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 十凶地(1 / 2)



推荐阅读:

風勢漸大。

如籃球般大小的石塊都被吹離地麵,隨著呼嘯的狂風橫衝直撞。

也隻有那些上千斤重的巨石,才能夠在這等可怕的狂風之下依然安穩。

呼嘯山脈。

與不歸林、萬蟲湖並稱的南州三險之一。

甚至放眼整個玄界,也是被萬事樓排入十凶地之一的特殊區域。

五絕十凶,便是玄界最危險的十五個禁地。

但比起五絕禁地幾乎是入者必死的凶險,十凶禁地至少還存了一線生機。

也正是因為這一線生機,所以與呼嘯山脈比鄰的靈劍山莊、天山派都不得不在這裡投入一定程度的防守力量,畢竟這座凶地山脈的對麵,就是南州妖族的地盤——十萬群山。

隻不過隨著北海劍島的情況告急,在靈劍山莊和天山派抽調了部分力量前往支援之後,這片區域的防守力量也不得不因此而略微有所降低。但卻沒想到,居然因此被南州妖族直接趁虛而入,徹底將靈劍山莊和天山派在此布置的防禦力量一掃而空,轉而成為南州妖族入侵南州人族腹地的橋頭堡。

當然,如今說入侵人族腹地還有些為時過早。

畢竟真的想要從這個方向向南州腹地侵攻的話,天山派和靈劍山莊都是兩個繞不開的障礙,進攻難度遠在大荒城之上。

更何況,南州妖族的主力進攻方向,也並不在此。

從玄州地圖俯瞰,整個南州看起來呈水滴形。

說南州妖族與人族分割而治整個北州,其實隻是一個比較好聽的說法。

實際上,南州妖族所占據的十萬群山幾乎占了整個南州的三分之二——自南州西北而起,便仿佛有一把刀將南州這顆水滴斜切而落,直接將這片土地一分為二。

所以南州西北部、西部、南部、東南部,以及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中部,都儘數落入南州妖族手中。

不過,對於人族來說,疆域的廣袤與否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資源的豐饒與否。

南州雖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區域落入南州妖族的手上,但這片區域以山石、丘陵等地形為主,資源主要是礦石和少部分靈植等,更多的是較為惡劣的氣候環境和數之不儘的妖獸、凶獸。

這一點上,自然是遠遠比不過人族所占據的另外三分之一南州疆域。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南州妖族所占據的這片地域,才會被稱為十萬群山。

也稱十萬大山、十萬山脈、妖魔群山等。

而分割南州人妖疆域界限的,便是天屏山脈。

這是一條幾乎完全看不到頂峰的巨大山脈,根據古老的傳說,這條山脈的山頂已經進入了罡風層,非至尊強者無法越過。因此一直以來,不管是妖族還是人族,幾乎都沒有翻山而過的想法,兩邊的互通純粹是靠天屏山脈的四處正常通市點——這是天屏山脈天然形成的四條山脈內道。

這四條山道,人族與妖族各占其二。

人族這邊掌控山道的,則分彆是大荒城與小雷音寺。

南州妖族此次的進攻主力部隊便集中在大荒城的方向,所以才能一鼓作氣的連拔大荒城圍繞山道建立的三座據點。

要知道,這三座據點可是第一線據點,大荒城在這方麵投入的力量可是極為強大的。但哪怕如此卻還是被南州妖族一次性全部拔掉,可想而知戰鬥的慘烈程度達到什麼樣的程度了。

而三座一線邊塞據點往後,則是作為緩衝區的五座二線據點。

再往後,就是大荒城了。

前線三座據點的失守,這也就意味著進攻的主動權徹底落在了南州妖族的手上,而作為緩衝區的五座大荒城二線據點,本身就不是以邊境要塞的規模所打造,更多的時候是起到連接大荒城與前線據點的樞紐作用,或者乾脆就是中轉站。

這也是為什麼大荒城會那麼急切的原因。

畢竟緩衝區的價值,所有人都清楚,南州妖族完全可以繞開這片緩衝區,直襲大荒城,甚至是在圍困住大荒城後,直接繞開大荒城徹底深入南州腹地。而且哪怕南州妖族不這麼乾,他們也可以選擇向東南方向前進,配合另一支妖族部隊完成對小雷音寺的包抄襲擊;又或者是向北挺進,配合橫渡萬蟲湖的妖族部隊直襲百家院。

所以不管怎麼說,大荒城這次的失利,其實已經等同於是成為了南州的罪人。

當然,這說的是正常的互通商道。

有正常,自然也就有非正常。

而所謂的非正常通道,其實指的就是位於天屏山脈首尾兩端的兩處凶地。

萬蟲湖與呼嘯山脈。

百家院坐鎮萬蟲湖,與南州妖族遙向對望。

而天山派則與靈劍山莊合守呼嘯山脈的兩處穀口。

百家院姑且不說,天山派和靈劍山莊雖看似損失慘重,但那也是因為他們兩家的主力弟子皆不在此的緣故,本質上就算從呼嘯山脈的兩處穀口出山,最終也必須得攻破這兩家的任意一家山門,才能夠進入南州人族腹地,所以實際上這兩個宗門並未算是真正的失守。

他們甚至已經開始組織門內弟子,準備開始進行反擊。

一旦能夠重新奪回呼嘯山脈的防區,這兩家便能夠重新構築防線,守住呼嘯山脈,阻止妖族以此作為橋頭堡威脅到人族。之後的形勢,自然也就可以讓他們分出部分力量前往支援大荒城了。

但這一切的前提,便是建立在天山派與靈劍山莊能夠重新奪回呼嘯山脈防區。

一支由兩家組成的上百人規模的隊伍,此時便正式進入到了呼嘯山脈常年吹襲不停的狂風內。

……

“風力加劇了。”一名中年道士望了一眼天空中橫飛著的巨石,眉頭緊蹙,“這種現象實在太罕見了,我們在這裡布置了這麼久,都沒有見過這種狀況。”

“情況不一樣。”另一名中年男子沉聲說道。

他身材健壯,渾身飽滿的肌肉充滿了力量感,是屬於讓人一見就覺得不好惹的武者類型。可實際上,這名健碩的中年男子身後卻是背著一個甚至高出他一頭的巨大劍匣。

這是一名劍修。

中年道士是這支隊伍裡的天山派領頭人之一,叫查浩民,是一個比較罕見的姓氏。

但實際上,在天山派內部,查氏家族卻不是什麼小人物,而是天山六脈之一,土行法的宗家。

天山派貴為四大道門之一,在玄界以五行術法和陣法而著稱。

但實際上,天山派真正最拿得出手的五行術法,卻隻有土行法,畢竟作為術修道門之首的萬道宮可是擁有昔年天宮的傳承,因此在術法方麵,不管是天山派還是真元宗都是比不上萬道宮的——要知道,這個術法可不僅僅隻是指的五行術法,還有陰陽法術和其他一些小眾類彆的術法。

因此,為了讓自己的宗門能夠擁有一些特色,不至於徹底沉淪,真元宗也不得不往武技方麵靠攏。

天山派則更直接,除了土行法之外,還在陣法方麵花了很大的功夫。而且天山派這土行法和陣法之所以能夠成為一絕,實際上也和他們駐守在呼嘯山脈這裡有關。

漫山遍野的飛沙走石,不懂得陣法壓製和土行法的利用,怎麼可能穩得住這裡的情況。

甚至就連靈劍山莊在呼嘯山脈這裡布置的據點,也是天山派的人幫忙搭建起來的。

所以在天山派裡,話語權最重的就是以土行法著稱的查家和以陣法著稱的諸葛家了,基本上天山派的掌門之位也一直是由這兩家裡的弟子輪流接任。

這次隨查浩民一同而來的,便還有一位諸葛家的陣法宗師,諸葛夫。

這兩位,都是貨真價實的地仙境大能,也是下一任天山派掌門之位的繼任培養者之一。

尤其是諸葛夫。

彆看名字有點像男的,但這位卻是妥妥的一位美嬌娘,在天山派內部,接任掌門的呼聲遠在其他十多名競爭者之上。而她之所以有這麼高的呼聲,除了她的長相的確很得人心外,天山六脈她皆有涉獵,並不像一般的陣法師那樣不擅打鬥,她也就是土行法不如查家的弟子而已,其他術法在天山派裡就算比不上另外四脈的核心弟子,最起碼打成平手的自信她還是有的。

長得好看,實力又強,這樣的人哪會沒有擁躉?

這次天山派馳援北海劍島的事,她本來是被列入隨行隊伍裡的,畢竟這一任掌門正是諸葛家的人,私心自然是想讓諸葛夫去刷一下資曆。可偏偏諸葛夫對此事毫無興趣,自認自己並不需要去刷這份資曆,有這時間還不如研究一下五行術和陣法的融合改進,結果卻沒想到陰差陽錯之下,反而迎了這麼一個更大的功勞。

隻要能夠奪回呼嘯山脈的防區,遏製住南州妖族的入侵舉動,她的這份功勞可不比馳援北海劍宗要小。再加上去北海劍島是馳援,打不打不是他們說了算,可呼嘯山脈這邊那可是妖族都打上門來了,所以兩相對比下自然是這邊的功勞更大一些。

但這一切的前提,是天山派能夠重新奪回呼嘯山脈的防區。

為此,諸葛夫親自跑了一趟靈劍山莊,說服了靈劍山莊的人一起合作,放棄以往兩家各守出穀口的方式,直接聯手在岔路口的要道上設置一個新的防區,由兩家共同治理。

這一點,也是由於呼嘯山脈的地形特殊性所決定的。

整座呼嘯山脈,位於天屏山的末端,由四條峰線組成,形成了一個類似於“Y”字母的走向,其中兩個觸角的出穀口,分彆延伸向南方和東北方,這兩處恰好就是天山派和靈劍山莊的方向。而一直以來,兩家宗門都是在各自的轄區領地內構築防線,以“互為犄角”的思路進行布防。

結果沒想到這一次卻被南州妖族搶了一個好時機,導致兩家損失慘重。

所以當諸葛夫找上門,痛陳利弊後,靈劍山莊自然也是一拍即合,決定按照諸葛夫的想法,直接在“Y”字的中間點構築新的防區,由兩家聯手一起布置,之後再在出穀口構築第二條防線,以徹底杜絕此次情況的再度發生。

而靈劍山莊如此重視此事,派遣出來的隊伍領頭人,自然不可能是什麼小角色了。

衝霄劍.李青蓮。

也就是此時,站在中年道人查浩民身邊這個背著劍匣的肌肉男了。

他和諸葛夫倒是有點異曲同工之妙:一個名字秀氣,實則是肌肉猛男;一個名字樸實,實則卻是溫婉女子。

不過兩人所謂的“異曲同工之妙”可不止這一點。

李青蓮的實力可一點也不比諸葛夫弱,甚至在整個靈劍山莊所有地仙境大能修士裡,他也能穩穩的排在第一位。隻是受限於天資的關係,距離“絕世劍仙”之名始終差了半步,否則的話他早就是第八位絕世絕仙了——若沒有橫空出世的唐詩韻,其實玄界的人普遍都認為,再給李青蓮幾百年的時間,當他踏入道基境時絕對可以成為第八位絕世劍仙。

屆時,靈劍山莊就和萬劍樓一樣,一門兩劍仙了。

但可惜的是,唐詩韻如今距離“絕世劍仙”之名越來越近,可李青蓮這最後的半步,卻始終還是未能邁過,第八名的歸屬早已注定。現在靈劍山莊更在意的,是希望李青蓮不要連這第九位的名頭都沒了,畢竟獲得萬事樓欽點的可不止一個廣寒劍仙而已,還有一位玄月劍仙許玥呢。

這兩人,被萬事樓認為是難得一見的劍道天才,尤其是唐詩韻,那更是極罕見的天驕。

萬事樓甚至曾在非公開場合提過一句,說唐詩韻恐怕是集一個紀元的氣運方有可能誕生的劍道天驕。

所以比不過唐詩韻的天資,李青蓮認了。

但要是再輸給玄月,李青蓮就不甘心了。

“確實”諸葛夫接過李青蓮的話,然後微微點頭說道,“以前我們想的是如何控製住這裡的風力,儘可能的壓製住呼嘯山脈的強風,不要給我們造成過多的乾擾。……但妖族不同,尤其是南州妖族,這點強風對他們的影響雖有卻不大,所以為了防止我們奪回這片防區,自然是要想辦法加強風力了。”

妖族身強體健,遠非尋常人族可以比擬。

呼嘯山脈的強風威力越強,對人族的威脅度也就越大,尤其是對天山派的術修來說,他們甚至不得不分出部分心神用於維持自身的穩定和提防周圍的飛石,所以在專注力方麵難免會下降一些。而如此一來,自然也就給了妖族們更多的可趁之機,畢竟術修不練肉身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兩個族群的情況不同,因此想要在呼嘯山脈站穩腳跟,自然就必須得開創一些更利於自身的地利條件了。

“我們靈劍山莊的弟子多半不會有這方麵的困擾。”李青蓮沉聲說道,“這等風力還不至於太過影響我們。”

“也幸好有你們。”諸葛夫笑了笑。

“我會讓山莊弟子儘可能的護住你們的周全。”李青蓮知道諸葛夫的意思,於是便點頭說道,“不過你得讓你們的弟子,千萬彆離我們山莊弟子太遠,畢竟我們靈劍山莊並不擅保護。”

“我曉得。”諸葛夫同樣點了點頭。

四大劍修聖地裡,萬劍樓弟子劍招最多,和其交手並不能以尋常對陣經驗敵之;藏劍閣弟子以器之利,與其交手最忌兵器方麵的交鋒碰撞;北海劍宗弟子以劍陣出名,能攻也更擅守,所以在保護方麵是公認的第一。

唯有靈劍山莊的劍修,是攻伐能力最強的。

所以想讓靈劍山莊的弟子保護好天山派的弟子,防守得滴水不漏,那顯然是不現實。

他們更擅長,也隻擅長以攻代守。

在諸葛夫和李青蓮兩人協商完畢後,剛進入呼嘯山脈的整支隊伍瞬間就改變了陣形。

因為兩家宗門此次出行的弟子人數接近,所以配合上自然可以做到一名天山派弟子搭配一名靈劍山莊的弟子。

如此又行進了好一會,可是雙方卻都沒有發現任何妖族的人,這不由得讓諸葛夫和李青蓮兩人眉頭皺得更深了。

諸葛夫和李青蓮是從呼嘯山脈的南部方向入山。

這裡曾是天山派駐守的方向。

以天山派的想法,就是和靈劍山莊的人合夥發動一次突襲,由此重新奪回呼嘯山脈的天山派防線,之後一路長驅直入到交叉口構築新的防線。而天山派也會派出第二支、第三支隊伍進入呼嘯山脈,第三支隊伍將會在諸葛夫和李青蓮奪回最開始的防區後,立即重新布置防禦力量,而第二支隊伍則會接手交叉口節點的布防工作。

而兩宗聯合的這支百人隊伍,則會以回馬槍之姿從背後強襲之前被妖族奪去的靈劍山莊防區,配合靈劍山莊另一支早已準備好的隊伍,將這個防區重新奪回。

當然之後的布防和修築工作,就和諸葛夫、李青蓮的聯合隊伍無關了,他們在重新奪回這個防區後,就會立即北上前往馳援大荒城。畢竟如今大荒城的情況有多危急,頂在南州最前方的五大宗門自然不會不知道。

可是現在。

從入山開始,一直到現在已經距離天山派曾經的防區相當接近,卻依舊沒有遇到南州妖族的襲擊,這顯然並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畢竟按理而言,在南州妖族付出一定代價將天山派和靈劍山莊都給趕出呼嘯山脈後,他們肯定不會讓這兩個十九宗級彆的龐然大物再度奪回區域控製權。

這一點,從呼嘯山脈的風力變得更強就能夠看得出來。

可是。

他們已經如此深入了,卻沒有遭到南州妖族的襲擊,這就絕不正常了。

“我們幾個,先去前方看看。”

麵對李青蓮的提議,諸葛夫當即點頭:“好。”

旋即,包括李青蓮和諸葛夫兩人在內,一共便有五人出列,然後以極快的速度前行。

這一次,兩家聯隊一共來了十名地仙境大能。

入苦海的尊者則沒有隨隊而來,因為這裡不是他們的戰場,他們真正的戰場將會是在罡風層。而且一般按照王對王、將對將的原則,在南州妖族的妖王沒有出手的話,他們這些苦海尊者自然也不會出手,而是會將戰場交給更次一個層級的小輩。

這也是玄界一直以來的潛規則。

至於道基境大能,他們的戰場同樣不在這裡,而是在其他地方進行牽製。

十名地仙境大能帶隊,還有超過五十位的半步地仙境強者,剩下的也就會都是資質及實力皆不弱的凝魂境強者,這個陣容已經算是比較奢華了——畢竟最開始呼嘯山脈遭到南州妖族的襲擊,導致靈劍山莊和天山派兩家損失慘重的原因,就是南州妖族一口氣出動了十位相當於地仙境的大能,所以這一次由天山派牽頭組織的反擊,在地仙境修士的數量上,自然不能少於十位。

不過考慮到天山派的真實戰力水準,十名地仙境修士裡,靈劍山莊是一口氣派了六位。

此刻由李青蓮牽頭,諸葛夫及一名天山派大能和兩名靈劍山莊的大能便迅速前進。

而查浩民則和另一位天山派大能及三名靈劍山莊的修士率領著隊伍後續跟上。

……

因為不需要顧慮到整個隊伍的速度,李青蓮和諸葛夫一行人的速度自然極快。

雖說呼嘯山脈的環境特殊,這裡沒辦法直接禦空而行。

但哪怕就算諸葛夫是不擅肉身修煉的術修,可好歹也是一名地仙境強者,實力還是有所保障的。更不用說,天山派根據呼嘯山脈的特殊情況,掌握著特殊的土行法,所以諸葛夫和另一名查姓修士兩人自然能夠輕鬆且迅捷的在這裡快速移動。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