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269. 真正的強者……

269. 真正的強者……(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和空靈都是屬於非常典型的行動派,所以在計劃定下後,兩人隻是稍做收拾就立即出發了。

遺跡距離蘇安然之前的位置大概在一百五十公裡左右,不算太遠。

所以很快,兩人就來到了遺跡附近。

但就在臨近遺跡之時,蘇安然突然伸手阻止了空靈的繼續前進。

“怎麼了?”空靈有些不解。

“出來吧。”蘇安然沉聲開口,“我發現你們了,繼續躲下去也毫無意義。”

空靈瞬間變得警惕起來,手中三尺青峰已然握在手上。

蘇安然不知道是妖族的體質比較特殊,還是空靈不喜歡把本命飛劍藏在眉心竅裡,反正她就像極了蘇安然印象中“古代劍客”的形象,總是喜歡在腰間懸掛著自己的本命飛劍——墨玉。

蘇安然不動,空靈同樣也不動。

兩人就這麼站了一小會,卻始終沒人出來。

空靈麵不改色,始終如一的保持著持劍警戒的狀態,絲毫沒有懷疑蘇安然的話。

但也正因為如此,蘇安然倍感尷尬。

“這裡真的藏有人?”

“夫君,我保證,真的有人躲在這裡。”石樂誌急忙開口表態,“但對方的氣息痕跡非常奇怪,我居然無法鎖定住具體的位置,就好像……對方和周圍的空間都融合到一起了一樣,如果不是對方的劍氣較為淩厲,我恐怕都會忽視過去。”

“匿息術?”

“不是一般的匿息術。”石樂誌否認道,“有點像是昔年劍宗的藏劍龜息法。”

“那是什麼?”蘇安然有些驚訝。

“具體的修煉功法,本尊沒有給我留下,但是功效我還是知道的。”石樂誌回答道,“這門功法的主要效果,就是讓自身的氣息痕跡變得跟天地煞氣一樣,讓人忽視了對方的存在,尤其是在煞氣濃鬱的地方效果更為明顯。……不過對方的修煉功夫現在不到家,所以才會泄露出幾分淩厲的劍氣。”

“原本像這樣的情況,一旦有劍氣泄露,我必然能夠發現,但……這功法可能是經過改良,所以我隻帶判斷出周圍有人潛藏,但具體的躲藏位置我不知道。”說到最後,石樂誌的聲音有些沮喪,“我幫不上忙了,嗚嗚嗚……夫君,我好沒用啊,你彆拋棄我啊……”

蘇安然一臉頭痛的無視了石樂誌的話。

現在這個情況,直接屏蔽神海感應,蘇安然是不敢的,畢竟誰也無法肯定下一秒是否就會打起來。以目前的境界修為,如果屏蔽了神識感知的話,說不定下一秒他很可能連自己怎麼死都不知道。

所以,他隻能放任著石樂誌在自己的神海裡吵鬨著。

“空靈。”

“在。”

空靈可不知道蘇安然和石樂誌在一瞬間都交流了什麼,她依舊保持著一根筋的態度,既然蘇先生認為這遺跡裡藏有彆人,那麼這裡就肯定藏有彆人。

如果沒有?

那肯定是對方知曉他們兩人聯手的厲害,所以趁著沒被發現前跑了。

你說什麼?

是蘇先生判斷錯了?

那不可能。

蘇先生又不是大傻.逼空不悔,不可能判斷錯的。

空靈就是如此認為。

所以看著空靈一臉堅定的模樣,蘇安然立即就明白這個耿直少女在想什麼了,他覺得自己的壓力似乎變得更大了。

“對方應該是掌握了一門非常特殊的匿息術,目前我隻能判斷出對方就潛藏在這附近的區域,但具體的位置我無法肯定,你覺得這種情況下,應該用什麼方法才能順利的將對方逼出來呢?”

“蘇先生,這是你對我的考驗嗎?”空靈雙眼放光,都變得有些興奮起來了。

“是……是,是的。”蘇安然強行鎮定,然後點了點頭,“我已經想到了幾種方法,所以……我來考考你。”

“我明白了。”空靈小臉上寫滿了認真,“如果是我的話……”

思索了一小會,空靈的臉上不由得露出沮喪之色:“若是在外界,我自可以用墨雨劍訣直接將這片區域覆蓋。雖然我還做不到將墨雨劍訣的墨雨煙雲轉化成領域的效果,但想要找出一隻躲藏起來的小老鼠,也並不是一件難事。可在這裡……我如果現在全力施展墨雨劍訣的話,那麼接下來我就沒有一戰之力了。”

蘇安然看著臉上第一次露出沮喪之色的空靈,同樣也有些無語。

該說不愧是耿直少女空小靈嗎?

唯一的想法就是直接放大招。

“這個遺跡地形周圍的煞氣流動方向,你應該可以感應到嗎?”蘇安然開口問道。

他會這麼提問,並非無的放矢。

妖族天生就是借助日月精華來修煉,因此對於靈氣、煞氣等之類的較為虛無縹緲的東西,他們的感知能力十倍於人族。而作為八王氏族之一的點蒼氏族,因為他們的本體祖源更為特殊,所以在這方麵的感知能力又要較之一般的妖族更強。

“可以。”空靈點了點頭。

不過很快,她的臉上又露出不解之色:“可這樣有什麼用呢?我們還是找不出對方的蹤跡啊。”

“我之前怎麼跟你說的?”

空靈麵露疑惑之色:“先生您說過的話太多了,我不知道你現在想說的是哪句。”

蘇安然麵露尷尬。

他忽悠空靈的話的確說了不少,事實上就連他都不確定有些話他說了沒有。

不過這種時候,怎麼可以露怯呢。

於是蘇安然板著臉,道:“我說的話你隻是聽了,但並沒有用心聽。如果你真的用心聽了的話,那麼結合此時的環境,必然就會聯想到我說的是哪一句,可你現在卻不知道我的用意,隻能說你並沒有很好的理解我之前傳授給你的那些東西。”

“對不起,先生,是我的問題。”空靈一臉誠懇的認著錯,“我以後一定用心去記住。”

“光記住是不行的,還要多思考。”

“是。”

“好了,我也是見你渴望成為強者,你我算是同路人的份上,所以才會多說這些,你不要介意。”深諳大棒胡蘿卜政策的蘇安然,自然不會隻知道苛求裝逼,該說好聽話的時候還是得說些好聽話的。

“不會,我怎麼可能會介意呢。”空靈連忙罷手,“先生有大才,雖你我人妖殊途,立場不同,但皆有同樣向道之心,所以我們可算是道友,我還有很多地方要向先生學習,我也知道先生是為了我好,我怎麼可能會介意先生你所說的話呢。……就是不知道,先生之前說的,到底是哪一句。”

說到最後一句時,空靈大概是意識到羞愧,以至於聲音都變得極低。

“我們現在是一個團隊,所謂的團隊就是一個整體,是一體相連的。”蘇安然歎了口氣,然後緩緩說道,“我沒辦法截流煞氣的流向軌跡,因為這不是我所擅長的領域。但是你卻是可以截流煞氣、靈氣的流向。但是反過來,你在對手擁有特殊的匿息法的情況下,無法準確的感知到對方的蹤跡,可我卻是可以……”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我明白了!”空靈猛然點頭,“我截流住煞氣的流向,讓對方無法借助煞氣來增幅自身的藏匿法;而先生則可以趁此機會直接將對方找出來,然後我們一起聯手解決對方。……這也是配合的一種!”

“沒錯。”蘇安然露出一副“孺子可教也”的神色。

“先生,看我的吧。”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