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319.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

319.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1 / 2)



推荐阅读:

我的師門有點強最新章節

“是什麼?”

蘇安然的話,吸引了趙飛等人的注意。

“命魂人偶。”

“命魂……人偶?”一眾修士集體懵逼。

這些字,每一個他們都認識,但連在一起的話,他們就完全不懂了。

“你們聽說過,三魂七魄嗎?”蘇安然一臉的高深莫測。

三魂七魄?

啥玩意?

他們隻知道神魂、聚魂,這三魂又是啥玩意?

趙飛等人彼此對視了一眼,然後搖了搖頭。

“你們應該清楚,我們太一穀對第一紀元的了解非常詳細,畢竟我師父曾深入過一個秘境遺跡,從中了解到許多關於斷代時期前的記錄。”

眾人紛紛點頭。

玄界修士為什麼會知道如今是第三紀元,甚至知道第一、第二紀元具體發生過什麼事呢?還不是因為有玄界修士在探索秘境、洞府時發現了一些關於以前紀元所記載的曆史資料。

如今玄界整理出來比較詳細的曆史記錄,便隻有第一紀元末期、第二紀元中後期。

第二紀元的早期到中後期這段時期的記錄姑且不談,畢竟雖說沒整理出來,但根據一些零碎的資料顯示,這應該是一個屬於百家爭鳴、諸多勢力崛起的混亂時期,甚至連三大皇朝都壓製不住。所以在那個真正戰火紛飛的年代,曆史記錄有所缺失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而在第一紀元末期之前的資料,則幾乎可以說是真正的一片空白,也因此關於這個時期才會被稱為斷代時期。

隻不過,玄界有傳言,太一穀的穀主黃梓,曾有幸誤入一個秘境遺跡,從中獲得了些許關於斷代時期之前的資料。隻可惜,這些資料記載是一次性內容,被黃梓閱覽過之後就消散了,所以其他人也就無法從中獲得相關的記錄。

但實際上怎麼回事,蘇安然是再清楚不過了。

“根據我師父的說法,第一紀元的時候,是有三魂七魄的說法。”蘇安然開口說道,“所謂的三魂,就是天地人三魂,七魄則是天衝、靈慧、氣、力、中樞、精、英,其中天衝靈慧是天魄,氣、力、中樞為人魄,精英則是地魄,對應著天地人三魂。”

蘇安然的神色顯得非常的嚴肅,甚至目光一直都緊盯在那群玩家身上。

“那命魂呢?”有人問道。

“命魂就是人魂。”蘇安然緩緩說道,“根據我師父所了解到的說法,天地二魂常在外,隻有命魂居於軀殼內。而七魄雖也有天地人之分,但卻歸人魂,也就是命魂所掌控,因此也是居於肉身之中。而據說,我們之所以有喜怒哀樂等七情六欲,便是因為七魄的影響。”

“那這命魂人偶,又是怎麼回事?”

“第一紀元的修士所修煉的功法,跟我們不同,你們應該是知道的吧?”蘇安然問道。

“當然。”眾修士點頭。

玄界如今傳承到第三紀元,修煉功法早已做出了許多種改變,這也是為了可以更好的防止天地靈氣枯竭,讓玄界又一次進入末法時代。所以相比起第一紀元時期那種隻管自我而不在乎天地的情況,第三紀元的修士更懂得什麼叫循環利用、什麼叫可再生資源的重視。

“如今我們的修煉功法,跟第一紀元時期不同,那就是因為我們不修三魂七魄,甚至我們直接放棄了天地二魂,隻修命魂,也就是神魂。”蘇安然繼續解釋道,“雖說我們會凝練第二神魂,但那是因為我們會將第二神魂與本命相結合,形成獨有的天地法相身,這一點也是第一紀元時期的修煉功法截然不同。”

“原來如此。”

“那這命魂人偶,又是怎麼回事?”之前詢問的修士,依舊不死心的再度開口。

“哪怕就算不修法相身的那一派武修,但實際上也是將本命相融合到自己的身體裡,鎖住命脈七輪。”蘇安然再度說道,“這命脈七輪,說白了也就是七魄。將命脈與法相結合,代替肉身形成道體,這一點其實就是從第一紀元時期那些肉身強橫的修士的修煉功法裡改革出來的,隻不過沒有那麼傷天和而已。”

“不是。這命魂人偶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蘇師弟你這說了半天還沒說到點子上啊。”

“對啊蘇師弟,這命魂人偶又是怎麼回事?”趙飛等人也紛紛醒悟過來。

蘇安然青筋浮現。

目光幽幽的望向了那名一直糾纏著“命魂人偶”的那名修士。

老子好不容易要將這群人忽悠瘸了,就你特麼眾人皆醉我獨醒是吧?

我都還沒想好怎麼編故事呢,你一直追問什麼啊?

最討厭你這種沒耐心的家夥了。

“咳,我這不是要先給你們解釋一下三魂的大概,然後才能跟你們解釋命魂人偶的具體來源嘛。”蘇安然輕咳一聲,然後開口說道,“所謂的命魂人偶,其實說白了一種秘法傀儡。”

“秘法傀儡?”眾人心中一驚。

如今玄界雖說是處於第三紀元,但關於“秘法傀儡”一詞倒不算陌生,因為這在如今的玄界裡也是屬於比較常見的煉製手法。其具體來源最早可以追溯到魔宗橫行的時期,據說是魔宗從一個秘境裡搜集到一種第二紀元時期的煉製手法,後來魔宗被打散了,這門功法才被玄界其他宗門所繳獲,然後經過不斷改良,才形成了如今的諸多的流派煉製手法。

例如南北煉屍派裡的屍偶和屍傀、神機閣所獨有的神機傀儡、高級兵煞最後凝聚出來的兵將等等,都是秘法傀儡的變種。

當然,比起當年魔宗那種傷天和手段製作出來的秘法傀儡,肯定是要遜色一些,但最起碼它不傷天和,是屬於正道的手段。倒是左道七門裡的屍魂道、厲魂殿,依舊采用當年魔宗的秘法傀儡煉製手法,這也是他們會被打入左道的原因之一。

“原來秘法傀儡的真正來源,是來自第一紀元。”趙飛有些恍然的說道。

幽冥古戰場,據說最早的來源可以追溯到第一紀元時期,所以這裡出現第一紀元時期的秘法傀儡,趙飛覺得這也是正常的,因此一點都沒有懷疑蘇安然說這話的正確性。

“第一紀元時期的秘法傀儡到底是如何煉製的,我師父也不清楚,但他隻說,第一紀元時期的秘法傀儡不同於如今的秘法傀儡。”蘇安然再度開口說道,“現如今的秘法傀儡重點在於‘傀儡’二字上,但第一紀元時期的秘法傀儡據說重點是在‘秘法’二字上。……這些秘法傀儡的核心是命魂,肉身是由泥土塑造,隻要命魂沒有被摧毀,他們就可以不斷複活。哪怕命魂核心被摧毀,但隻要命魂不滅,隔一段時間後他們的命魂也可以再度凝聚,然後又會複活了。”

“什麼?!”趙飛等人一臉驚駭。

如今玄界的秘法傀儡雖因煉製手法而導致流派不同,但本質上也是有一個核心,不可能做到不死不滅。

例如神機閣的神機傀儡,說白了其實也是一種法寶,隻要殺了操縱者或者打破神機傀儡的核心,這具神機傀儡就會停止運轉;同理,不管是屍傀還是屍偶,都有針對性的淨化手段。

甚至就連他們龍虎山莊的兵煞之道,也是有一個聚煞核心在內。

但眼前這些秘法傀儡,居然可以不死不滅,這就非常的可怕了。

“這就是第一紀元大能們的手段啊……”江小白發出一聲感歎,“難怪第一紀元最終會將玄界打得四分五裂。”

“你們以為這就是最可怕的了嗎?”

“什麼?”

“難道還有更可怕的?”

“不可能吧?”

一眾修士驚呼。

“第一紀元時期的命魂人偶,最可怕的是他們的學習能力啊。”蘇安然幽幽的說道,“根據典籍記載,他們的輪回複蘇可不會被抹除記憶,所以他們能夠不斷的學習成長,甚至無懼死亡……”

趙飛等人望向施南、餘小霜等人的目光,全部都變了。

……

蘇安然在給趙飛等人“科普”的時候,另一邊的玩家群體,也同樣正在接受施南的洗腦。

“什麼叫真實性?”施南一臉狂熱的指著蘇安然等人,然後開口說道,“這就是真實性!”

“以往我們玩的那些虛擬遊戲,說白了跟我們很久以前玩的那些單機遊戲啊、網絡遊戲啊並沒有什麼不同,那些npc依舊是非常的刻板,隻會遵照遊戲內構築的基礎邏輯ai進行問答,所以我們一開始就進入了思維誤區,認為這些npc也肯定會在等我們過去接任務。”

“但其實不然!”

“這些npc都有自己的一套行動邏輯,你們品品,那些npc在殺了鹹魚後,看到鹹魚又一次複活時,並沒有再度出手,而是聚集到一起,這看起來似乎是鹹魚沒有表現出敵意,所以沒有觸發到這些npc的行動邏輯。但你們仔細品品!……那些npc的臉色變化,顯得相當的驚訝,似乎對於鹹魚的再次複活感到了震驚,所以他們都變得謹慎起來了,連帶著我們也一起被對方納入了警戒目標。”

所有玩家紛紛轉頭看向蘇安然等人,便見到聚集在一起的那群修士此刻神色都顯得非常肅穆,但他們的眼神也的確都顯得相當的警惕,明顯在是在戒備著他們這些玩家。

“那個蘇什麼的npc在乾什麼?”

“蘇安然。”施南開口說道,“應該是我們這一次內測的主角npc。他的師門太一穀,按照我們從開場宣傳動畫來看,必然是這個遊戲裡非常強大的一個師門,所以他們肯定知道很多隱秘。現在他們聚集在蘇安然的身邊,看那蘇安然在講解什麼,我猜這應該就是遊戲裡的一個環節。”

“什麼環節?”

“給我們安排一個合理的身份。”沈月白接過話,“剛才鹹魚複活時,那些npc表現得相當的警惕,顯然是不知道我們的來曆。但我們的主線任務是要加入蘇安然他們的隊伍,和他們一起行動,所以我們必須要擁有一個合理的身份。就像以前那些遊戲裡,說我們是什麼天選之人一樣,在《玄界》裡我們也肯定需要一個合理的身份,不會引起這些npc懷疑的身份。”

“白神說得對。”施南點了點頭,“我們現在的主線任務是‘取信於人’,要求我們取得蘇安然的信任,並且加入蘇安然的隊伍。……這裡麵的重點,肯定不是取得信任,而是加入蘇安然的隊伍。按照這個遊戲的真實性來考慮的話,接下來我們恐怕會有一場考驗。”

“原來如此。”一眾玩家恍然,“真不愧是董事長,一下子就分析出來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