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321. 這個遊戲策劃不簡單

321. 這個遊戲策劃不簡單(1 / 2)



推荐阅读:

我的師門有點強最新章節

蘇安然算是明白了。

他決定開啟天災模式就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而且還把這群精英玩家召喚過來就更是一個錯誤中的錯誤。

君不見,這群玩家都是背刺高手嗎?

蘇安然莫名其妙的就被套上了一個“天災之主”的名頭。

就連趙飛等人,都覺得這群玩家圍在蘇安然身邊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畢竟這可是第一紀元時期的大能布下的後手:一個叫‘開發組’的宗門裡有位大能,在很早之前就推算出來,幽冥古戰場的形成是無法阻止的命數注定,但正所謂九死一生,不管什麼樣的死局必然都會留有一線生機。

隻是這一線生機,不是在第一紀元也不是在第二紀元,而是在第三紀元的如今。考慮到跨越了兩個紀元之久,而且幽冥古戰場也不是什麼易於之地,所以自然需要做一些特殊準備來保護“蘇安然”這個應劫之人,畢竟他才是那個能夠摧毀幽冥古戰場的男人。因為為了避免他過於早逝,自然就必須給予他足夠的保護,好讓他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所以,開發組製作出了被稱為“第四天災”的命魂人偶。

這些一直處於沉眠狀態的秘術傀儡在感受到蘇安然這位“天命之人”的氣息出現後,也就被喚醒了,並且和蘇安然來了一次命中注定的相遇。

蘇安然表示,除了自己和玩家們的彙合的確是他刻意安排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確可以算是“命中注定的相遇”,但問題是其他那些玩意你們到底是如何腦補出來的?

還能夠編得這麼有理有據,連我都要相信自己就是那位應劫之人了?

蘇安然的目光落在了施南身上。

就是這個男人,讓趙飛這些見多識廣的修士都相信了他的鬼話。

他發現,施南甚至沒有說太多的話,但趙飛就自己腦補完了所謂的真相,而且還對他越發的恭敬了,蘇安然當時就倒吸了一口冷氣:此子不凡!竟是恐怖如斯!

施南不知道蘇安然看著自己的時候是在腹誹什麼,但他覺得,既然這個遊戲自由度這麼高,npc都有自己的一套思維性格邏輯,那按照天朝傳統藝能“花花轎子人抬人”的道理,自己這波刷好感的行為肯定是穩了。

於是,施南露出了一個自認為完美的笑容。

本來這也算是一件挺正常的事情,可施南他忘了,現在他的綽號已經不是“董事長”,而是“懂王”了。

所以他這一笑,其他玩家也就齊齊跟著施南對蘇安然露出了笑容。

蘇安然直接就打了個寒顫。

甚至不止蘇安然,趙飛等一眾修士也都跟著打了個寒顫。

十個玩家裡,隻有兩個人捏的臉是屬於正常人的範疇:施南和陳齊,其他包括沈月白、餘小霜、冷鳥等在內,全部都是各種各樣的古神臉、扭曲臉、異形臉,完全就是怎麼奇怪怎麼來,充分發揮了玩家們的搞事天賦。

所以這其實也怪不得之前鹹魚米飯一臉猙獰的朝著冷鳥衝過來時,會被趙飛等人給殺了。

本來就長得夠像怪物了,這猙獰起來……

趙飛撇過頭,不忍直視了。

甚至就連江小白等人,也齊齊落後於玩家群體幾個身位,實在是看到那副“群英詭笑”的畫麵太具衝擊力了。

江小白就怕自己忍不住,把這些人都當變異怪物,當場就給打死了。

蘇安然歎了口氣。

自己一時想不開……不對,自己一時沒想清楚搗鼓出來的坑,含著淚也必須得填完啊。

於是,他隻能開始編任務了。

這次他花費了特殊成就點召喚出來的這批定製玩家,是有時間期限的。

之前蘇安然不太理解“本版本有時效性”是什麼意思,但在消費完之後,他就明白了。

蘇安然可以在一開始就給這些玩家設置一個比較強的模版,比如讓他們進遊戲時直接就是滿級帳號,而且不止是滿級,還能夠給他們配備一些基礎裝備,一些職業技能等等,不需要從一級的白板號開始練起。

隻不過這種方式,並不是永久的,最多隻能維持十天。

十天後,這些玩家就會被踢下線,到時候如果還想繼續玩的話,就隻能從一級白板號開始了。

這也是為什麼蘇安然一開始,就給這些玩家打了個“指向性內測”的標題:讓你們從滿級號開始體驗,那就是這一次內測的福利。當然,這一點落在玩家的眼裡——尤其是施南的眼裡,這就變成了《玄界》這款遊戲是在測試打擊感、真實性、自由度等等這些遊戲核心噱頭賣點的內容。

他們玩得老開心了。

覺得這遊戲,是真的高自由度,也非常的真實,甚至真實得有些過了頭,以至於冷鳥的攻擊技能會直接搞死自己人。

當然,係統表示,自己畢竟也不是什麼魔鬼,不可能說十天後就真的不讓蘇安然繼續使用這種模式。

如果蘇安然想的話,還是可以繼續讓這些玩家繼續使用這一套模版,不用從白板小號練起的。

隻不過,係統表示:得加錢,而且這一次就沒有打折優惠了。

蘇安然看了一下,這群玩家過來後,禍禍了自己好幾萬的成就點和三百的特殊成就點,他就好氣哦。

為什麼是三百特殊成就點?

因為這群玩家好歹也還是殺了二十隻觸手山豬的,幫蘇安然賺回了兩百特殊成就點——什麼?你說打折優惠隻消費了四百成就點?帳怎麼可以這麼算,這個召喚套餐可是原價五百特殊成就點,肯定得算原價才對啊!

不行,得找點事給這群家夥做。

自己召喚他們過來,可不是為了讓他們背刺自己的。

隻是,為什麼這一路下來,居然沒有遇到任何一隻怪物了呢?

這劇情不太對勁啊。

蘇安然一邊擼著懷裡的幽冥鬼虎,一邊滿臉的疑惑。

之前趙飛等人在經過這片森林的時候,可是過得非常危險,說九死一生可能有些過,但他們也卻是減員了不少人,甚至還遇到一群觸手山豬的追殺,險些就要全員撲街了。

而他把這群玩家丟過來的時候,他們也同樣遭遇到了觸手山豬的追殺,甚至還一度成為了這些怪物的食糧。

可現在?

蘇安然左瞧瞧、右看看,這片森林除了顯得有些陰森外,也沒有什麼危險之處了。

這是怎麼回事呢?

蘇安然百思不得其解。

幽冥鬼虎躺在蘇安然的懷裡,跟著小奶貓似的,然後打了個嗬欠,還順帶著揉了揉眼睛。

不過沒人看到的是,幽冥鬼虎的小眼神偷偷的瞄了一眼跟在蘇安然身邊的幾人,然後又往蘇安然的懷裡擠了擠。

瑟瑟發抖。

作為以神魂為食的幽冥鬼虎,它早就看出了玩家的情況與其他人不同。

在幽冥鬼虎的眼裡,任何一個人,體內都是有一朵如蓮花一般的火焰。

它不理解那火焰是個啥玩意,但它知道隻要自己一吼,就能夠像吹蠟燭直接吹熄這朵火焰。哪怕就算吹不滅,起碼也可以讓這朵火焰變小,不會燒得那麼明亮,然後它就可以一口悶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