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洪水林依依(1 / 2)



推荐阅读:

阿修羅,以鬥勇好戰而出名,天性就是能征善戰者。

雖聽起來似乎非常邪惡,但其實卻是佛門所說的三善三惡裡的三善之一,隻不過阿修羅本質上卻是以“魔”為主。當然,這裡的魔並不是指的域外魔道,而是暗指阿修羅道的魔氣——在玄界,阿修羅是最常見的入魔者。

而像王元姬這樣,入了阿修羅道後卻能夠反而控製住魔氣,就入體的阿修羅反手給煉化了,卻是相當的罕見。

但不管怎麼說,天罡正氣陣的主要效用便是拔魔、淨魔,用來囚困阿修羅,將其魔氣淨化,強行逼王元姬退出墜魔狀態,從理論上而言卻也是行得通的。

可問題是。

王元姬的阿修羅寶體已然大成。

武者走的煉體,根據自身所修煉的寶體不同,最終大成之後所獲得的功效也各有不同。

但一般武道煉體修士真想要寶體大成,那起碼也得達到道基境的水準,如王元姬這般甚至連地仙境都沒有真正修成,卻直接修成寶體的武道修士,玄界幾乎可以說前無古人了。

而阿修羅體的特殊功效,便是“如果無法一次強行拔除阿修羅體,那麼此等手段就無法再次生效。且前期阿修羅體承受了多大的苦難與傷害,就會爆發出多大的力量與魔氣”。

換句話說。

方立的天罡正氣陣沒有在第一次就將王元姬的阿修羅體擊潰,那麼他就無法再行使用這等手段囚禁住王元姬。甚至還因為之前天罡正氣陣對王元姬造成的傷害和影響,在此次之後反而全部成了壯大王元姬氣勢的養料,使得王元姬更加難纏了。

不過凡事有利必然有弊。

“你就不怕二次入魔嗎?”方立沉聲喝道。

“在我失控之前,殺了你們,不就好了嗎?”王元姬活動了一下頸脖,頓時就發出一陣劈裡啪啦的炒豆聲,“這次馳援南州之事,多你們不多,少你們也不少,有我足矣。”

“狂妄!”方立冷喝一聲,“入魔者的危害,我不說在座各位也清楚,王元姬已經到臨界點了,各位還打算就這麼旁觀嗎?”

“你們儒家弟子實力不行,賣弄口舌倒是很有一套。”王元姬嗤笑一聲。

但下一刻,方立卻是猛然抬起判官筆,淩空虛畫。

“天地正氣,誅邪不侵!”

一聲喝令,有金光耀起。

緊隨其後的,卻是一聲轟鳴巨響。

大地,居然又一次震顫起來。

此時眾人才驚然醒覺,有一道巨大的金色光幕正橫亙在方立的麵前,而在光幕前的,則是一身黑色光焰纏繞著的王元姬。剛才那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巨響,赫然便是王元姬又一次出手襲殺方立的舉措。

但這道光幕,顯然要比方立之前所施展的那個保護罩堅硬許多。

畢竟這一次,眾人沒有看到光幕上出現任何裂痕。

沒有給王元姬任何回氣的機會。

在擋下王元姬的這一擊後,方立當即再度抬手握筆虛寫。

鎖。

一個龍飛鳳舞的“鎖”字剛浮現,虛空中頓時浮現出數條金色的鎖鏈,一如筆走龍蛇那般,從四麵八方朝著王元姬疾射過去,然後又靈蛇一般從足踝、手腕、腰部等處纏繞而上,試圖將王元姬捆成一顆粽子。

但王元姬又怎麼可能讓方立如意。

她先是雙肩擺動,其後右足向後退了一步,猛然踩入地麵,並以此借力——充沛的力量自尾椎爆發而出,然後傳遞到腰部,隨著王元姬的腰部一扭,這股力量便又散發到四肢百骸。

頃刻間,眾人便見王元姬的身形隻是一陣擺動,這些纏繞在她身上的鎖鏈當即就被全部震開。

一片金色的星屑紛紛飄散。

黑色的光焰,再度熊熊燃燒而起,甚至反而將那些被震隨的浩然正氣化作食糧吞噬一空。

“天地正氣,聽我號令!”

看到金色光鎖僅僅隻是維持不到兩息就被粉碎,方立神色倒沒有多少驚慌,似乎早已有所預料一般。而他此時右手上的判官筆,也已經再度開始虛空書寫。

囚。

金色的光字在半空中一閃即逝。

然而下一刻,卻是化作了一隻擎天巨掌,就這麼朝著王元姬抓了過去。

以王元姬為中心點,周身十米空間,仿佛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固化,空間都變得凝滯、沉重起來。肉眼可見的氣流、塵埃,全部都在這片區域被固定住,與十米外的區域形成了極為明顯的差距對比,就仿佛這片空間被徹底獨立開來一樣。

然後,金色巨掌就這麼將無法反抗的王元姬給握住了,轉瞬間就化作了一個金色的牢籠。

金光璀璨。

王元姬身上的黑色烈焰,在牢籠裡瘋狂的燒灼著、衝撞著,甚至時不時都還會出一聲聲低沉的嘶吼聲,就仿佛被囚禁其中的並不是王元姬,而是某隻凶悍暴烈的猛獸。

“這個‘囚’字就是你的極限了嗎?”

被金色牢籠囚禁著的王元姬,卻沒有絲毫的慌張之色,她隻是一臉漠然的望著方立,然後緩緩說道:“如果你《儒家三九正氣訣》的《人氣九訣篇》隻修煉到這個‘囚’字的話,那你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方立沒有回話,但他的手腕一動,卻是以浩然正氣又是書寫了一道金光文字。

隻不過相比起之前他所書寫的那幾個大字,這一次的金光文字就要細小許多,看起來似乎是某個詩篇句子。而這些文字也紛紛化作了一道道金光璀璨的光點,投射向金色牢籠的周遭,讓整個金色牢籠都變得更加顯眼幾分。

很明顯,這是方立在加固這個金色牢籠的一種手段。

“看來也不過如此。”王元姬搖了搖頭,“虧我之前還那般謹慎。……嗬。”

一聲輕笑,卻也不知是在笑自己過於謹慎,還是笑方立的手段不夠。

下一秒,但見王元姬猛然握拳而立。

隻是微微側了一下身子,然後下一拳就轟然擊出。

刹時間,整個金色牢籠就發出一陣劇烈搖晃的震蕩。

原本被加固於金色牢籠上的數十顆金色光點,隻一擊就掉了個七七八八。

而伴隨著金色牢籠的晃動,方立的臉色驀然一白,“哇”的一聲就是一口鮮血噴吐出來。

他的眼裡,露出幾分驚駭之色,終於放聲喊道:“各位,在下懇請你們一起出手,她魔氣入體極深,我快囚禁不住這魔頭了。屆時一旦她脫困的話,這裡便要生靈塗炭了!”

“可笑!”

王元姬沒有回話,倒是一旁的林依依卻是高喊出聲:“你們這群偽君子!明明是你們先挑事端,招惹的麻煩,現在又要怪罪我師姐。就算一會真的生靈塗炭,那也是你們這群人自找的!”

隻是,讓林依依沒有料想到的,卻是因為她的這句話,周圍十數名修士的臉色齊齊一變,下一刻便化作一道黑影朝著被金色牢籠中囚禁著的王元姬衝了過去。

林依依的臉色猛然一變,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怒色。

“找死!”

隻見林依依雙手突然一陣飛舞,幾乎都產生了重重疊疊的幻影,讓人根本就看不清在這一瞬間,她到底打出了多少個手勢。

但唯一能夠肯定的是,卻是周圍的空間,突然毫無征兆的憑空出現了一片霧氣。

這片霧氣雖是瞬間彌漫開來,卻是目標極為明確的朝著那十數名衝向王元姬的修士卷了過去。

而凡是被霧氣纏繞到的修士皆是在一瞬間就仿佛中了定身咒一般,身形猛然停頓下來。

他們的雙眼,更是徹底失去了神采。

若非他們還能夠呼吸,身上的氣息也並沒有徹底斷絕的話,恐怕無論是誰都會誤以為,他們這些人在這一瞬間就徹底死去——當然,就眼下這種情況來看,這些人其實跟死去也已經沒有任何區彆。

其他修士隻是看他們的症狀,就已經能夠確定,他們這些人都入陣了。

“行雲宗的困神陣……你是什麼時候布下的!”方立的臉上,更是顯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破了你天罡正氣陣的時候。”林依依冷笑一聲,“我雖然修為不高,但我好歹也是一名陣法宗師,可你們竟然無一將我放在眼裡,真以為我在玄界的名號是其他人看在太一穀的麵子上,故意抬高的?”

“不可能!”方立沉聲說道,“何允!”

“彆喊了,他死了。”林依依淡淡的說道,“長生派的乾坤陰陽正反大陣的確精妙,若是換兩個地仙境大能坐鎮執掌陣眼,再配合一位陣法宗師推演掌陣,我一時半會間的確奈何不了他們。但很可惜,他何允距離陣法宗師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呢,所以他死了,死於陣法對衝失敗後的力量反噬。”

“連帶著長生派此次派來的一百零七位弟子,也都跟著何允一起走了。”

冷哼一聲,林依依的神色倒沒有任何得意或者自滿,就隻是在敘述一件平淡無奇的事情而已。

可越是如此,在場的人卻是越發感受到了林依依的可怕。

長生派,這可是三十六上宗之一,與書劍門齊名的道門大派。

雖然這個宗門並沒有進入上十宗之列,但眾所周知的一點,則是長生派在陣法一道上幾乎毫不遜色於十九宗之一的天山派。尤其是門內弟子何允,不僅修為是凝魂境巔峰的強者,而且在陣法一道的天資上更是被評價為“宗師可期”,他之所以會被作為第一批支援南州的弟子,憑借的就是他在陣法一途上的天賦。

可是現在,他居然死了?

而且死的還不止何允一人,長生派這次隨何允一同而來的另外一百零七位弟子,居然也死了?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乾坤陰陽正反大陣可是號稱能夠反製玄界所有法陣的特殊陣法,是長生派作為根基的不傳之秘,非經受過重重考核與認可的嫡係子弟,絕不能學習。而且為了防止這個陣法的泄露,掌握了這個陣法布陣技巧及核心的嫡係子弟,還會在神魂種下禁製,一旦涉嫌泄露的話,就會魂飛魄散。

長生派也正是靠著這麼一門秘法,才能夠躋身三十六上宗。

你說何允對付的是一位道基境大能的陣法宗師,那麼控製不住陣法力量被反噬而死。

大家都行。

可你林依依?

不過隻是連凝魂境都未踏足的本命境修士而已,何德何能啊?

在場的修士皆是感到一陣荒唐。

霎時間,又是數道身影從人群裡衝出。

但這一次,他們卻並不是直取王元姬,而是林依依。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