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核平使者(1 / 2)



推荐阅读:

空靈百無聊賴的打著嗬欠,有點昏昏欲睡的模樣。

事實上,修士隨著實力的提升後,不僅會辟穀,甚至就連睡眠都會變得可有可無。往往很多時候,修士都是依靠打坐來補充精力,同時還能夠讓自身的修為有所增益,所以很多修士在修為高深後都不會再需要睡眠。

這是一個真正修仙的時代。

除非是重傷受創,或者又因為其他原因所導致,必須要借助休眠來進行自我身體恢複和調節,那麼才需要進入睡眠狀態。

空靈打嗬欠,顯得昏昏欲睡的模樣,那隻是單純的真的覺得無聊而已。

所以她在一旁,又開始練起了第三百五十九次劍法。

並不是什麼高深的劍法,隻是一套比較常見的基礎劍法而已,不過其中幾個劍招許是有所改良,與蘇安然所知的基礎劍法有一些差彆。一開始的時候,他因為多看了幾遍空靈演練的這套基礎劍法,對這幾個改良劍招感到相當的違和,體內的強迫症之魂差點就犯了,畢竟這幾個動作看起來都有些羚羊掛角的隨意,讓他感到相當難受。

但在朱元解釋說這幾個基礎劍招,都蘊含了超過九種不同的變化,而且還能夠自行組成另一套進階劍法……如此bbb的說了一大堆,語氣裡有著毫不掩飾的推崇和敬意,蘇安然才驚為天人。

深刻的知曉了自己和劍道天才之間的差彆。

例如,他就看不出來什麼後續的變招,他隻覺得這劍招不夠標準,很難受。

而朱元卻是能夠看得出來,這九個改良的劍招才是真正的精髓——雖然他猜不出後續的變招動作都有什麼,但從這幾個變招上來推測,起碼會有八十一個劍招動作組合。不過一套劍招通常不會有這麼多的劍路,所以裡麵肯定有很多是用來迷惑人的無用劍招,如果真配合真氣的運轉路線,朱元估測這套進階劍招應該隻有十八到二十七個招式。

但真正的殺招,估計隻有兩到三招。

他有些遺憾,沒能觀察到空靈配合真氣來施展這門劍法,否則的話,他自忖還是能夠推測出一二的。

不過這一點就是朱元有些想多了。

空靈隻是有些不諳世事,但不代表她就是真的蠢。

如果不是蘇安然忽悠技能MAX,而且還幾次關鍵時刻說中了點子,讓空靈對此深信不疑的話,蘇安然早就被空靈給哢嚓了。但從蘇安然到現在還能夠活蹦亂跳,以及空靈都徹底上了賊船,也能夠從側麵證明點蒼氏族的教育能力是真的不行。

“其他兩支隊伍,不敢露頭了吧?”

朱元和蘇安然,作為各自隊伍的領頭人,而且彼此關係也不算糟糕,此時正坐在一起聊著天。

空靈自顧自的練著劍,另外三名北海劍島的弟子雖說是朱元的師弟師妹,但實際上他們和朱元的關係恐怕算不上多麼好,因為這三人都聚在一起小聲交流,一點也沒有靠近朱元的意思。

“如果這個場地沒有其他的通關方式,他們肯定得來這裡。”蘇安然聳了聳肩,不以為意的說道,“如何,任務接到了嗎?”

聽到蘇安然提起這話,朱元的目光閃爍了幾下。

不過他還是點點頭,道:“接到了。……你,是如何確定我一定能夠接到任務的?”

“觸發模式。”蘇安然笑了一聲,“我之前聽你提過,大致上有所了解。”

“是麼?”朱元應了一聲。

他能夠聽得出來,蘇安然似乎不太想繼續談這個話題,所以他也就沒有繼續追問。雖然他的確很想知道,蘇安然到底是如何能夠讓他的任務係統變成可控,因為如果真的知曉了這一點,他以後做事就不需要那麼被動,但很可惜的是,蘇安然不打算將這份秘密徹底暴露出來,他也有些無可奈何。

換了其他人,朱元或許還有膽子嘗試一些比較特彆的手段。

但麵對蘇安然,朱元就真的沒這種想法了。

而且就算在這裡逼殺了蘇安然,也沒有任何實際作用。

畢竟試劍樓裡死亡並不會真正的死亡,還是有很大的幾率能夠成功逃生的,小部分神魂直接被絞碎的倒黴鬼,大概就真的隻是時運太低而已。

隻要蘇安然不死,出去之後把他在這裡被自己所殺的事情一說,他以後怕是不用離開北海劍島了——不,或許連萬劍樓都走不出去。除此以外,他不想招惹蘇安然的原因也並不僅僅因為他是太一穀弟子,還有一個原因則是蘇安然的成長速度實在太驚人了。

雖然他沒有感受到蘇安然的身上有凝魂境的氣息,但就目前他見到的所有這個考場裡的劍修來看,就沒有一個凝魂境以下的,所以他自然是非常懷疑蘇安然的真正實力了——才幾個月,就從本命境跨入凝魂境,這個天資就相當可怕了。

而且,在龍宮遺跡秘境事件過後,如今玄界也流傳著不少說法,雖裡麵混雜了一些假消息,但朱元因為所在宗門靠近北州,反倒是知曉了不少比較內幕的真實消息。

例如,蘇安然的確是在蜃妖大聖的手下成功逃離,而且還當著這位大聖的麵斬了敖薇——據說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如今北海劍島才和妖盟的關係變得相當的僵硬,不可能恢複到以往的和平狀態了,雙方彼此之間已經爆發了十數次小規模的衝突,隻不過目前因為有許多大宗門都在北海劍島附近的海島入駐,所以妖盟並不敢大舉入侵。

但相對的,妖盟也在北州那邊也展開了報複性的行動,原本許多還能夠和妖族平靜相處的人族都紛紛遭難,導致現在北州有大量人族宗門和家族都選擇逃離北州。

具體什麼情況,目前沒能參與到宗門高層事務的朱元不是很清楚。

他唯一能夠知道的,就是北海劍宗收容了大部分的逃難者,目前已經在宗門內引起一定程度上的反彈和不滿了。朱元不太聰明的腦瓜子,自然想不明白北海劍宗為何還收留這麼多的逃難者,而且還給予他們很大程度的自主權和地位,幾乎都要將北海群島附近的那些島嶼分配一空了。

但也因為目前北海劍島處於多事之秋,所以朱元自然不會有其他不該有的想法。

“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有些話,我的確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講。”蘇安然沉默了片刻後,才開口說道,“有些東西,我可以理解,但我很難向你表述,而且這裡麵充滿了很大的不確定性。”

“不確定性?”朱元挑了挑眉頭。

“雖然我成功的讓你接取到了任務,但關於任務的具體完成方式,你的任務麵板所顯示的肯定不止一個完成方法,對吧?”

朱元臉上露出幾分驚訝之色。

蘇安然瞧了一眼,就已經能夠肯定他的猜測是正確的了。

關於如何觸發任務這種事,蘇安然當初在地球怎麼說也是個遊戲宅,什麼遊戲沒玩過?甚至連一些國內沒有的小眾遊戲,乃至一些國外編程學院學生的優秀畢設遊戲,他都能夠通過一些途徑和渠道找來玩,所以對於其中的任務觸發判定模式,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些了解。

可玄界畢竟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並不是那些已經被條條框框所限製住的遊戲世界。

因此,就算蘇安然懂得觸發任務的條件,但關於任務被觸發後所形成的任務項目以及要求、完成方式等等,這些就不是蘇安然能夠控製的了。

他的本意是讓所有隊伍都能夠順利通過這次的考核,這樣可以避免沒必要的競爭和偷襲。

畢竟,蘇安然雖說信得過朱元,他就算想要通過這次的考核,朱元很大概率是不會從旁乾擾,可之後朱元要通過遺跡的試劍石時,如何保證另外兩支隊伍不會乾擾呢?

答案是無法保證。

那麼,朱元有理由就這麼看著蘇安然安全通過考驗,而他自己在通關考驗時卻必須要承擔相應的風險嗎?

就算他同意,也不見得他的師弟師妹們會同意。

所以問題最終還是要繞回到原點。

尋找一個大家都能夠通過考驗,而不會發生矛盾與爭論的方法。

這個方法,就是維持秩序了。

蘇安然能夠肯定,朱元接到的任務必然是跟這方麵有關。

但想要維持真正的秩序,並不見得就一定要保證其他人都能夠順利通關,他也完全可以放任蘇安然成功離去,然後他再偷襲其他隊伍,來獲得更大的收益——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不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但朱元不同,他是有任務係統的人,說不定他襲擊其他隊伍,阻止其他人通關的話,才是他能夠獲得最大收益的方式。

“我還是衷心的希望你能夠考慮一下我的提案。”

朱元沒有說話,隻是歎了口氣。

然後不多時,他就站了起來。

因為遺跡內此時終於迎來了他和蘇安然兩人等候多時的其他隊伍。

但並不是兩支,而是三支。

人數一共有十一人。

其中一支人數最多的,有五人,另外兩支都是三人。

不過五人那支隊伍,明顯是來自五名不同身份的劍修,彼此之間顯然缺乏足夠的信任。

而另外兩支隊伍,有一支的三人同樣也是分屬不同身份,但相互之間應該是經過一定程度的磨合,或者說了解,所以他們這三人反倒是沒有那支五人的隊伍那麼生疏,站位也相對靠近一些。

最後一支隊伍的三個人,蘇安然和對方倒是有過一麵之緣。

那就是他剛來到萬劍樓時,自己的四師姐在門外殺人時,這三個人都有出來湊熱鬨。

之前蘇安然沒有多想,可此刻看這三個人走到一起,他的內心也對這三人有了些許猜測:或許之前試圖給自己和葉瑾萱下馬威的主意並非這三人所起,但他們肯定也有份參與其中。

“呼。”蘇安然起身,然後拍了拍朱元的肩,輕聲道:“你在這裡每淘汰一個人,能夠獲得多少獎勵?”

朱元楞了一下,看著蘇安然的目光有些古怪。

“那三個人,跟我有仇。”蘇安然用眼光示意了一下左邊的隊伍。

蘇安然從不認為自己是聖人。

他可沒有那種被人欺辱了之後還會放過對方,然後談什麼握手言和,什麼冤冤相報何時了的聖母理念。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