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儒家弟子(1 / 2)



推荐阅读:

魔焰滔天。

肉眼可見的黑色光焰,宛如一道黑色的光柱,衝天而起。

恐怖的威嚴壓迫感,籠罩全場。

意誌稍弱的一些修士,此時隻覺得仿佛有一隻大手掐在他們脖子上,讓他們的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唯有那些意誌力足夠堅韌的,才能夠在如此強烈的氣焰壓迫下,依舊保持住狀態,但從他們臉上那凝重的神色來看,顯然也並不好受。

但受到王元姬氣勢壓迫影響最強烈的,無疑是方立。

書劍門,三十六上宗序列裡,上十宗的宗門。

先代門主曾是諸子學宮的授課先生。

儒家弟子按照修為境界劃分,大致上可以分為解惑、授課、教書等三階——以此對應苦海尊者、道基大能、地仙大能——統稱“先生”。而凝魂境,又稱小先生、講書先生等,因為這一境界在獲得教書先生的首肯後,便也有了向其他學子,亦即是包括未獲得講書資格的其他凝魂境儒家弟子講書的資格。

而諸子學宮、百家院的前身,則是可以追溯到第二紀元的社稷學宮。

傳聞,社稷學宮有三大流派,分彆為“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的遊學派、“書中自有金屋如玉千鐘栗”的聖賢派,以及“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能臣派。

其中,能臣派是第二紀元時期最為強盛的社稷學宮流派。

考慮到第二紀元時期有三大王朝對立的情況,能臣派有那麼大的市場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但隨著第二紀元的破滅,能臣派自然是不適合第三紀元的發展,所以社稷學宮也因此分裂出以遊學派為主的諸子學宮,和以聖賢派為主的百家院。

按理而言,繼承了當時社稷學宮第二大派的諸子學宮應該強於百家院,畢竟諸子學宮的弟子不僅修煉浩然氣,同時也會兼顧武技方麵的修煉,真正將“能文能武”二字發揮到了極限。可事實上,在玄界裡,一直以來卻是百家院穩壓諸子學宮一頭,尤其是在高端戰力方麵,百家院號稱有近百位解惑先生坐鎮,這一點可是要比諸子學宮號稱三十六先賢強得多。

更不用說,百家院還有一位大先生。

當世唯一一位能夠被冠“大”之稱的先生。

長孫青。

所以,聽聞南州百家院受到的衝擊影響頗大,情況極為危險,哪怕書劍門的前身是諸子學宮的授課先生所創,在政治立場天然傾向於諸子學宮,但此時也不得不立即派遣門人馳援。

甚至於,由方立帶隊的這支書劍門隊伍,也不過隻是書劍門的先遣隊而已,後續還有大量的人手正在調度。

而方立此人,雖不是書劍門的首席,但他畢竟也是書劍門十位獲得“講書資格”之一的講書先生,個人能力方麵還是相當值得稱道的。且書劍門會安排其擔任先遣隊伍的領袖,也正是看重了他一身浩然正氣、寧折不彎的性格:有他帶隊的話,絕對能夠很好的統籌起整個馳援隊伍,不會讓任何妖魔趁機惹事。

可書劍門千算萬算,也絕對算不到太一穀會帶著一名妖族同行。

於是,眼裡揉不下沙子的方立,與太一穀的衝突局麵,也就成為了必然的結果。

作為半步地仙的強者,方立固然是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與自信。

哪怕就算他的對手是王元姬,但方立也從未想過後退。

他的右手一掃,一支類似於判官筆一樣的法寶便從他的袖子裡滑出,落在其掌心上。

袖裡乾坤!

這是道門術法,與佛門神通須彌芥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皆是一種用於儲藏器物的手段。隻是相比起儲物法寶而言,這類神通術法能夠容納的東西有限,而且也僅僅隻是略微減少一些重量而已,所以通常無法存放太多的東西。

方立作為一名儒家弟子,卻掌握著一手道門術法,這的確讓不少人感到驚訝。

唯有幾位同為三十六上宗之一的宗門弟子,並沒有流露出任何驚訝之色。

顯然,這些人是知道一些內情的。

但此時,隻見方立猛然張口一噴,居然是一道夾雜著金色光芒的血霧——他居然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並逼出一道心血——爾後方立的臉色猛然一白,但他本人的氣息卻是變得穩定、順暢許多。而他右手所持的判官筆,也快速的在這道噴出的金色血霧上一圈,所有的血霧竟是被判官筆上的毫毛儘數吸收,刹時間筆毛就變得通紅起來。

“天地有正氣!”

方立一聲怒喝,右手猛然朝前一戳。

金色的漣漪在空氣裡緩緩傳遞開來。

下一刻,方立身上的氣息蓬勃許多,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衝天金光,竟是一點也不比王元姬身上的黑色魔氣遜色絲毫。

一金一黑兩道完全由氣勢形成的光柱,相比碰撞、抵消,爆發出一陣陣可怕的爆音。

但之前完全被王元姬的魔焰氣勢所支配的壓迫感,此時竟也消失了,周圍那些受到巨大壓迫力脅迫的修士,神態也紛紛變得輕鬆起來。

“王元姬,你還敢執迷不悟!”方立一聲暴喝,聲音竟如滾滾雷霆。

“嗬。”王元姬輕蔑一笑,妖異的麵容上所顯露出來的風情充滿了異樣的魅惑,“憑你也配說這話?”

“我浩然氣,天然就克製你們邪魔外道。”方立冷哼一聲,“你若是以尋常狀況和我交手,就算我升格教書先生,也決然不會是你的對手。可你偏偏要引魔墜身,那就休怪我不講情麵,替天行道了。”

“你也配講天道。”

“我配不配,也不是你三言兩語就能定論。”方立也不怒,如他這般意誌堅定已然迂腐不懂變通的固執之人,又豈會被王元姬的三言兩語挑撥心態,“但你太一穀與妖族勾結,甚至為此殺我人族同類,卻是大家都親眼目睹之事。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又豈容你顛倒黑白。”

“哈。”王元姬大笑一聲,“好一句是非公道,自在人心。你們儒家窮酸還真是擅逞口舌之利。……我說了多少次,空靈是我小師弟的劍侍,這一路行來她可有謀害過你們的性命?可你們如何?不僅重傷我小師弟的劍侍,連帶著還傷了我的師妹,到底是誰在這顛倒黑白?”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方立冷冷的說道,“我等隻想誅妖,但林依依卻不顧大局,一直作梗阻攔,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如今你王元姬更是為了這個妖孽,殺我等同道,你還敢說你們太一穀不是勾結妖族?”

“你想給我扣帽子?”王元姬笑了,“你以為,我太一穀弟子真會在乎你扣的這頂帽子?”

“降妖除魔,本就是我等人族的職責,更何況如今南州之禍還是因妖族而起。”方立依舊麵容肅穆、聲音冷漠,“你王元姬枉顧大局,是為不義。勾結妖族,殺我人族,是為不仁。不顧師門名聲,是為不忠。如你這等不忠不義不仁之徒,有何資格在此開妄口。”

“大局大局,你們這些滿口仁義道德的偽君子,也就隻會說這兩個字了。”王元姬赤紅的雙眸變得更加明顯,“但是……你是第一天知道我們太一穀的作風嗎?我們太一穀弟子,從不講大局!”

深吸了一口氣,王元姬身上的魔氣更加強烈明顯:“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故意在這裡和我這些廢話,就是為了要聚集天地正氣破了我的魔勢嗎?……嗬,可你又知不知道,我這麼會配合你,也隻是為了將你困在這裡,讓你沒辦法逃走而已。”

“你以為我沒有猜到你的想法嗎?”方立沉聲說道,“在我的天地正氣裡,你那點魔氣流動我會察覺不到嗎?我同樣也是為了讓你沒辦法逃走而已。……我說了,我要替天行道。王元姬,你已墜魔,今天就在這裡和那隻妖族一起死了吧。”

“就憑你,也配說讓我死?”

“就憑我,已經足夠了。”方立的臉上,已經泛起金色的光澤,而且這種金光並不僅僅隻是在他臉上,幾乎是他全身都開始泛起一層金色的強光,“天地正氣,正是最壓製你這等邪魔的力量!”

王元姬輕笑一聲,也不廢話,隻是右拳一握。

下一刻,她整個人猛然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內。

但也並非所有人都追尋不到王元姬的蹤跡。

那些半步地仙境的強者,還是能夠捕捉到王元姬這一瞬間的動向。

她就如同一顆炮彈般,朝著方立疾射而出。

方立的瞳孔猛然一縮。

右手判官筆猛然在半空中一點,金色的光芒直接炸開,化作一道金色的光罩擋在了方立的麵前。

“砰——”

劇烈的震蕩聲,轟鳴炸響。

原本消失在絕大多數人視線中的王元姬,突然現出了身形。

此時的她,正一拳轟在了庇護在方立身前的金色光罩上。

隻一拳,這個金色的光罩就已經遍布裂痕。

大量的黑色魔氣,正從王元姬的右拳侵襲而入,化作一道道黑色的焰火順著裂縫不斷的擴大。

下一秒,隻見王元姬變拳為掌,輕輕在光罩上一按,整個光罩頓時破碎開來。

“雜然賦流形!”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