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315. 玩家上線【萬字大更】

315. 玩家上線【萬字大更】(1 / 2)



推荐阅读:

我的師門有點強最新章節

“蘇師弟,我們該出發了。”趙飛走到蘇安然身邊,開口說道,“他們的狀況都不是很好,雖然現在穩定下來了,但幽冥鬼煞的侵蝕一直都在持續著,所以我們必須多走走,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離開這裡。”

“再……等等。”蘇安然臉色陰晴不定的說著。

“還等?”趙飛愣了一下,“我們已經在這裡等了一個多小時了。”

蘇安然臉色難看的說道:“我知道。……再等一會。”

趙飛雖麵帶疑惑,但終究還是沒說什麼,轉身回到了人群裡。

“夫君,你召喚的那些助陣嘉賓呢?”但趙飛有所顧忌,不好意思開口詢問,並不代表石樂誌就不好意思開口。

蘇安然咬牙切齒的說道:“都什麼年代了,這群智障還在捏臉!而且都捏了一個多小時了,居然還沒捏完!”

“捏臉?”石樂誌不明所以。

“是的……捏臉……”

蘇安然恨得牙癢癢的,全然沒有了之前的興奮與激動。

而且讓蘇安然最看不懂的,是在這群裡人,捏臉最認真、最講究的,居然是個男的!

他甚至還研究了某個部分的捏造!

這是變態吧?

這絕對是個變態吧?!

……

“細節方麵,已經全麵超過《山海》了啊。”

一名年輕男子,習慣性的想要伸手去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鏡,但伸手推空後,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在虛擬遊戲裡,現在的他根本就不需要佩戴眼鏡。

他叫施南,是一名權威性極高的專業遊戲評測員,擁躉無數。

《山海》的早期發跡,跟他當時的大力推崇不無關係。

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他當時接連十數篇分彆從權威性和專業性、娛樂性等多個方麵的詳細深入評測解說,很可能也就沒有後來的《山海》了。

因為當年虛擬遊戲市場的龍頭,是一款名為《末日》的遊戲。而《山海》一經推出就遭到《末日》的打壓,甚至為了防止《山海》的崛起,當時號稱遊戲評測界龍頭的姬鶴都被《末日》的開發公司所收買,接連發表了數篇以“奇跡”、“偉大的公司”、“行業裡程碑”、“文藝史詩”等詞綴為標題的高度讚揚評測。

甚至還將《山海》貶斥得一無是處,差點就讓《山海》關門大吉。

施南對這種恰爛錢的行為極為不滿,於是他出手了。

之後,遊戲評測界的龍頭就換人了。

但施南並沒有因為這事就覺得自己多麼的了不起,他依舊是該乾什麼就乾什麼,從來不會違逆自己的行事準則。像這一次,他接受了《玄界》的測試邀請,也是因為他的確想看看這款新遊到底如何。

然後,他就震驚了。

看著自己花了一小時三十八分鐘四十七秒捏出來的模型,不管是身高、尺寸,還是五官、膚色等等,都跟他本人一模一樣,而且最讓施南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還能夠調整模型的體內脂肪比例,而不是之前那些虛擬遊戲所預設的肥胖、瘦弱、健碩等等這樣的模版體型。

這些細節上的調整才是最花心思的部分。

因為施南很清楚,一般玩家肯定不會在意這些。

畢竟沒有玩家會想知道你有一個大肚腩的真正原因是因為腹部上方的脂肪堆積所導致——他們隻會單純的覺得你就是有一個大肚腩很難看,而讓他們自己調整體脂率的話又會覺得相當麻煩,所以還不如套用固定模版,讓自己有六塊腹肌就好。

所以這部分細節,在施南看來是屬於吃力不討好的研究。

可《玄界》還是在這方麵下了功夫。

一款遊戲好不好,就是從細節處體現出來的,這是一個最能表明開發組態度的地方。

“真是,太有意思了。”

施南終於點選了進入遊戲。

……

無獨有偶。

並不僅僅隻是施南花費了大量時間在捏人環節。

幾乎每一個獲得了測試資格人,都是如此。

其中最長的自然是一小時三十八分鐘四十七秒的施南,而曆時最短的則是一小時三十五分鐘二十五秒的餘小霜。

她憑借自己超群的記憶裡,捏了一個王元姬。

這讓當時正好無意間發現這一幕的蘇安然當場心臟驟停。

然後他就開始密切關注這群玩家,防止他們搞出一些幺蛾子。

果不其然,因為餘小霜的影響,蘇安然開始密切留意其他八名玩家的情況,然後他發現另外四名女性玩家分彆捏了一個葉瑾萱、一個王元姬和兩個唐詩韻出來,另外四名男性玩家隻有一個小金毛跟施南一樣捏了一個自己外,其他三人分彆捏了兩個黃梓和一個蘇安然。

於是才剛開服一個半小時,蘇安然就不得不立即動用自己的管理員權限,緊急添加了一條新的規則。

他將所有他認識的、見過的、聽說過的玄界各個強者、大能的相貌全部都加入了篩選機製,隻要玩家捏出這樣的人來,直接就被判定違規項目,禁止進入遊戲。

因為他實在無法想像,一會讓兩名王元姬、兩名唐詩韻、一名葉瑾萱、兩名黃梓和一名蘇安然跟趙飛等人碰麵時,那會是一副什麼樣的畫麵。

怕不是在場的人除了他以外,全部都要畸變了。

老子是讓召喚你們過來救人的,不是讓你們來加速這些人的畸變死亡進程啊!

豈可修!

……

餘小霜有點鬨情緒了。

因為當她開開心心的花了一小時三十一分鐘捏出來一個自己喜歡的角色,然後點選了進入遊戲時,她收到了一個彈窗警告。

【該模型數據具有違法項目,請重新進行細節調整。】

餘小霜愣了足足好幾秒,然後才明白自己捏的小人不能進入遊戲。

“都什麼年代了,還有這種違反自由法的玩意?”

“你不允許玩家捏npc臉型,你早點說啊,浪費老娘一個半小時的時間。”

“垃圾遊戲!虧我之前還真的覺得你們自由度高!”

“一會要是讓我發現你們這遊戲是宣傳殺手,實際內容一點也不好玩的話,我一定罵死你們。”

“真的是垃圾遊戲!我都改了眉毛和眼睛顏色了,居然還不能進入?”

“什麼傻.逼遊戲啊?老娘我不玩了!氣死我了。”

“你自由度那麼高,卻要限製我的自由度,這算哪門子的自由啊?”

“我還就不信了,老娘捏個古神出來,看你還能不能阻止我!”

餘小霜一邊罵罵咧咧,一邊直接亂改一氣的把整張臉都給糊了,然後就點選了進入遊戲。

於是,她就真的進入遊戲了。

餘小霜:—_—|||。

……

隨著玩家開始陸陸續續的進入遊戲,蘇安然的崩潰情緒越來越嚴重了。

十名受邀玩家。

蘇安然很幸運的抽到了一名天才玩家、兩名職業玩家、一名專業玩家、四名高手玩家,僅有兩名是普通的幸運觀眾。十個人裡,男女比例也非常均衡,五男五女。

這讓蘇安然一度認為,自己黑了那麼久也終於歐了一次,內心還有些小激動呢。

但現在,他知道自己是錯得相當離譜了。

十名玩家,六名問題兒童。

僅有一名小金毛的職業玩家和一名專業玩家以及兩名普通的幸運觀眾是正常人——後兩者,顯然是技術水準不夠,想問題也問題不起來;小金毛則是典型的實用主義者;那名在捏人方麵花費了一小時三十八分四十七秒的玩家也並不是沒有問題,隻不過相比起他的毛病來說,這人因為自身出色的專業性所以才顯得自製力十足。

剩下六名問題兒童,因為捏的臉都被蘇安然給打道回府,所以一氣之下直接捏了張古神臉出來。

蘇安然覺得,往他們臉上打個馬賽克都比他們捏的好看。

“夫君,你的精神好像很疲憊?”

“是啊。”蘇安然無語的點了點頭,“真的疲憊。”

沒有人知道,在這短短的一小時五十分鐘裡,他已經修改了三十七次遊戲規則,甚至為了必然這六個問題兒童一會和趙飛等人見麵時,被誤以為是畸變怪物給人打死,他還得給這些玩家重新修改了一下主線任務。

這讓蘇安然覺得,自己的腦細胞真的快死完了。

【您有一名召喚者已死亡。】

【您當前的儲備成就點為99900。】

【您有一名召喚者已死亡。】

【您當前的儲備成就點為99800。】

【您有一名召喚者已死亡。】

【您有一名召喚者已死亡。】

【您有一名召喚者已死亡。】

【您當前的儲備成就點為99500。】

【您有一名召喚者已死亡。】

【您有一名召喚者……】

【您有一名……】

【您……】

【您當前的儲備成就點為97900。】

“嗬嗬。”蘇安然麵無表情的笑了一聲。

開啟天災係統後,蘇安然花費了四百特殊成就點進行召喚,然後做了個宣傳動畫,正式激活天災係統後,蘇安然才發現,這沙雕係統居然又坑了自己。

被召喚到玄界來的玩家,並不是整個身體過來,僅僅隻是他們的神魂意識過來而已。

不過因為蘇安然所無法理解的係統機製,所以這些玩家就算死亡也不會真正的死亡,隻是他們每死亡一次,就需要花費蘇安然一百點成就點作為重新塑造他們身體的消耗。當然,如果死亡次數太多的話,也會讓他們的神魂產生疲憊感,這個時候如果再死下去的話,就很有可能出事了,所以蘇安然不得不進行死亡次數的限製。

大概每天,這些玩家每人隻能死亡十次。

但就在他們正式進入遊戲這麼一瞬間,十名玩家就幾乎每人都死了兩次,那兩名普通的幸運觀眾甚至直接死了四次。

以至於這些玩家一時半會間,竟是完全不敢立即複活了。

……

“這麼硬核的嗎?”

沈月白整個人都驚呆了:“而且血腥度這麼高,居然能過審?這遊戲公司背景有點深厚啊。”

第一次進入遊戲時,她看到了一隻山豬一樣的怪物。

沈月白當時就笑了。

一般遊戲,一級小怪必然都是什麼小雞小兔之類的玩意。

西幻遊戲背景的話,也是史萊姆、哥布林之類玩意。

不過考慮到現在的遊戲背景是在幽冥古戰場裡,而且周圍的環境是森林,以山豬為對手倒也正合適。

然後沈月白又檢查了一下自己的狀態。

雖然她不太清楚個人狀態欄上寫著的【凝魂境-化相期】是什麼意思,但在沈月白想來,實力必然不會太弱,畢竟她的技能欄裡有數十個技能。而且讓她覺得相當有趣的是,她發現這遊戲的技能係統跟她之前玩過的那些遊戲的技能不同:並不僅僅隻是作為一個圖標那麼簡單,而是所有技能的施展原理和運用技巧等等,全部都清晰的呈現在她的腦海裡。

唯一讓她覺得美中不足的是,這遊戲目前隻有三個流派可以選擇。

劍修、武脈、道宗。

三個流派她都查詢過一遍,每個流派都有兩個分支。

例如——

劍修就有劍道與劍氣的劃分。

武脈則有力量與技巧的劃分。

道宗則是五行與陰陽的劃分。

沈月白是因為唐詩韻才進的遊戲,第一印象自然是偏向於劍修,但她不太清楚劍道與劍氣的具體情況,遊戲也沒有明確的說明解釋,所以她最終就選了劍道。

然後進了遊戲,一大堆關於劍道方麵的技能知識湧入腦海後,她才有了明悟。

原來所謂的劍道就是高傷近戰。

於是當她在看到那頭山豬的時候,沈月白頓時便覺得這把穩了,於是她提著劍就衝了過去。

然後下一刻,她就在“臥槽”聲中打出了gg。

她的劍光隻出了一招,然後就被山豬背後的突然延伸出來的觸手給抓住了,下一刻她就看自己被大卸八塊,變成了滿地的碎肉和噴灑得到處都是的血漿。

不信邪的她立即選擇了複活。

然後沈月白就看到那隻剛剛撕碎了自己的山豬正對自己大快朵頤,於是怒不可遏的她當即再度提劍衝了上去。

這一次因為她早已有所準備,所以並沒有剛一碰麵就死,反而是在引誘山豬的觸手出擊後,揮劍斬斷了好幾根,甚至還成功的施展出了一套相當好看的劍法連招。

沈月白甚至給自己打出了“完美”的評價!

然並卵。

山豬的觸手以完全超出沈月白所能夠理解的速度迅速再生,然後就趁著沈月白氣息還沒來得及回緩的空檔,再度將沈月白給抓住,於是在一頓“嘿嘿嘿”的操作後,沈月白看著自己又一次四分五裂的屍體成為了這頭山豬的食物後,她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滴滴滴——”

急促的鳴笛聲突然響起,沈月白發現自己的意識正在逐漸脫離。

等回過神來時,她看到自己的哥哥沈日空正站在生物艙外,一臉奇怪的看著自己:“你在想什麼呢?《山海》開服了,趕緊上線啊,這次一口氣開放到一百二十級,我們必須……”

“不玩。”沈月白翻了個白眼,然後就要關閉生物艙的艙門。

“你在說什麼鬼話呢?”沈日空一臉驚詫的望著自己這個宅到不可救藥的妹妹。

“我是說,我不玩《山海》了,我要回去玩《玄界》,你沒事彆來打擾我!”沈月白推開自己的哥哥,然後直接把艙門關閉,“你這次走眼了。《玄界》是百分百深度潛行模擬,而且自由度相當的高,甩了《山海》一百萬條街,你自個後悔去吧。”

沈日空一臉呆滯的看著自己的妹妹。

我走寶了?

不!

這不可能!

我可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高手啊,怎麼可能走寶呢!

一定是我妹妹在忽悠我!

對,一定是這樣的!

沈日空回到自己的電腦前,然後打開自己的郵箱,迅速編輯了一條短信回去。

“在?剛才是我弟弟碰了我的手機,我現在還能申請你們遊戲的測試資格嗎?”

……

“呼。”

陳齊臉色潮紅跌坐在一旁,大口的喘著粗氣。

在他的旁邊,倒著兩隻山豬的屍體。

雖說他的確憑借自身優異的“操作”殺死了兩隻怪物,但他也同時發現,這裡麵更多的其實是他所選“職業”上的優勢:如果不是力量派係的武脈擁有一招非常特殊的秘術,能夠大幅度提升自身的力量和耐力,強行掙脫那些觸手的捆綁,他覺得自己很可能也會重蹈覆轍,成為一堆碎肉。

不過這個既然是秘術了,必然也會有施展代價。

隻是陳齊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代價會來得這麼快。

現在的他,全身肌肉酸痛難耐,幾乎生不出一絲力氣,哪怕就算是動一動手指頭都有些困難。

原本他還以為,技能介紹所說的“秘術維持時間過後會全身脫力”隻是為了更貼合遊戲背景所做的注釋,大概效果就是相當於防禦力下降,或者耐力下降等之類的懲罰buff而已,卻沒想到居然是真的渾身脫力,完全動彈不得。

“咕——呼呼——”

一聲奇怪的聲音響起。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