然總覺得妙成說的這些話,實在太高大上了,自己完全聽不懂。

但是他看妙成望著前方戰鬥的神色變得更加認真了,心中猜測這場戰鬥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畢竟就連妙成這種神海境四重天的高手都看得這麼認真和專注,蘇安然覺得跟著妙成看就絕對不會有錯的,畢竟對方比我自己這種小白萌新,經驗和閱曆肯定要豐富許多。

於是蘇安然的臉上,很自然的就表現出一副“我知道了”的表情。

而妙成在說話的時候,眼睛的餘光也一直在看著蘇安然,此時看蘇安然一副淡然的模樣,心中頓時了然:果然!太一穀出來的人,或許常識方麵有所欠缺,但是在實戰經驗這方麵的眼界,絕對不低!

那麼,對方的戰鬥到底隱藏了什麼奧秘?

妙成表示很心急,很想知道!

旁觀戰鬥的四人組都是內心焦慮,可是偏偏臉上卻還是裝出一副我已看穿一切的表情;而戰鬥中的兩人,也同樣是內心焦慮,他們搞不清楚為什麼那四位氣息明明在他們之上的修煉者要旁觀他們的戰鬥,難道是對他們有什麼圖謀?

這個想法,讓兩人不由自主的嚇了一跳。

但是下一刻,兩人的內心也瞬間就做出了決斷。

隻見蘇子承緊握著長棍末端的左手手腕開始不斷的轉動起來,長棍頓時就如同風扇一般開始瘋狂的打圈。

一開始隻是一個小圈,但是隨著右手的逐步控製,長棍前端打出來的圈子漸漸開始擴大,周圍的氣流開始呈現出肉眼可見的輪廓。不過眨眼間,長棍就攪動了蘇子承身前整片空間周圍的空氣,迅速化作了一層如同厚膜一樣的保護層。

但是相比起保護層的防守性質,這層厚膜的前端卻是極為尖銳,一看就充滿了攻擊性。

整個演變過程,甚至連一秒都不到。

“化槍!”

妙成發出一聲驚呼。

蘇安然能夠聽到妙成語氣裡的凝重。

隻是他並不明白為什麼。

蘇子承的修為不過神海境二重天而已,比起妙成的神海境四重天,甚至隨時可以突破到通竅境的修為而言,應該不至於讓妙成如此驚訝和凝重才對。

那麼答案就很明顯了。

化槍。

這就是蘇子承足以讓妙成流露出凝重之色的地方。

“化槍,是神猿山莊《連棍訣》裡的奧義,也是這門武技的真正殺招。”妙成掃了一眼,看蘇安然有些疑惑,便開口說道,“神猿山莊已經很多年沒有人練成這一招了。對於神猿山莊修煉了《連棍訣》的人來說,他們更看重的反而是棍勢成型後的那種氣勢威壓,而不再是最後的殺招。”

棍槍之所以有所區彆,是因為這兩種兵器的理念不同。

棍是隻爭不殺。

槍為殞命殺戮。

本隻是以守勢艱難抵禦的蘇子承,在這一刻,當手中不殺棍化為殞命槍時,整個人的氣勢瞬間就不同了。

那是一種幾乎隻會出現在劍修身上才有的獨特氣質。

淩厲,凜然。

蘇子承的出手,陡然變得猛烈起來。

他一改之前隻守不攻的架勢,手中的長棍,或者說長槍,在他的手上如同吐信的靈蛇一般,朝著女劍修瘋狂點刺而出。

每一槍的突刺,都會在空氣裡留下一道清晰可見的“印痕”——那是連空氣都在這一瞬間被刺穿的真空通道。

前後不過一個呼吸間的功夫,蘇子承就已經刺出十數槍之多,

在他的麵前的空氣,就好比一張篩子,已是千瘡百孔。

但是看著這一幕,蘇安然卻是覺得,蘇子承這一套武技似乎欠缺了點什麼。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