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 妖異(1 / 2)



推荐阅读:

李博有些艱難的睜開雙眼。

他發現自己的呼吸順暢了許多,隻是四肢依舊乏力,還伴隨有一些頭昏眼花的症狀。

但李博知道,這就是太二門風毒掌的後遺症。

這門功法非常的歹毒,原本並不是太二門的功法,隻是自從他們的宗門牌匾被太一穀的掌門摘牌後,這個宗門就開始墮落了。雖說目前還沒有被打入邪派的行列,但《風毒掌》此類功法卻已經開始不限門人修煉,這也導致了太二門如今的門風在玄界裡非常糟糕,尤其是讓詹孝這等卑鄙小人都當上了大師兄。

但有一說一,詹孝的確擅於經營。

如今太二門的許多發展策略,也都是在詹孝的推行下實施的,也正是因為詹孝成了太二門的大師兄,才將太二門重新推上了七十二上門的行列,甚至開始有了向三十六上宗發展的趨勢。

雖說萬事樓固然有一套判斷標準,例如三十六上宗的最低標準是有兩位苦海至尊坐鎮,門下有超過十位以上的地仙境大能,以保證宗門能夠薪火相傳,不至於出現實力層次上的斷檔。但實際上,能夠成為三十六上宗的門派,哪個宗門裡沒有十位以上的道基境強者?

地仙境?

那起碼都有三、四十位之多。

像仙女宮、天王寺、書劍門、中州四大世家等上十宗行列的宗門世家,道基境強者都有超過三十位,更不用說地仙境了,那起碼是三位數。

太二門當初因為被太一穀摘了牌匾之事,導致從上十宗的行列被除名,跌到四流門派的行列,但畢竟其傳承並沒有斷絕,再加上當世臨危受命接任掌門一職的弟子非常小心謹慎,當天就遣散大量弟子,隻保留最精華的一部分然後舉派遷移,如此東躲西藏了三百年後,才終於重新在玄界再次站穩腳跟。

據說,詹孝就是在這段時期加入太二門。

也正是因為有他的經營,所以太二門的高層才能夠安心修煉,紛紛打破桎梏。

如今除了掌門已入苦海外,據說還有三位長老在閉生死關,一旦成功出關的話,那麼屆時太二門就會擁有四位苦海至尊。或許在道基境、地仙境的數量上依舊達不到標準,可有了四位苦海至尊的太二門,重回三十六上宗的行列也隻是時間問題。

這也是為什麼如今玄界都知道太二門的大師兄詹孝是個卑鄙小人,但卻沒有人真的跑來招惹太二門的原因。

畢竟,詹孝的手腳實在太乾淨了,他幾乎沒有讓人抓到任何實質性的證據。

在玄界,宗門背景實力越強,很多時候你就越需要講規矩:你可以在秘境裡殺了詹孝,隻要沒人知道就好;但卻不能在玄界的公開場合下,殺了詹孝——當然,如果詹孝自己取死那沒人會說什麼,可就是因為詹孝在玄界從不惹事,就算被人當麵羞辱,他也能夠唾麵自乾。

李博重重的吐了一口濁氣。

他的眼裡,流露出幾分憤恨:“詹孝,你肯定沒想到我還活著吧……這一次,隻要我能離開這裡,你們太二門一定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我看到時候太二門還如何保住你!”

李博想得很清楚。

一直以來,詹孝的確沒有露出任何破綻和把柄。

但這一次不同。

詹孝在遇到危險時不僅沒有救援他的小師妹,甚至還推了司馬婉儀一把,讓她去死,而之後更是想殺了作為目擊者的自己。如果這一切都按照詹孝所想像的那樣發展,那麼自然不會有人知道他的惡行,但可惜的是,他李博沒死,所以隻要能夠逃離這裡的話,那麼就該是詹孝的噩夢了。

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的李博,突然想到了自己必須要保留一些證據,所以他急忙望向了司馬婉儀當時死的地方。

屍體已經不見了。

但血跡卻還是保存著的,旁邊也還有一些類似碎渣一樣的東西。

李博不想知道那些碎渣到底是什麼,所以他取出一塊玉石,臉上有幾分肉痛之色。

玄界如今並不流行以玉石的靈氣作為修煉根源,主要是因為玉石如今被開發出來的用途比較多,而且單純將靈石這種原材料當修煉資源的話,實際上在修煉的過程裡會流失大量的靈氣,效果遠不如吞服丹藥,所以才沒有作為主要修煉資源。

但相比起丹藥的獲取方式受限,靈石或許是經過一個紀元的休養後,儲藏變得豐富了許多,因此大多數宗門弟子——尤其是七十二上門及以下的宗門,多是以靈丹和靈石兼顧修煉作為自己的修煉資源。甚至在某些靈氣比較貧乏的絕境裡,以靈石布置一個小聚靈陣,也勉強能夠維持日常修煉的需求。

李博身上的靈石不多,隻有寥寥無幾的數塊,布置一個小聚靈陣都不夠。

手上這塊顏色已經非常透明,顯然靈氣不多,但如果當作修煉資源的話,還是能夠讓他多修煉個一、兩次。

但現在,為了當作錄影儀就隻能直接犧牲掉了。

對於李博這種資產並不豐富的人而言,會感到肉痛也就在所難免了。

不過正當李博打算將眼前的畫麵封存到靈石內時,一道粗氣卻是在他的背後噴薄而出。

濃鬱到令人作嘔的腥臭味,差點就讓李博開始乾嘔了。

對於這股氣味,他實在太熟悉了!

艱難的咽了一下口水。

李博有些僵硬的轉過頭,然後他就看到了此生最不想被回想起來的噩夢:那頭體型巨大的猛虎正站在他身後,低頭看著自己,它的血盆大口已經張開,惡臭的腥風就是從它的口腔裡噴吐出來,那正不斷滴落的口水,雖不帶有任何腐蝕性,可隻是這麼看,李博就已經覺得雙腿發軟,眼前陣陣昏黑。

吾命休矣。

這是李博的最後一個念頭。

……

“你們想乾什麼?”

王元姬怒喝一聲。

同時右手一抬,直接以手臂擋住了一柄斬落的長刀。

一聲金鐵交擊的異響顯得極為刺耳。

王元姬雖說還沒有正式踏入地仙境,但她的阿修羅體已成,就算是對付尋常的地仙境都有一戰之力。眼前出刀之人不過隻是一名凝魂境強者而已,手上的兵器甚至不是絕品,隻是上品而已,鋒利度或許有,但還不至於一刀就斬斷王元姬的手臂,最多也就是在上麵留下一道白痕,連破皮都沒。

當然,吃痛還是有點吃痛的。

畢竟是自己的身體。

所以王元姬眉頭一皺,反手就一拳搗出,直轟對方的麵門。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