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 情況(1 / 2)



推荐阅读:

“詹師兄,我怕。”

一名年輕的女修,一臉驚慌的說道。

“彆怕,有我在呢,我會保護你的。”一名看似年輕,但不知為何卻總有幾分老態的男性修士沉聲說道,“這應該就是那些妖族為了阻止我們馳援南州的特殊手段了,不過也就僅此而已。……這應該是一個特殊的困陣。”

“困陣?”另一名男性修士開口說道。

他的衣袍有些臟兮兮的,頭發也亂糟糟,身形顯得格外的狼狽。

甚至還有好幾處雖說已經止住血,但動作稍大就會裂開的猙獰傷口。

但不管怎麼說,能夠活下來,已經是一種幸運。

隻不過此刻,這名修士環視了一下周圍的情況後,他的語氣裡多了幾分嘲諷:“你管這種地方叫困陣?”

“那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被女修稱為詹師兄的男修冷聲開口。

“我不知道。”

“這是空間遺跡。”詹姓師兄開口說道,“你懂個屁。……這類空間遺跡,都是大能修士以大道法則演化出來的特殊空間,說白了就是已經誕生了陣靈的法陣,具備了自我演化的能力。”

男性修士嘴角抽了抽,沒再說話。

但他是不信詹孝這套說辭的。

他雖不是什麼大門派的弟子,但自家宗門好歹也是七十二上門之一,屬於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那一類,所以關於太二門的這位大師兄詹孝,他自然是有所耳聞。隻不過這些耳聞聽來的消息,可不是什麼好事,反而儘是一些讓人覺得難以置信的荒唐事。

例如,此人曾和一個小宗門結了一點私怨,大概也就是因為對方宗門是在自己太二門的地盤內混飯吃,可卻不認識他這位太二門的大師兄,言行上可能對他沒多少尊重的意思,於是這位太二門大師兄就下令讓一眾師弟師妹直接將對方的宗門連根拔起,揚言要將其徹底滅門。

本來嘛,玄界就是一個講究弱肉強食的地方。

既然對方那個小宗門得罪了你這位太二門的大師兄,你自身也有足夠的能力找對方的麻煩,那你打得對方服服帖帖也不會有人說你什麼,畢竟這是他們自找的。

可結果呢?

這些囂張跋扈的太二門弟子打上門後,卻是誤將在路過這個小宗門的幾名修士也當成對方的人,然後一並給打死了。卻不曾想到,這途徑此處的那幾名修士可不是什麼沒背景的小宗門弟子,於是他們身後的宗門那自然是要找回場子,跟這位太二門的大師兄好好說道說道了。

眼見形勢突然急轉直下,詹孝鎮不住場子了,於是他乾脆一推三五六,直言那些是自己的師弟師妹看不得他受人欺辱,所以自發去找對方的麻煩,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他更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師弟師妹會不問青紅皂白,就強行把其他無關的修士也一起給打死了。

甚至他還拿出太一穀的葉瑾萱出來舉例。

可人家太一穀葉瑾萱敢作敢當,是她滅的門就是她滅的門,她也從來就沒有否認過。最起碼,太一穀葉瑾萱不像太二門的詹孝這樣敢做不敢當,一旦惹出什麼自己壓製不住的亂子就推給門下師弟師妹,還直言師弟師妹惹出來的亂子跟他詹孝毫無關係,不應該把這事算到他頭上。

後來的事情,有太二門的高層出麵,事情終究是被壓了下去。

但詹孝在玄界的名聲,也基本臭不可聞,沒人願意和它交朋友。

隻是讓玄界許多宗門弄不明白的,是詹孝都已經成這樣了,為什麼太二門還會有那麼多師弟師妹依舊當他是大師兄,甚至覺得是玄界其他修士嫉妒他們這位無所不能、才華橫溢的大師兄。

玄界修士就弄不明白了。

到底是嫉妒他敢做不敢當,不像個男人呢?

還是嫉妒他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十足牆頭草呢?

又或者,嫉妒他臉皮足夠厚,真的認為玄界修士都是金魚記憶?

聽著對方又開始滿嘴跑火車的亂說,這名身形狼狽的年輕修士搖了搖頭。

他的確是不知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但他也絕不會相信詹孝說的那些話。

“你搖頭什麼意思?”

因為詹孝走在前方,注意力基本集中在前方和左右兩側,並沒有太過在意跟在身後的這名男修。

但詹孝的師妹司馬婉儀就不同了。

畢竟之前自己心心念的師兄說的話被後麵這個醜男反駁過,所以她的注意力是分出相當一部分在對方身上,此時看到這個醜男又搖頭歎氣的模樣,司馬婉儀終於忍不住了。

“沒什麼意思。”年輕男修沉默了一下,決定還是不惹事端比較好。

詹孝的眼裡閃過一抹陰霾與狠辣。

但眼神的變化僅是一閃而逝,當詹孝轉過頭來時,他已經換上一副溫和的臉色:“師妹,沒關係的,現在大家都中了妖族的埋伏,所以我們本就應該一起攜手對敵,這個時候起內訌實在是相當不理智。”

“詹師兄你真是深明大義。”司馬婉儀一臉讚歎的說著。

隻不過當她轉過頭望著年輕男修時,臉色就顯得相當的猙獰了:“你這廢物,還不趕緊謝謝我們詹師兄。如果不是我們詹師兄願意帶著你,就你現在這模樣,早就已經死了。”

年輕男修抿著嘴不說話。

“不用了。”詹孝罷了罷手,“大義當前,你我皆是人族一員,救助你也是我的分內事。……這位師弟,雖你我並非同門,但我也會像保護自己的師妹一樣保護你的,所以你不需要擔心我會遺棄你。”

“不必了。”年輕男子卻是相當堅決的搖了搖頭,“我們就此彆過吧。”

他雖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但自己感知裡不斷傳來的危險恐慌感,卻絕不是作假。

若是換了其他修士在此,那他當然不會如此強硬,畢竟在外行走,該低頭時還是要低頭的道理,他還是很清楚的。隻是和太二門的詹孝同行,他卻是沒有任何安全感可言,畢竟這位的人品實在不怎麼樣。

“這位師弟,你一人獨行可不安全。”

詹孝一臉笑眯眯的說道。

同時伸手一橫,就將這名年輕男修給攔了下來。

“你……”年輕男修心中一寒,他已經意識到自己接下來的命運了。

“吼——”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