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 貴圈真亂(1 / 2)



推荐阅读:

當許玥和白自在兩人都被驅逐之後,程聰和穆靈兒之間的切磋也接近尾聲。

勝者。

穆靈兒。

這沒什麼好奇怪的,畢竟葉瑾萱和空不悔不可能讓這兩人性命相博,所以在點到為止的切磋方麵,程聰其實是比較吃虧的,因為他幾乎所有的劍技都是大殺器,屬於那種“有你沒我”的類型,這也是程聰在玄界經常風評被害的原因。

穆靈兒就乾脆得多了。

抬手就是一道門板般粗的劍氣轟過去。

收手就是一道門板般粗的劍氣轟過去。

踏足就是一道門板般粗的劍氣轟過去。

後退就是……

反正蘇安然就看到各種又粗有大的劍氣逮著程聰轟了。

就連葉瑾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所以程聰也隻能心有不甘的選擇避讓。

因為他知道,葉瑾萱和空不悔是早已打定主意,要讓第八樓的考核變成團隊模式,最終讓空靈和蘇安然兩人獲得進入第九樓的機會,這就是所謂的“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了,畢竟不管是葉瑾萱還是空不悔,都已經站在了年輕一代的巔峰,下一個新時代的輪回即將伊始,而他們怎麼也不可能再去競爭那個排名,所以自然是要給後輩開路了。

但……

程聰還是覺得相當的委屈。

之後的事,就非常順理成章了。

再也沒有第七個人進入,然後在最後一天,團隊比賽開始時,葉瑾萱、空不悔、程聰三人,選擇了棄權認輸,把進入第九樓的機會給了空靈、蘇安然、穆靈兒三人。

……

選擇棄權認輸後的葉瑾萱等人,很快就從試劍樓裡出來了。

此時已是試劍樓考核的最後一天,基本上無法抵達第九樓的人也都被清理出來,但從試劍樓裡走出來的劍修數量倒不是特彆多,約莫也就幾十人而已。

這些人裡,相當大一部分都是滿臉不甘,還有極少部分人是顯得相當的無奈。

他們都是距離第六樓隻差一點點距離的人,但最終礙於時間的關係,隻能飲恨止步第五樓,無緣進入第六樓——從這一點上,就能夠分析出這兩種人的潛質:滿臉不甘的前者,是屬於認不清自身能力的那一類,他們在玄界的前程大概也就到此為止了;而一臉無奈的那些,則是能夠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但又不知道該如何做出改變,這一類人屬於缺乏名師指導。

除此以外,還有一部分劍修則是一臉沮喪,或是憤恨不平。

這類人,和那些滿臉不甘者並沒有任何區彆。

葉瑾萱等三人,夾雜在人群中從試劍樓的大門走出。

在他們身後,試劍樓的大門敞開著,但站在門外的人卻怎麼也看不清裡麵到底是什麼樣的,能夠看到的就隻有一片漆黑。

大多數人罵罵咧咧的離去了,小部分人則沉默的離開。

幾乎沒有人選擇停留在試劍樓。

唯有空不悔和葉瑾萱兩人,畢竟他們兩人的後輩還在試劍樓裡。

程聰心情不佳,他和葉瑾萱打了個招呼後,就選擇離開。

“彆放在心上了。”葉瑾萱想了想,還是開口勸慰道,“如果換一個地方,真要生死相搏,穆靈兒絕不是你的對手。隻是那種情況,限製住了你的發揮。”

“我知道。”程聰點頭,“隻是意難平。”

“我欠你一個人情。”

程聰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願賭服輸,你不欠我什麼。除非你是想壞我心境。”

“哈哈哈。”葉瑾萱朗笑一聲,“你這帽子太大,我戴不起,要不然尹師叔就要揍我了。”

程聰臉色更加無奈了,咬牙切齒的說道:“葉師叔說笑了。”

黃梓與尹靈竹平輩而論,所以葉瑾萱算是尹靈竹的師侄。而程聰,則和葉雲池、奈悅等人同輩,所以在輩分關係上,自然就要比葉瑾萱矮一頭,這一點也是程聰最無奈的地方。

“你看,我讓你想起我們之間的輩分差距,你是不是突然就覺得,試劍樓裡的事不算什麼了呢。”

程聰看著葉瑾萱哈哈大笑的模樣,他翻了個白眼,拱了拱手,選擇告辭。

劍光如虹,直接朝著下山而去。

但不多時,劍光就停了下來。

一名身穿銀鎧戰甲的英武女子,攔在程聰的麵前。

“師父。”程聰見到此人,心中大駭,完全沒有預料到會在這裡遇到此人。

“輸了?”英武女子聲音淡漠,但聽到程聰耳中,卻猶如九天雷音滾滾。

“輸了。”程聰默默點頭。

“我都說過,你不適合學劍了,可你就是不聽。”英武女子冷哼一聲,“走吧,跟我學槍去。”

“師父……”程聰抬頭,“我……我……”

“你什麼你。”宛如女戰神一般的女子鳳眼一瞪,自有一股煞氣逼襲而出,“你跟我學槍,你早就突破地仙境了,說不定現在已入道基。可你卻非要學那勞什子劍修,平白蹉跎了四百八十七年……”

“師父,隻有四百七十二年,我是十五歲拜師……”

“你還敢頂嘴!”女戰神一巴掌就呼了過去。

程聰不敢擋,隻得硬生生的遭了一下,半張臉瞬間就腫了。

“怎麼不擋!”女戰神更氣。

“師父教育,弟子不敢擋。”

“就你這迂腐模樣,不輸才怪!”女戰神更來氣了,“我一直跟你說,兵不厭詐,兵不厭詐,你倒非要跟人講什麼堂堂正正,中正平和。就算你不想跟我學槍,你也可以學學你小師叔……”

“小師叔用扇的。”

“我讓你學他的功法了?我是讓你學他的為人!”女戰神怒道,“我怎麼就有你這麼一個迂腐的弟子呢!真的是氣死老娘了!當初我怎麼就會讓你去學劍呢!”

“因為小師叔說,師父你命裡犯凶煞,跟你學槍沒前途,我前麵九個師兄就是這麼戰死的,所以讓我改學劍。”程聰一臉無奈的說道,“還說我不能再用‘無月’這個名字,得改名程聰。”

“我死了九個徒弟的事還用你提醒?!”女戰神再怒,“你是不是存心想氣死老娘啊!”

又是一巴掌呼過去。

程聰的左半邊臉也腫了。

“為什麼不躲啊?”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