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 幽冥古戰場(1 / 2)



推荐阅读:

“這是哪?”

蘇安然有些茫然的看著周圍的情況。

之前靈舟出事的時候,他們雖說已在南州近海的海域,已經能夠看到南州的海岸線。但實際上是個正常人都知道,你能夠看到海岸線卻並不等於你距離海岸就很近,往往很可能需要再遊個一天才有可能到淺海區域,就算蘇安然等人並非普通人,但想要真正的上岸最少也得要個小半天的時間吧?

雖時間看似並不長,但彆忘了,迷海上的瘴氣已經升起,尋常人稍一接觸都會直接融化,就算修士體魄較強,能夠支撐更久的時間,這小半天的時間也基本就是極限了。

但現在?

蘇安然卻是能夠看到前方不遠處的海岸。

他若是全力疾馳的話,最多隻要十來分鐘應該就可以登陸。

這一點,絕不正常!

蘇安然又抬頭看了一眼天色。

遇襲時雖有瘴氣遮蔽天日,但隻要不是時間流速的感知力被扭曲屏蔽的話,他們基本還是能夠知曉時間的,所以蘇安然清楚的記得,靈舟爆炸那會應該是午時之後,大概是在下午兩點左右。

但現在,天色雖不說黯淡,但也絕對明亮。

尤其是周圍直接呈現出一種詭異的血色光景,讓人的內心不由得有些發毛。

那個明晃晃、如果蘇安然沒猜測的話,應該就是月亮的血紅色圓球,還在天上掛著呢。

此情此景,蘇安然聯想到了一些很不美妙的東西。

“血月……”他的嘴角抽了抽,“這尼瑪……該不會又要跟什麼妖魔鬼怪牽扯上乾係吧?……也不知道後來宋玨如何了。”

提到妖魔鬼怪之流,蘇安然的第一反應就是妖魔世界。

他的係統如今能夠升級,也得歸功於在那個世界獲得的幻想錄——如今的蘇安然,自然已經清楚,當初他所獲得的這個玩意是什麼了。那名霓虹老兄莫名的穿越到妖魔世界,還給妖魔世界帶來了百鬼夜行的變化,就全靠那個幻想錄的金手指,其功能應該就是將隻存在於幻想中的虛構事物變成真實的。

所以在獲得這個特殊的金手指後,蘇安然的係統也就多了一個核心功能:召喚第四天災。

但因為目前環境的特殊性,所以這個功能蘇安然還沒有啟用。

他就每天挑著那些能夠完成的日常任務做一做,至於那些一看就是要命的任務,蘇安然連看都不看一眼,這個係統成天就想著法子要讓自己去送死。他蘇安然又不蠢,怎麼可能為了那麼點成就點就把自己的小命給搭上,反正靠著其他的日常任務,隻要時間足夠久,積少成多也能夠收獲相當可觀的成就點。

真要為了那麼點蠅頭小利得罪了師姐,那才是真的腦子有坑。

蘇安然一邊想著,一邊看了一眼自己的日常任務。

【日常任務:6/10】

蘇安然基本上保持著每天完成五到七個日常任務,那些調戲師姐啦、折騰師姐啦、欺騙師姐啦、倒立拉稀……等等?似乎混入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總而言之,那些奇奇怪怪或者難度係數過高的任務,蘇安然是絕對不會去碰的。

而此時他之所以打開自己的任務係統界麵……

“還沒刷新,那麼看來係統的日常任務是按照玄界的時間節點來計算的。”

蘇安然歎了口氣,然後駕馭著劍光向著前方的海岸緩緩飛去。

同時腦海裡,也在不斷的推斷著眼前這突如其來的場景變幻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黃雖然平時不怎麼靠譜,但好歹在玄界活了幾千年,說到見多識廣那還是有一定的權威性。”蘇安然低聲自喃,“按照老黃的說法,這種突如其來的空間轉換隻有三種情況……”

蘇安然一邊說著,一邊將係統界麵切換到了穿梭功能。

之前那幾天,蘇安然不斷的檢查和研究自己版本升級後的係統,所以也已經摸索清楚這些新功能的功效。

例如這個穿梭功能,它就會自動記錄自己曾經去過的那些小世界,並且記錄在他離那些小世界之後的世界變化,雖不是事無巨細的將全部內容都詳細記載,但整個小世界的曆史發展變化大體還是會記錄下來的。

這也是為什麼蘇安然會知道妖魔世界裡的人族都快被滅亡了,但卻不知道宋玨在妖魔世界的際遇如何。

此時,在自己的穿梭功能界麵裡,蘇安然並未發現新世界記錄的出現。

“很好,可以把進入萬界的可能性排除了。”蘇安然輕聲說道,“那麼就剩下另外兩個可能性……”

蘇安然操縱著屠夫提升了飛行高度。

然後……

他什麼也看不清了。

海岸上的陸地板塊顯然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廣袤,雖不知道具體是否有一州之地那麼大,但最起碼是絕對不符合“鏡像空間”這種說法的。

所謂的“鏡像空間”,說白了就是道基境大能修士在獲得某種特殊的空間類材料後,通過種種特殊的煉化手段,強行開辟出的一個依附於自身小世界的穩定小空間。這類空間與之儲物戒指等之類的儲物器具最大的不同之處,就在於鏡像空間是可以存放活物,不像儲物器具那般隻能用來存放死物。

但因為鏡像空間是利用特殊材料輔以道基境修士自身所感悟的法則力量,所以一般空間麵積都不會太過離譜,當然若非大能修士願意的話,其他人也不可能進入此類空間。隻有製造出這類空間的大能修士隕落,自身的小世界破碎,然後與鏡像空間產生某種誰也無法解釋的化學反應後,鏡像空間的麵積才會擴大,繼而可以讓其他修士在不需要經過原主人的允許就進入。

畢竟,原主人都已經死了,哪還會需要對方同意呢。

所以這類被擴大了麵積的鏡像空間,在玄界修士的眼裡,自然也就有了另一個稱呼。

空間遺跡。

會出現空間遺跡,則意味著有道基境以上修為的大能修士隕落。

這類空間遺跡往往都有著這名修士對自身大道的感悟,以及其他一些功法、法寶等等之類的傳承——彆忘了,修士自身構築起來的小世界可是需要一門功法作為核心來穩定整個小世界,並且確認自身的主要感悟和修煉的大道法則,因此會有功法傳承的遺留,自然也是合情合理。

但不管怎麼說,這類空間遺跡的麵積都不可能大到哪去。

能有一山之大已算是相當了不起的程度了。

而眼下蘇安然所見的這個陸地板塊,就算沒有一州之地那麼大,但是五分之一肯定是有的。

最起碼,就衝這個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廣袤程度,蘇安然就可以肯定,這裡絕不是什麼空間遺跡。

“秘界啊。”

蘇安然歎了口氣。

他還記得,很久以前,大概是在第一卷第九十七章的時候,蘇安然就聽黃梓略微提過關於秘界的情況。

秘界、殘界,都可以算是秘境。

隻是秘界的進入方式未明,且還具有很強的流動性。

傳聞中,就有修士同時在東州和西州進入同一個秘境——明明分屬兩州之地,相距百萬裡之遙遠,可進了秘境之後兩人卻相距不過十步之地,這就顯得異常神奇了,甚至連他們雙方都不知道為何會進入此地。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有了關於秘界的種種傳說。

會被突然卷入另一個不在當下的特殊空間環境,隻有三種可能性。

被挑選為萬界小世界曆練的輪回者、意外進入某個道基境修士遺留下來的空間遺跡,以及最為罕見的秘界。

蘇安然此時既然排除了前兩個可能性,那麼剩下的答案再怎麼出人意表也隻會是既定事實了。

不多時,他便駕馭著劍光落到了海岸上。

回首而望,蘇安然能夠看到同樣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海麵,但冥冥中卻有一種直覺在告訴他,如果他敢往海麵深處前進的話,結果必然會死得非常難看。雖說這個陸地板塊給他的感覺相當的危險,他很不想就這麼踏上這裡,但對比起海域上那種無時不刻存在著的毛骨悚然感,這片陸地簡直可以說是溫暖人心了。

落足點是一片沙灘。

但與正常沙灘的那種柔軟不同。

蘇安然落在上麵,感覺沙地更像是被熾陽烘烤得硬實起來的戈壁。

他試著用劍刺了一下。

劍鋒入地三寸,有金鐵交擊聲響起。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