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神海境(1 / 2)



推荐阅读:

這是一片不管天空還是大地,都是一片赤紅的世界。

到處都充滿了壓抑、狂暴、混亂、瘋狂的氣息。

一點微弱的藍光,突兀的出現在這個世界的角落。

與周圍環境明顯格格不入的微弱藍光,在這個世界裡格外的顯眼。

這抹藍光就像是一根觸須,它似乎在探尋著什麼。

片刻之後,藍光陡然一亮,觸須在這方世界突然一卷,直接就導致這個赤紅色的世界突兀的產生了一大塊區域的空白。而相對的,觸須的身形卻是膨脹了不少,甚至就連顏色都由幽藍轉為深紅。

不過也就是在顏色改變的這一瞬間,這根觸須猛然一縮,就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裡。

在彼方的另一端,赤紅色世界的一角,一個完全由無數藍色光點構造成的隔絕網,擋住了赤紅世界的瘋狂,就像是在守護這個世界的最後一片淨土。

那根在赤紅世界某側消失的觸須,轉眼間便在這片淨土裡出現。

因顏色的改變,整根觸須此時就如同被煮沸的章魚爪,瘋狂的沸騰著,甚至隱隱有破裂爆發的跡象。隻是受限於某股神秘的力量,所以這根變紅的觸須就隻能呈現出一種沸騰的痕跡,卻始終無法真正的破碎。

不過這個狀態並未持續太久。

很快,周圍便湧現出一片淡藍色的霧氣。

這些霧氣飛快的融入到觸須之中,不斷的對這根觸須施加影響。

在藍霧影響下,整根鮮紅色的觸須很快就開始產生了變化。

最開始隻是一個模糊的輪廓。

但是隨著力量的不斷加持,這根色澤豔紅的觸須就開始漸漸成型,直至最終變成一把沒有護手的無鍔長劍。

劍身略顯模糊,有血紅色的霧氣不斷在小範圍內散逸又重組,上麵散發著一股鋒銳、癲狂、凶厲的血腥氣息。

這柄長劍就懸浮於半空之中。

放眼望去,在其周圍還懸浮著同樣的六柄血紅色長劍。

……

閉目修煉中的蘇安然,陡然睜開雙眸。

眼眸中,似有血色光華一閃而逝。

他的眉頭緊皺著,似在忍耐極大的痛楚,以至於他的麵容都微微有些扭曲猙獰。

不過隨著他開始收功歇息,痛楚似有緩解,臉色也漸漸恢複正常。

隻是,多了幾分失血的蒼白。

蘇安然伸手輕輕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他的神色顯得非常疲憊。

這時,旁邊一隻柔荑伸至,將一顆丹藥遞了過來。

“謝謝大師姐。”蘇安然輕聲道謝,接過丹藥後一口吞服。

在吞服丹藥後,蘇安然臉上的血色才開始漸漸恢複,精神狀態也逐漸恢複。

“我沒想到修煉《煞劍訣》會這麼痛苦。”

看著蘇安然臉上露出苦笑之色,方倩雯輕笑一聲,道:“《煞劍訣》是非常極端偏激的劍訣,你的運氣算不錯了,屠夫至少能夠減緩你一半以上的負擔。”

修煉過《煞劍訣》的蘇安然很清楚,大師姐說的是事實。

如果不是因為屠夫在,先不說煞氣本身就不容易尋找,光是要在神海裡開辟一個區域,專門用於儲備煞劍氣,這就是一個極大的麻煩和隱患。因為一旦失控的話,整個神海瞬間就會被狂暴的煞氣侵蝕,一個應對不當或者處理不及時的話,當場爆體而亡都算是最好的結果。

蘇安然是在方倩雯的指導和護法下,才勉強在屠夫裡開辟了一個專門用於儲存煞劍氣的特殊區域。

這樣一來,就算失控的話,最多也隻會讓蘇安然的神識受到一定程度的衝擊,但卻不至於會因此身亡。當然,如果真出現這樣的局麵,那麼對屠夫也肯定會造成相當大程度的損害。

但相比起蘇安然會出現的情況,屠夫的破損反而不算什麼問題。

“大師姐,我已經凝聚出七道煞劍氣了。”蘇安然不再去思索《煞劍訣》所存在的某些弊端,轉而說起一些值得開心的事情,“這樣一來,《煞劍訣》也算是正式修煉成功了。”

“恩。”方倩雯點了點頭,“按照功法上的描述,凝練出七道煞劍氣就算是正式修煉有成。這門功法是按照修為來決定境界的,所以你千萬不能使用捷徑速成,否則會有極大的危害性。”

“我知道了。”蘇安然點了點頭。

“也不知道師父現在的狀況怎麼樣了。沒有後續功法,我都沒辦法擴展神海了。”

蘇安然是在方倩雯的指導下,將全身真氣彙聚,繼而突破當前境界,成功成為一名神海境的修士。

相比起修煉其他功法的修士要突破神海境時,必須使用許多輔藥,然後消耗大量的真氣來突破神海屏障,開創神海。修煉特殊神識功法的蘇安然反倒不需要這麼麻煩,那層神海屏障於他而言就如同一張薄紙,一捅就破。

所以他幾乎是在調動全身真氣彙聚的那一瞬間,就突破成功。

按照大師姐方倩雯的介紹,神海境一共有四重境界。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