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320.果然!能救我們的隻有蘇師弟

320.果然!能救我們的隻有蘇師弟(1 / 2)



推荐阅读:

我的師門有點強最新章節

餘小霜、陳齊、沈月白等一眾玩家,借著施南那一套三魂七魄理論,順利的加入到了蘇安然、趙飛等人的隊伍裡,甚至不需要蘇安然再幫餘小霜等一眾玩家繼續糊弄趙飛等人。

在趙飛等人的眼裡,餘小霜等玩家就是傳說中會行走的活化石典籍。

根據他們哪怕死亡也不會記憶丟失的特性,或許可以從他們身上詢問到一些關於第一紀元的事情。

在餘小霜等玩家的眼裡,趙飛等人就是他們這一次遊戲測試的引路人。

他們肯定會在這次測試裡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或許可以從他們身上發掘出關於遊戲的玩法內容。

隻有蘇安然。

看著趙飛等人和餘小霜等玩家彼此對視時,都會笑得一臉的春光燦爛,他總覺得自己的頭皮有點發麻。

似乎有什麼事情,脫離了他的掌控。

……

“我有點好奇。”趙飛走在施南的旁邊,開口說道。

施南眨了眨眼。

這種開場白,不應該是由他們玩家先說的嗎?

怎麼變成npc先開口了?

施南不太理解。

但他也沒有多想,隻是更加堅信了他對這遊戲的判斷:這些npc果然不是像《山海》那樣還是遵照著設計好的邏輯程序在運行的npc,而是真正做到了擁有自己的情緒思維和想法、性格,就如同是真正的活人一樣。

這可比什麼目前市麵上所謂的第五級人工智能還要更高級。

難道是哪家新公司真的開創出第六級人工智能了嗎?

種種想法,在施南的腦海裡轉了一圈。

但他也並沒有忘記身邊跟著的趙飛,直接開口說道:“不知道趙先生有什麼好奇的。”

“你還記得多少關於你們第一紀元的事啊?”

第一紀元?

施南眉頭不由得微皺。

這是隱藏任務嗎?

我該怎麼回答?

哎呀好氣啊,沒有團隊頻道就是麻煩,都沒辦法跟其他人交流商議了。

不過這可能是一條線索,得趕緊記下來。

“不太清楚。”施南搖了搖頭,“我們才被喚醒沒多久,之前的情況……我們都不太了解,隻有一些模糊的印象。”

施南並沒有把話說得太死,而是略顯含糊的帶過。

“也是。”趙飛倒是沒有多想。

之前已經驗證過一次施南等人的身份,確認已經真實無誤,所以現在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

隻當施南等人可能是當年人族還沒來得及啟用的後手。

“幽冥古戰場畢竟在第一紀元時期隻是有一個雛形而已,一直到第二紀元才真正形成。不過這場大戰也是導致第一紀元結束的罪魁禍首,所以恐怕那會第一紀元崩潰得太快了,以至於軒轅大族所有準備的後手都來不及啟用。”

趙飛歎了口氣,語氣裡滿是惋惜之色。

施南聽了趙飛的話,心中暗道一聲:果然!這肯定是一個隱藏任務。而且從這一點來看,這個遊戲應該是有一套相當完善和嚴謹的曆史故事,而不是像之前的遊戲那樣,所有的曆史隻是一個文字背景板介紹。

想到這裡,施南不由得感慨了一聲。

這個遊戲的野心果然很大。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

施南想了想,然後突然開口說道:“也不一定是來不及啟用。說不定是現在才是真正的後手呢?”

趙飛突然頓步,一臉駭然的轉過頭望著施南。

而被趙飛突然轉變的神色這麼一瞧,施南內心也是嚇了一跳,他甚至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說錯什麼話了?

卻不想,趙飛此時的腦海裡,宛如有一道霹靂炸響,整個人也恍然起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我們有救了!蘇師弟!你果然是那應劫之人啊!”

蘇安然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他剛才被餘小霜、陳齊、沈月白等一眾玩家圍在中間,整個陣形看起來已經不是暗中保護了,而是擺明了就是要保護他,深怕他掛掉一樣,甚至就連江小白都被擠出人群,根本靠近不了蘇安然身邊,引得一眾其他修士滿臉的豔羨。

蘇安然當然明白原因了。

這群玩家害怕自己掛掉後,會導致他們的任務失敗,因此他們乾脆直接采取人海戰術進行貼身保護,防止意外出現。畢竟每個玩家都可以複活十次——雖然這些人已經死了好幾次,沒那麼多的複活次數了,但反正又不是真的會死,所以他們自然不會在意。

對於玩家而言,能夠用人海死亡戰術解決的事,都不叫事。

所以縱使蘇安然想要去聽聽走在最前方的施南和趙飛到底在交流些什麼,他也做不到,除非他開啟天災模式,進行全方位的監控,那才能夠知道他們兩人在交流什麼。

隻是這種模式,隻能針對一名玩家進行監控。

之前所有玩家分散時,蘇安然還能用這種方式監聽一下他們的進度,甚至從地圖模式判斷出這些玩家的位置。

但現在十名玩家都聚集到一起,再針對一個人監控的話,他就不知道其他玩家在折騰什麼了,也沒辦法進行全方位的觀察和了解,因此蘇安然也就沒有去監聽趙飛和施南的對話。

所以此時被趙飛這句“應劫之人”直接給嚇懵了。

老子怎麼就成這應劫之人了?

那不是大能們該乾的事嗎?

我還隻是個孩子啊!

趙飛卻沒有顧忌太多,看到蘇安然還有些沒反應過來的樣子,趙飛覺得自己這位師兄應該好好給蘇師弟上一課了。

“蘇師弟啊。”

“誒。”

“這幽冥古戰場,我之前已經跟你說過了,很有可能是第一紀元時期就已有雛形留下,然後在經過第二紀元時期的又一次大戰後,導致天道法則力量相互疊加,所以才形成了這片特殊的凶地區域,對吧。”

“是啊。”

“這命魂人偶,也是第一紀元時期的產物,對吧?我們現如今的所有秘法傀儡,都是根據其秘法雛形原理改良而來的,這點也沒錯吧?”

“……”

“但是這麼多年以來,這命魂人偶都沒有蘇醒過,對吧?”趙飛轉過頭,望向了施南。

“是的。”施南點頭。

廢話,我們才剛進遊戲,連什麼情況都還沒搞懂呢。

甚至連這遊戲怎麼玩都不知道。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